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乡村新冠就诊实录:床位不足百张 药店断货

从12月12日晚上开始,金英就一直高烧,但直到12月13日下午5点,仍未吃上如布洛芬片一类的退烧药。这位59岁的老太太,甚至不知道自己感染的是新冠病毒。

“一直都以为是感冒。”金英的老伴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说,染病前,他和金英都没离开过村子,更不会想到,自己的老婆会感染病毒。

金英所在的神垕镇,位于中部某人口大省下辖市。这是一个以钧瓷文化创意为主导的文化型城镇,全镇面积下辖10个行政村,常住人口7.3万人(2020年数据)。

金英第一次感觉到不舒服,是在12月12日晚上。先是浑身酸痛,然后就开始高烧。最初,她不以为意,以为是这几天降温,受了风寒,导致了感冒,熬一熬也许就好了。

到了第二天上午,高烧一直不退,甚至连味觉和嗅觉也开始不灵敏起来,她终于熬不下去了,就让她的老伴骑着电动三轮,一路朝着神垕镇卫生院奔去。

等到了卫生院,却发现,发热门诊已经到了中午的下班时间,她很无奈,只好先折返回家,再次测量体温时,她发现,体温已经到了39.5度。

下午2点,金英再次赶到卫生院时,发热门诊里,已经坐了好几拨人,她只能继续等待。

下午5点,当第一财经记者再次见到她时,她刚做完抗原检测,结果显示染上了新冠病毒。

金英的老伴在旁边说道,自他们到卫生院,时间都过去5个小时了,他老伴还没吃上退烧药。此时,金英已经发烧了十多个小时。

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金英此次就诊的神垕镇中心卫生院,便属于国家卫健委方案中提及的县域医共体。根据介绍,该院共有职工85人,但其中,执业医师只有18人,20名护理人员,99张开放床位,相对于全镇7.3万人常住人口(2020年数据)而言,一旦新冠病毒的波及面扩大,神垕镇分院将可能面临较大的就诊压力。

疫情已经三年,面对突然放开的疫情管控,金英不知该如何去应对,她和老伴,不知道该提前预备什么药,甚至连感染新冠病毒后,该去吃什么药,都一无所知。

但在神垕镇街头的药店里,却是另一番景象,一些信息灵通的当地民众,早已把当地药店的布洛芬、连花清瘟胶囊等抢购一空了。

第一财经记者实地走访发现,神垕镇的8家药店内,均不再销售布洛芬、连花清瘟胶囊。“本来也没几盒,早都卖空了。”其中一家药店的店员说,至于什么时候能进货,则连她也不知道了。当地民众最终不得不失望离开。

下午2点多,一个消息在当地民众间传开,位于神垕镇卫生院隔壁的某医药公司内,尚有少量布洛芬片出售。伴随着这一消息的传播,人群开始涌向这家医药公司,每盒价格12元的布洛芬片,很快便陷入了抢购。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这款由上海金不换兰考制药有限公司生产的布洛芬片,2018年时在东南某省的招标价格为3元。

即便如此,在神垕镇内,布洛芬片也几乎是唯一能抢到的退烧药了,至于其替代药品对乙酰氨基酚片,记者先后询问多家当地药店,均表示早已售罄。

至于由以岭药业生产的连花清瘟胶囊,记者先后走访当地近10家药店,均未见到踪影。

在其中一家药店,记者注意到,一名店员正在把几盒风寒感冒颗粒推荐给前来购买新冠病毒预防药品的民众,而根据卫健部门的提示,新冠病毒属于风热感冒类型,不应该服用风寒感冒颗粒。

不过,于金英而言,她总算从接诊她的大夫那里,拿到了开出布洛芬片的药方单,“回家先吃着,先隔离观察几天,如果感觉病情加重了,赶紧去禹州,就别来咱卫生院这儿了。”听到接诊大夫这么说,金英的老伴开始紧张起来,“那是不是花更多钱?”

“现在,最让人担心的,是老人和小孩,特别是农村的老人和小孩。”在接诊金英后,神垕镇卫生院的这位大夫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说,在农村,一些青壮年外出打工,家里只剩下老人、小孩,不少老人不会上网,一些老人还是文盲,不认识字,也不掌握新冠病毒的知识信息,也因此,就造成一些老人、孩子在感染新冠病毒的初期,会把头疼发热等症状误以为是受了风寒后的感冒,而老人、孩子本就免疫力相对较低,一旦耽误就诊,可能会带来令人心痛的后果。

“(新冠病毒)病好像确实开始(在农村)起来了,这一下午,我就接诊了三个阳(性患者)。”金英的接诊大夫说,但神垕镇卫生院毕竟是小医院,一般也只能给患者开点布洛芬等退烧药,并建议患者先回家观察几天,“一旦控制不住,记得赶紧去禹州、郑州的大医院。”他不断叮嘱前来就诊的患者。

武汉大学社会学院研究员吕德文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基层农村的疫情防控,确实存在一些诸如医疗资源不充沛等薄弱环节,但现在毕竟新冠病毒的致病性并不是那么强,因此,就需要做好新冠病毒的知识性宣传,一方面让农民不恐慌,另一方面也要掌握一些基本的应对新冠病毒的知识。

第一财经也注意到,有鉴于农村可能面临的医疗保障能力薄弱等问题,国务院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综合组已于日前发布《关于印发依托县域医共体提升农村地区新冠肺炎医疗保障能力工作方案的通知》(下称“通知”)

通知指出,以省内城乡医院对口帮扶关系为基础,遴选省内城市综合实力较强的二级及以上综合性医院,按照分区包片原则,与各县(市)建立对口帮扶机制,以“一对一”紧密帮扶为基础、“一对多”灵活帮扶为补充,组建覆盖辖区内所有农村地区的新冠肺炎医疗服务城乡联动工作组,通过下沉巡诊、派驻专业人员、建立远程医疗协作网等方式,提升农村地区新冠肺炎医疗服务能力。

与此同时,国家卫健委官网也刊发《依托县域医共体提升农村地区新冠肺炎医疗保障能力工作方案》(下称“方案”)。

方案提出,为做好农村地区新冠肺炎医疗服务工作,保障高龄合并基础疾病等重症风险较高的感染者及时救治,在农村地区,以县域医共体为载体,提升县级医院重症救治能力,发挥乡镇卫生院和村卫生室健康监测作用,最大可能降低重症率、病亡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