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防部长卷入“鸡蛋门”贪腐风暴 乌克兰致命弱点未除

在北约国家决定向乌克兰输出“主战坦克”(MBT)的前后,乌克兰国内政治却被一场贪腐风暴所笼罩,从1月21日到24日短短数日就有总统办公室副主任、副检察总长、国防部副部长、基建部副部长等十多位中央和地方高官请辞或被辞退,被乌克兰媒体形容为俄乌战争以来最大的人事调动。一众高官下马之后,争议未止,公众更将矛头指向国防部长列兹尼科夫(Oleksii
Reznikov)。

乌克兰向来是欧洲最贪腐的国家之一,在“透明国际”(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的贪腐观感排行榜上的180个国家或地区中排名122(2021年数字),只比俄罗斯高14位。战争虽然团结了大部分乌克兰人,但官场腐败之风依然挥之不去。

“鸡蛋门”军粮合约风波

这次贪腐风暴最先由有超过10年调查政府采购经验的记者Yurii
Nikolov引爆。在其1月21日发布的文章中,他指控国防部以两三倍的高价采购2023年的军用粮食,当中牵涉金额高达130亿乌克兰赫里夫尼亚(Ukrainian
hryvnia,折合约28亿港元)。例如当中的鸡蛋价格每只计17赫里夫尼亚,但在首都基辅的超市中每只鸡蛋零售价也只是大约7赫里夫尼亚。

采购价和实际价格的差额大概就会被国防部涉事者与粮食供应商分摊。幸而该文章赶在此国防部合约付款之前出街,有可能成功阻止此潜在贪腐案发生。

文章出街后,国防部长列兹尼科夫猛烈否认指控,认为国防部合约被公开的时间点是有意破坏北约20日援乌会议之所为。他指粮食价格包括运费,并不只计算粮食本身的价值,声称被公开的合约只是“人为出错”,鸡蛋价格应该按每公斤计算,而非按每只计算。

不过,Nikolov反驳指过去的国防部合约一直都以每只计算鸡蛋价钱。另有报道指出,合约牵涉的军队驻地并非战争前线,不牵涉危险的运输,其价格不应倍数高于粮食本身的价格。Nikolov就认为,列兹尼科夫的反驳显示出他根本没有意愿去反贪。

Nikolov的文章很快就引来官方行动。23日,乌克兰国家反腐败局(NABU)宣布启动对国防部此军用粮食合约的调查。翌日,国防部副部长沙波瓦洛夫(Vyacheslav
Shapovalov)请辞。不过,民间反贪组织“StateWatch”的领袖Oleksandr
Lemenov就认为沙波瓦洛夫只是“代罪羔羊”。25日,乌克兰媒体就再爆国防部另一宗防弹背心合约有涉贪嫌疑,指当局已交付买款,却从来没有收到供货。

在国防部贪腐风波未解之际,乌克兰各级部门也正在面对不同的贪腐丑闻。

大批高官涉贪下马

首先是乌克兰总统办公室副主任基里洛.季莫申科(Kyrylo
Tymoshenko)的请辞。他早前被媒体揭露将一架通用汽车(GM)捐赠作人道救援的SUV作私人上下班通勤之用,更经常驾驶由一位乌克兰富商拥有、价值大约10万美元的保时捷Taycan出入。由于季莫申科主理政府的一个重大建筑项目,而该项目多次陷入贪腐丑闻之中,其与富商过从甚密的表象就引来重大质疑。

其次是副检察长Oleksiy
Symonenko的请辞。他在12月和1月期间,利用乌克兰对于18至60岁男子出境禁令的官员豁免,跑到西班牙渡假,期间更开着另一乌克兰富商提供的平治名车招摇过市。Symonenko辞职之前,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Volodymyr
Zelensky)已马上修补漏洞,立例禁止任何官员获得出境豁免,除了公务之外。

值得留意的是,Symonenko以往在任期间曾被指阻碍针对总统副幕僚长塔塔罗夫(Oleg
Tatarov)的贪腐调查。而如今,塔塔罗夫依然在职。

另外,乌克兰国防反贪腐局也发现基建部一项发电设备购买合约也被高估2.8亿赫里夫尼亚,被指从中收受贿赂的基建部副部长Vasyl
Lozynsky在21日被捕,翌日被正式免职。

除了上述高官之外,社会政策部一位副部长、地区和社区部两位副部长、海上和河道运输部两位副部长,以及第聂伯彼得罗夫斯克州(Dnipropetrovsk)、扎波罗热州(Zaporizhzhia)、苏梅州(Sumy)、赫尔松州(Kherson)和基辅州(Kyiv)五州州长也同样被辞退。另外,泽连斯基所属的“人民公仆党”其中一位党内高层也被撤换。

虽然对于这些人被辞退的原因,乌克兰官方并没有详细解说,但乌克兰媒体已揭出当中有人牵涉将官方基建合约批予亲友、秘密购入基辅豪宅等可疑丑闻。而泽连斯基在最近的一次例行晚间讲话之中也表明乌克兰“不会回到过去”,似乎是要表明其反贪意志。

反贪还是权斗?

乌克兰著名民间反贪组织“反贪行动中心”(Anti-corruption Action Center)的领袖Vitaliy
Shabunin表示,在俄乌战争爆发之后,民间反贪人士、记者和政府有了一种默契,那就是人们不会像战前一般公开批评政府,但政府对于任何一单甚至是轻微的贪腐案也要坚决、迅速处理。

Shabunin认为由官方反贪机构查出的基建部发电设备贪腐案就是其中一个好例子,赞扬泽连斯基当局迅速逮捕兼解雇副部长Vasyl
Lozynsky的行动。不过,他此刻依然将矛头指向国防部长列兹尼科夫,认为他已经尽失公众信心,指泽连斯基如将他留任实属不智。

相对于Shabunin毁誉参半的评价,上文提名的另一民间反贪人士Oleksandr
Lemenov就认为泽连斯基有可能只是在藉反贪之名清除异己。Lemenov特别点名总统办公室主任叶尔马克(Andriy
Yermak),以及他的副手塔塔罗夫,认为泽连斯基不解雇塔塔罗夫,又炒掉被认为是独立于叶尔马克之外的另一副主任基里洛.季莫申科,正显示出这些人事变动的权争性质。(叶尔马克和塔塔罗夫二人在美国政坛也有反对者,国会唯一一位乌克兰裔众议员去年夏天就曾为此去信警告拜登。)

观乎乌克兰以外的英语舆论,外界对于泽连斯基这次反贪人事调动评价颇为正面,普遍认为他的确有意图反贪,也着意向欧美国家表明乌克兰再不是苏联解体以来的腐败之国。

但长年的贪腐文化绝不会消失于朝夕。如今牵涉到国防部长本人的未解争议,就说明了贪腐丑闻依然是乌克兰继续争取欧美援助的“阿喀琉斯之踵”(Achilles’
Heel,意即“致命的弱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