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传23岁医学生新冠阳性带病上岗 华西医院证实病逝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12月15日凌晨确认,一名23岁的医学生已于14日晚间10点08分去世。 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日前,”23岁医学生阳性带病上岗猝死”的词条在中国社交网络上引起热烈讨论和广泛关注。这名学生疑似确诊新冠肺炎仍要上一线工作病倒,而华西医院15日凌晨确认,他已于14日晚间10点08分去世。他的事件引起医学生的共鸣,中国各大医科院校内爆发抗议,反对超负荷工作和低薪酬,喊出了”同工同酬,不要双标”的口号。

近期,一名23岁医学生疑似确诊新冠却还在一线工作,最终猝死的消息传出,引发网络热议。华西医院后来公开辟谣,称该学生仍在重症监护室(ICU)抢救,而他发烧三天坚持上班“内容不实”。

12月14日,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官方微博再次发布了情况通报。通报指出,四川大学华西临床医学院2022级硕士研究生陈某某,于12月13日晚间在宿舍突发疾病,经室友抢救后送医。随后,该生被诊断为“心源性疾病”引发的呼吸心跳骤停,目前病情危重。

澎湃新闻对事件的相关报道(澎湃新闻截图)

北京时间15日凌晨,华西医院再发通报,确认陈姓学生于14日晚22点08分去世。

通报指出,陈姓学生是因心源性猝死、于2022年12月14日22点08分去世。他的父母不同意尸检,遗体随即运往殡仪馆。

本台记者致电四川大学华西医院进一步查询,但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华西辟谣引争议 网民批重演“李文亮”抢救遗体悲剧

在院方确认陈姓医学生病逝前,就有各种消息在网上流传,直指院方做法的争议,宛如武汉医生李文亮生命最后一刻时的悲剧重现。

据推特网友@李老师不是你老师接到的投稿显示,有该校学生透露,陈姓学生的病例已经封存,一般情况下只有确认死亡才会封存病历。此外,据网传的护理记录显示,该患者一直使用胸外按压机维持心跳和血液循环,各项医学指标表明,他的基本生命特征不乐观。

“这和当年李文亮医生去世一模一样,无意义的抢救就是在辱尸。”网传的截图显示。

网友投稿了华西医院过劳去世同学的护理记录
记录显示,目前的生命体征完全依靠LUCUS维持,舒张压最低只有13。 pic.twitter.com/zYpkcqpCh1

— 李老师不是你老师 (@whyyoutouzhele)
December 14, 2022

有关实习医生过劳死的相关推特(推特截图/李老师不是你老师) 

本台无法独立核实上述的网传相关信息。

旅美时事评论人士王剑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心源性心脏病造成的呼吸和心脏骤停,骤停其实没得救了,理论上已经死了,但华西还在救他,我估计是因为舆论压力吧,至少要显示全力抢救的态度。”

另据网传消息显示,陈姓学生在14日抢救时、新冠鼻咽拭子检测结果确实存在异常,抢救记录里也写明口腔有呕吐物,消化道出血。新浪微博博主@虫子医僧发帖质问:“这难道不是新冠诱导的DIC(弥散性血管内凝血),导致各器官自发性出血,脑出血导致的颅内高压性呕吐,消化道出血,多器官功能衰竭吗?华西的通报,满篇两字:吃人。”

DIC,即弥散性血管内凝血,常见于新冠病毒感染危重期,是新冠病毒致死的直接原因之一。

多个医科院校抗议血汗压榨的“规培”制度

微薄薪酬、保障不力、超负荷工作,该学生的不幸遭遇,引发广大医学生的强烈共鸣。“白纸运动”在中国各大高校里蔓延,华西也不例外。网传12月11日晚,四川大学华西临床医学院约三百名学生在校园里发起游行示威,高呼“同工同酬,拒绝双标!”与此同时,南昌大学江西医学院、江苏徐州医科大学、昆明医科大学等学校里也出现了同样的口号。

2009年,中国国务院印发文件,首次明确中国要建立“规培”制度(即:规范化培训制度)。2015年,中国全面启动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工作。

据悉,参与规培的医学生毕业后不能直接参加工作,需要以住院医师的身份在医院各个科室轮转三年,进行系统性的临床实操。在这个过程中,规培生只能获得微薄的收入,还要负荷超量的工作。自规培制度实施以来,一直因压榨年轻劳动力而饱受诟病。

讽刺的是,规培制度是由华西医院麻醉科主任刘进推动实施的。刘进在2003年至2013年担任全国人大代表期间,积极提出建立规培制度的议案,最终被国家采纳并推广全国。

网络截图显示,华西医院某位管理层人员在微信朋友圈里公开指责医学生没有担当:“等你孩子爸妈生病,你发现落在你这波线上轮转的逃兵同学受伤的时候。”

中国年轻医学生的困境:谈待遇是学生 谈责任变医生

微博网友@夜雨浅凉剑飒景评论说:“医学生从来都不是恐惧疫情!是看不惯这吃人的规培制度,被无良医院用作无情压榨专硕研究生的利器!”推特网友@everless说:“中国的医疗就是靠压榨底层医学生维持下去的,所有叫得上号的大医院,要是没有规培的,没有一个能够正常地开展工作。谈待遇你是学生,谈责任你是医生。”

关于事件的一条相关推特(推特截图)

具有医学背景的旅美时政评论人士横河告诉本台,中国紧急放松疫情管控,并未做好医疗资源配置和医护人员调度的准备。他说,医护这个职业本身就具有高危性,不提前做好准备工作,就将医护人员暴露在危险环境里,只会造成无谓的牺牲。

横河说:“医护人员特别辛苦,这种事情从来都是制度设计的问题。平白增加了很多工作量,而这些工作量,不一定需要医务人员加班加点、拼着命干才能完成的。其实是政策的错误。在所有的医务部门都没有做好准备的情况下,突然开放造成了工作量剧增。严格地说,这些医护人员是不该死的。”

@李老师不是你老师接到的投稿显示,该事件相关人士评论说,关键不在于这名医学生是否确诊阳性,而在于华西的剥削和压榨,让他超强度工作,才导致事态发酵至此。“他们不会认识到自己做错了,因为他手里还捏着学生的毕业证。我觉得这是规培制度的问题,中国医疗体制的问题。”

王剑分析说,疫情加剧了医护群体的内部矛盾:“现在中国的医学院都在用在校学生实习的方式进行工作。疫情一爆发,医院的医护人员一紧张,这些学生就被推上去当正常(医生)用,但是又不给发工资。”

王剑表示,目前,还没有证据表明该学生病危到逝世与阳性过劳工作有直接关系,暂时不能轻易下结论。他还说,规培制度并不是中国独有,而是为全球医学界所采用的。但在美国,规培实习的医学生,工资足够支持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