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行程码正式退场,另一批发“国难财”的来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

据最新报道,12月13日零点起,陪伴了我们三年的通信行程卡,正式下线。

微信小程序、支付宝小程序、 APP等查询渠道同步下线。

也就是说,我们正式告别了那段去哪里都要报备,要“看码”的岁月。

不仅如此,随着防疫新十条发布,核酸检测基本上也快要宣告翻篇了。

在过去的3年里,可能有很多行业不赚钱,但核酸检测机构一定是赚得盆满钵满。

这里面的“内幕”和“潜规则”被揭开之后,令人震惊,愤怒,且心寒。

他们把自己的暴利,建立在国家和人民的重大损失上,令本来就艰难的全民抗疫雪上加霜。

然而,“张核子”“张珊珊”们退下历史舞台后,另一股力量,却又隐隐升起,愈演愈烈。

“核酸刺客”走了,“药店刺客”又来了。

“张珊珊”黯然退场,“药珊珊”闪亮登台。

前段时间,成都一名女子到药店买连花清瘟,却发现,此药品不能单独购买,只能跟其他5种药“捆绑购买”。

怎么个捆绑法呢?

简而言之就是,如果你只买连花清瘟,那我不卖给你,你必须连别的不需要的药物都买走,我才能拿给你。

这样的“骚操作”很多药店就做出示范了。

比如把药品包装成“大礼包”,按照一个价格统一拿走。

而这样捆绑后,一个药品“大礼包”售价竟然可以高达888元!

这真是离了个大谱。

知道的是连花清瘟,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爱马仕!一定要“配货”才能销售。

这样的事件不是孤例。

同样的“药品搭配”事件,也出现在河北。

进去药店买连花清瘟,被告知要跟别的药一起买。

除了“捆绑销售”,早在几天前就有网友称:连花清瘟早已不是当年的价格了。

在各地药材商哄抬之下,连花清瘟早就“高攀不起”。

原本一盒售价才10几块钱的药,到现在可以几倍售出。

在厦门某药店,标价23元的连花清瘟,实际售出则需要48元。

而这款药品的进价呢,只需要12元。

这还不是最离谱的。

某线上药店,连花清瘟的售价竟然高达129元,是平时的十倍。

某些地方因为市民的囤货热情高涨,商家仅仅一天,涨了三次价格。

除了连花清瘟,抗原自测盒和布洛芬等感冒药,也都坐地起价,成了一大批人发国难财的空子。

有新闻指出:抗原检测试剂原售价仅5元,却被有的药店炒到50多元。

价格增加了10倍,成交额也暴涨334%。

我想问问,这是谁给他们的权利?

囤积居奇,哄抬物价,然后从中大捞一笔,发国难财,这样的人,良心莫不是黑的?

然而,令人不解的是,即使药品价格飞涨,明明看着是“受宰”,但还是有人一哄而上,将这些天价药品抢了个精光。

早在几天前,连花清瘟、布洛芬等感冒药、退烧药被一扫而空。

“没有库存”“断货”“售罄”成为了热点词汇。

上海徐汇区一位网友称,“12月5日上午,我看到好多地方都放开政策,就打算网上囤一点连花清瘟以备不时之需。

结果才上午9点多,阿里健康、以岭淘宝官方旗舰店都已经卖空了,等下午3点左右看到更多地方放开之后,大一些的药店几乎全部卖空了,只能看到零星几家店有卖的。”

12月10日,河南南阳,以连花清瘟为代表的抗病毒药物和抗原试剂,销售一空,各大药店均无存货。

12月2日,河北石家庄部分药店,连花清瘟已出现断货现象,甚至,位于石家庄的连花清瘟生产商——以岭药业,也出现了断货现象。

好家伙,这是把对方老家都给端了啊。

丁香医生App数据显示,目前自测盒的日均销量对比11月份增长400多倍。

布洛芬、阿莫西林等药品的搜索量,也大幅上升。

和新冠沾上一点边的药品,几乎都被一抢而空。

而这种恐慌性囤药的结果就是:

