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殷剑锋重磅文章:中国人没钱消费 政府财政三大危机

中国浙商银行首席经济学家
#殷剑锋 近日发表两篇文章,关注中国人民不花钱以及中国政府乱花钱的情况,引发讨论。
殷剑锋还直指中国财政出现三大危机:包括以养人为主的“吃饭财政”、过多介入经济事务的“投资财政”、债务快速累积的“窟窿财政”。https://t.co/x3tyiCy5QW

— 自由亚洲电台 (@RFA_Chinese)
January 18, 2023

中国浙商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殷剑锋近日发表两篇文章,关注中国人民不花钱以及中国政府乱花钱的情况,引发讨论。殷剑锋还直指中国财政出现三大危机:包括以养人为主的“吃饭财政”、过多介入经济事务的“投资财政”、债务快速累积的“窟窿财政”。

在殷剑锋“为什么中国人不消费?”的分析文章中,他观察2012年至2021年间主要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GDP)需求结构,中国居民消费率(居民消费/GDP)只有38%,低于全球平均水平18个百分点,投资率(资本形成/GDP)则高了19个百分点。

“中国经济增长长期以来位居主要经济体首位,人均GDP离高收入国家水平仅一步之遥,那么,“钱”去哪儿了呢?”殷剑锋提出疑问。

他分析,由于资本对劳动的剥削,收入过低的工人阶级缺乏消费的能力。在居民部门内部,形成了占有大部分收入和财富的少数富人和饥寒交迫的大多数穷人;在国民收入的部门分配中,政府部门占有了过高比重的收入。

图钉型的社会结构渐形成

为何中国人不消费?资深财经评论人王剑接受本台访问时进一步分析表示,首先,中国人分享经济成果比其他国家人少;其次,中国政府福利开支低,而且大部分都被中国政府官员自己人花掉,用在老百姓身上最多不会超过20%,80%医疗开支花在5%政府官员身上。

“中国60%存款,掌握在11%手里。剩下的人还能指望他消费吗?”王剑直指最核心的问题是贫富差距恶化。正如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所说,有6亿人月收入不到1000块钱,恰恰反映这个现实。“以前讲金字塔型社会结构,很多人纠正我是
‘图钉’ 型。”王剑补充说道。

在殷剑峰另一篇“财政的‘钱’去哪了”提出,在2012年至2020年间,中国政府部门收入占国民收入的比重将上升到25%,远超过其他14个主要国家,那么“钱”都去哪了?

中国的财政支出中,劳动报酬占比34%,社保福利救助占比32%,投资占比32%。

财政福利支出少
投资与养官员“狠”花钱

他揭开财政支出的黑箱,财政体制三个特点,一、“抠门财政”,中国福利支出占财政支出的比重只有32%,在15个国家中排名倒数第一;二、“投资财政”,从2012年开始,由于中国政府投资增速的提升,政府投资占比长期稳定在37%左右的水平。比同期的美国高出20个百分点。

三、“吃饭财政”,从2012至2020年的平均数据看,中国财政支出中雇员报酬占比高达34%,是希腊以外,“其余13个国家的2倍到5倍。”

他提到,中国政府支出对债务依赖程度的显着上升是在2015年之后,政府可支配收入支撑的政府支出下降到不足90%,同时,新增债务的比重不断上升,到了2020年财政支出中只有61%靠的是当年收入,剩下近30%的支出依靠债务融资。

“在2020和2021年,即使是财政部统计的赤字率也过了3%的红线。所以,坚守3%的赤字率已经无意义,也无可能。”殷剑锋做出结论。

对于所谓“赤字率放宽”,王剑认为,中央政府或许还有空间,但是地方政府则无。然而,他说道,中国问题不在于“债务”而是利息,很多地方政府借新债还旧债,超过一半收入必须还利息。

王剑:“中国利息已经占到财政支出的60%,为何地方政府到处上街抓违章,没钱了。往年此时,都会开展拖欠农民工工资整治专项行动,今年没消息。因为开发商已经不盖房,拖欠不了工资,现在只有政府工程在进行,现在是各级政府在拖欠。”

王剑说,许多人误以为中国财政崩溃是一夜之间。他强调,政府“失能”逐渐地失去各种治理能力,这是静悄悄逐步缓慢发生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