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档案门”:彭斯中招 给拜登来了一场“及时雨”?

经过民主党超乎预期的中期选举表现之后,美国政治观察者普遍相信拜登(Joe
Biden)将会决定争取连任,不顾人们对其已届八十高龄的担忧。岂料一踏入2023年,美国媒体却爆出原来早在中期选举前一个星期,拜登的私人律师在其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办公室内找到早该交回美国档案局的奥巴马时代机密文件,使拜登与特朗普一样陷进了非法带走机密档案的政治和法律风波之中。

虽然拜登的律师主动将机密文件交回,跟特朗普拒绝交回文件、要联邦政府透过司法机关发出传票再经联邦调查局(FBI)人员以法院搜查令上门搜索的案情不太一样,但在一般民众看来,曾公开批评特朗普不当处理机密的拜登可算是“五十步笑百步”,特朗普和共和党人也藉机宣传拜登政府司法部对两人的处理是“双重标准”。

人们也同样关注拜登是否有意在中期选举之前隐瞒事件,以免影响选情。
 
自制“挤牙膏”剧情
“挤牙膏”往往是以丑闻攻击政敌的惯常方式。但拜登的“档案门”却是自制的挤牙膏剧情。先是有媒体在1月9日爆出其大学办公室发现机密文件,迫得白宫不得不承认此事。两日之后,媒体再爆原来在拜登特拉华州威明顿(Wilmington,
Delaware)家中车房内其实早发现另一批机密文件,也跟此前一样主动交回,但拜登方面却没有及早交待。当人们纳闷为何拜登方面不一早如盘托出之际,拜登的特别律师则在14日再公开表示在威灵顿寓所的书房中发现另外5页机密文件。

已宣布参与2024年总统选举的特朗普在其社交媒体Truth Social上多次炒作拜登的“档案门”。(Reuters)

整个过程像挤牙膏一般,使原本可以在迅速终结的“档案门”愈闹愈大,持续得到美国媒体关注。人们也在开始质疑拜登下属的能力:为何过了两个月时间也没有彻底地搜查还有没有其他机密文件存在?

为表公正,司法部长加兰(Merrick Garland)也只好跟处理特朗普案一样任命特别检察官去处理拜登的“档案门”。

拜登方面为了显示自己跟特朗普不同,1月19日也主动邀请联邦调查局人员在“没有搜查令”的情况下到其威明顿家中进行了13小时搜索。不幸地,联邦调查局人员却在其家中再发现更多印有机密标籤的档案。这次“主动出击”未能还拜登“清白”之馀,更引起民众更大的疑惑,种种疑点也为网上针对拜登的各种右翼阴谋论提供了不少素材。

 
众议院共和党加入调查
本年共和党重夺国会众议院之后,不少共和党议员早已磨刀霍霍,准备动员国会调查权力向拜登动刀。在极端派的施压下,共和党人早已增设了调查联邦政府被“武器化”的委员会。除此之外,不少议员也准备将眼光投往拜登幼子亨特(Hunter
Biden)。岂料拜登自己却首先为共和党提供弹药。右翼《霍士新闻台》(Fox
News)更将机密文件的存在与被指曾向外国兜售政治影响力的亨特作串连。

众议院监督与责任委员会(Oversight and Accountability Committee)的共和党籍主席James
Comer已启动了对拜登“档案门”的调查。当被问及为何共和党人只调查拜登而不调查特朗普之际,Comer就指他对特朗普和拜登的差别待遇最感忧虑。

当民主党人担心正想寻求连任的拜登未来两年将会陷入国会调查的无尽风波之际,媒体却在1月24日揭出原来特朗普的前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也有不法带走机密文件。在拜登“档案门”被爆之后,彭斯主动找来律师来搜查其印地安纳州寓所,发现了少量机密文件,最终由联邦调查局人员取走。

 
彭斯“救了”拜登?
跟此前批评特朗普不当处理机密文件的拜登差不多,彭斯在去年11月也曾公开声言自己没有带走任何机密文件,某程度上是要跟明显有意带走并保留机密文件的特朗普划清界线。

彭斯的“档案门”跟拜登的“档案门”案情类似:两人也是以“前副总统”身份不法带走机密文件;两人也是在主动搜索之下找出文件,并主动交回联邦政府。如果拜登一案值得司法部指派特别检察官调查的话,彭斯一案也是如此。但目前加兰对此尚未有进一步行动。

美国前副总统彭斯也是2024年有可能参选总统的人物之一。(Getty)

彭斯的“档案门”可算是拜登的“及时雨”。首先,当彭斯也中招之际,众议院的共和党人实在难以只查拜登而不查彭斯。同时,彭斯的待遇也跟拜登相当,侧面证明了拜登的民主党政府并没有刻意针对共和党,只因特朗普不愿主动交回文件,才出现了去年8月联邦调查局主动上门搜查其海湖庄园(Mar-a-Lago)的情景。

更引人遐思的是,当其他联邦前高官也开始主动查找自己有否犯规之际,未来可能会有一连串“档案门”逐一爆发,将不法带走机密档案一事“常态化”。人们的焦点也将会转向如何处理机密档案的法规,而非各个个别的“档案门”丑闻之上。

目前,一些“贪得无厌”的民主党人尚在担心民众看不清拜登“档案门”与特朗普“档案门”的差别,将导致司法部碍于政治观感的考虑而最终不敢为此对特朗普採取司法行动。但事实上,以非法处理机密文件去阻止“特朗普回归”本来就是格调甚低的手段,反而可能有助特朗普铺陈其被“政治迫害”的故事。这一次拜登“档案门”实际上使民主党政府更难追究特朗普,也可算是一种“塞翁失马”式的得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