让那些真正需要用药的人,无药可买。

就在昨天,我家里有人头痛,去药店买布洛芬,却被告知:早在几天前就断货了。

没办法,只能用一些“土方子”,稍加治疗。

防控优化之后,我们想到过有些药物可能会涨价,会断货。

但没想到涨得这么离谱,断得这么彻底。

疫情三年,我们老百姓像韭菜,被人割了一波又一波。

本来这几年,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

失业,房贷,车贷,生活的压力像一座座大山,压向了普通人的身上。

而那些锋利的镰刀,我们一次都没有躲得过。

口罩被割过,核酸被割过,好不容易要熬出头了,没想到药品又来割一波。

原本人人都吃得起的药,转眼价格涨了10倍不止,这样的“天价”药品,谁买不肉疼?

网上看到一个心酸的评论:

我们河南的菜农一棚辣椒才50块钱,买一盒连花清瘟颗粒需要两棚辣椒,让菜农怎么过啊?

这样的故事,总让人觉得心酸不已。

逐利是资本的本质。

但有的人,为了金钱和利益,脸面不顾了,良心丧尽了,不榨干别人最后一滴血,誓不罢休。

记得以前听过这样一句话:

如果在时代红利中你没有赚到钱,证明你这个人只是能力不行。

但如果在国家危难之际你靠发国难财赚得盆满钵满,证明你这个人非但没有能力,而且也没有良心。

忽然想起历史上不少发国难财的案例。

1952年,朝鲜战场战事正酣。

然而,在这生死存亡的危机关头,战士们的战斗力竟断崖式的减弱。

一查才发现,问题出在国内运送过来的物资上。

劣质玉米粉充当消炎药,黑心棉当作医用棉花。

不少受伤的战士,用了这些劣质医疗用品,竟直接致残致死。

消息传出,全国震怒。

中央成立了专案组,专门调查此事。

一个叫王康年的药品商人,成为了此案的核心。

他把收购来的废旧棉花,纱布,过期药品,未经消毒,就东拼西凑地打包成医疗用品,直接发往朝鲜。

他想着,反正朝鲜那么远,不一定能查到他头上,而且他上面有保护伞。

事件查得水落石出后,全国震怒:这样的奸商,该杀!

最后,王康年和跟他同流合污的85个同党,一个都没跑掉,而王康年本人,也被处以死刑。

这个结局,真是大快人心!

谁趁乱发国难财,谁就没有好下场,法律的铁拳,一定会让你粉身碎骨!

这一次的药品涨价事件,国家也出手了。

12月9日,国家市监总局发布告诫书,针对哄抬药价的行为,明令提出“九不得”。

而《中华人民共和国价格法》规定,对恶意哄抬物价的,最高可罚500万元!

其实不仅仅是国家需要出手,而我们民众也要保持清醒认知。

仔细想一想,每一次出现危难,总会出现物价飞涨,断货抢货的现象。

“非典”时期的醋和盐,卖到脱销;

“新冠”开始时期,口罩和酒精千金难买;

现在又是连花清瘟和抗原试剂。

这其中,有黑心商贩的缘由,也有民众的恐慌心理在作祟。

“放开”之后,我们对新冠仍然心存恐惧,于是拼命囤积药物,以寻求一丝丝的心理安慰。

觉得有了这些东西,自己被感染了就不用担心。

而很多人买东西也存在一种从众心理,东西自己需不需要不重要了,主要是大家都买,我不买心里就不安心。

而事实上,人们越哄抢,商家的胆子越大,正是我们的恐慌,让利欲熏心的资本蠢蠢欲动,欲壑难填。

只有不上当,他们才没有“可乘之机”。

疫情走到现在,实属不易。

一次次的冲锋,一年年的忍耐,好不容易才换来了今天这样的局面。

而现在,有人还想利用这疫情的尾巴,再捞一笔,发个横财。

我们坚决不许,也绝不退让。

唯有拳拳到肉的惩罚,唯有让他们流血落泪,才能让那些“蛀虫们”感受到切肤之痛,打消他们的贪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