跳至正文

疫情飙升病例下降引质疑 中国政府停止公布无症状感染者

中国已放松严厉的新冠限制政策,由于许多轻症患者都在居家隔离,致使北京街头出奇安静。为数不多能看到人群聚集的地方之一便是药店,人们在药店门口大排长龙,感冒药等药品已越来越难买到。
pic.twitter.com/hV6ox8rxui

— 美国之音中文网 (@VOAChinese)
December 13, 2022

中国国家卫健委星期三(12月14日)宣布,由于防疫封控措施松绑后无法掌握无症状感染者的实际数量,因此自当日起停止公布无症状感染者数据。

中国政府2020年1月将新冠病毒肺炎纳入《传染病防治法》规定的乙类传染病,并采取甲类传染病的报告、预防和控制措施,即所谓的“乙类甲管”,因此诊断分类就包括疑似病例、确诊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

过去三年来,尽管世界各国都将核酸检测呈阳性者全部归为一类,都算作确诊病例,在中国国家卫健委的每日新增病例的统计与报告中,当局却将核酸检测呈阳性者分为确诊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两大类。各地方政府和医疗机构每日分类填报,国家卫健委也每日分类汇总对外公布数据。

中国国家卫健委星期三在其官网发布的通告指出,由于最近取消按行政区划开展全员核酸检测,绝大多数民众采取“愿检尽检”方法,很多无症状感染者不再参加核酸检测,特别是一些在家自测的无症状感染者、轻症患者和疑似病例选择居家治疗,不去医疗机构就诊,相关的信息和数据无法纳入医疗机构填报的数据中,当局无法准确掌握无症状感染者的实际数量,因此即日起不再公布无症状感染者数据。

新冠疫情爆发三年来,中国政府一直在“动态清零”的总方针下,对疫情严防死堵,动辄对整个小区、社区、行政区甚至整座城市实施长时间的严厉封控,不仅严重影响民众的生活,造成民怨沸腾,而且重创了全国各地的生产和中国经济的发展。最近几个星期以来,极端的封控措施引发包括北京和上海在内的多个中国城市的大规模反封控示威抗议活动,上海的示威民众还喊出了“习近平下台”和“共产党下台”的口号。

不知是否抗议示威活动发挥了作用,中国政府突然在无预警、无准备、无规划的情况下出台旨在松绑封控措施的“新十条”防疫新规,即使面临疫情的大肆反弹和飙升,感染者数量创下历史新高的局面,当局仍坚持停止按行政区域实施全员核酸检测,解除进出公共场所、搭乘公共交通工具以及跨区域旅行的限制。

昨天谈疫色变,严防死堵;如今又称病毒并不可怕,说开放就开放,疫情飙升也无所谓。这种昨是今非的防疫政策在中国民众中间引起了极大的困惑和混乱。有些人的确为封控松绑而欢欣鼓舞,中国境内订购机票和高铁票准备外出旅行和探亲访友的民众人数成倍增长,但是更多的人却是对疫情迅速扩散的风险忧心忡忡。

中国首都北京和许多其他城市一样,解封后街头反而显得冷清,因为许多民众都因为害怕染疫而不敢出门。倒是各家医院和医疗机构的发热门诊前大排长龙。北京提供发热门诊的医疗机构已经从94家增加到303家,但是患者还是需要排队才能就诊。而在各家药房和药店,治疗感冒发烧和咳嗽的药物都已经脱销。

北京当局表示已经向全市各家药房提供了几百万剂新冠病毒抗原检测快筛盒,但是抗原检测盒在北京仍然一盒难求。

一位朱姓北京市民向美联社记者表示,他和家人嗓子疼而且发烧,但是不能确定是否感染了新冠,因为买不到抗原检测盒。

“北京现在的确非常混乱,”这位朱姓市民说。“他们连一个过度阶段都没有,就作了一个180度的大转弯。”

由于不再统计无症状感染者,星期二零时至24时,中国大陆全境新增确诊病例仅为2249例,这使中国累计确诊病例达到369918例,比今年10月1日的确诊病例数翻了一倍多。中国累计染疫死亡病例为5235例,而在美国,约有110万人染疫身亡。

北京的多家餐厅和娱乐场所仍然大门紧闭。这不是由于当局为了防疫封控而下令他们停业,而是因为这些地方太多的工作人员已经感染病毒无法上班而已。

来自美国国务院的消息说,美国驻沈阳和武汉的总领馆“由于因应新冠病例飙升”,目前只能提供紧急服务。

在中国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星期三举行的记者会上,有记者问及中国近期疫情飙升但是官方公布的染疫数据却呈下降趋势,和很多民众感知不一致,原因何在?

中国疾控中心应急中心主任李群回应说,“近期各地报告的发病数据有所下降,和公众感知不一致,是因为防控措施调整后,各地不再采取以行政区域来做全员核酸筛查,除了重点人群、重点机构外,多数人群是以‘愿检尽检’方式进行核酸检测,全国的核酸筛查总人数有所下降,各地各级医疗机构报告的数据相应减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