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关注中国海外军事活动:政治信号大于安全威胁

最近,中国的海外军事活动引发舆论关注。多位美国专家认为,中国目前正将军事外交作为广泛外交政策的重要部分,相关跨国军事合作虽对全球安全和美国利益构成威胁,但中方更侧重于借此释放政治信号。

1月26日,美国国会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就中国军事外交与海外安全活动召开听证会。多位美国专家在会上表示,中国的军事外交策略为其整体外交服务,其作用只能够实施政治威慑。

美国国防大学国家战略研究院中国军事研究中心主任菲利普·桑德斯(Philip
Saunders)分析说,中国人民解放军采取军备控制谈判、军事援助、军事情报合作、军事技术合作、维和活动等为中国外交大局服务,而与周边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建立战略关系则已成为北京军事外交的优先事项。他强调,自2015年起,中国军队侧重于内部改革,军事外交活动略有减少。

美国智库兰德公司高级政策研究员克里斯汀·甘尼斯(Kristen
Gunness)表示,中国利用军事外交塑造有利于自身的外部安全环境,并将其作为控制所谓反华言论和宣传自己全球安全观的工具。

甘尼斯说:“例如,中国解放军将军事外交重点放在了参与‘一带一路’倡议的发展中国家,以共同抵制它认为对发展中国家不公正的西方主导的系统。随着美中竞争的加剧,军事外交已成为中国获取优势的工具之一。”

甘尼斯警告说,中国的军事外交策略下的跨国维和行动可以促进中方与非洲能源大国及中亚、南亚国家建立安全伙伴关系,从而扩大中国军事能力范围及经济利益。一旦军事安全网络建立,未来还会使中国军队出海变为制度化、常态化。

甘尼斯表示,美国应充分利用盟友网络限制中国军队对外国港口及其他基础设施的使用权,以削减中国军事外交活动的风险。

另有独立研究人员指出,中国越来越多地利用安全合作扩大影响力,而中国公安部门也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中国公安部的优先事项包括通过维稳来实施威权统治,其重要任务是参与国际刑警组织的执法,方式不限于对异议人士实施跨国镇压和通过“猎狐行动”进行非法引渡,此举已经对国际安全和美国国家利益构成严重威胁。

但美国国防部管理分析师哈美琳(Melodie
Ha)则认为,中国的军事外交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展现与盟国的友好关系,特别是东南亚国家将与中国军队的接触用来平衡与美国的安全合作。她分析说,中国与盟国的军事演习更强调合作和释放政治信号,而不是提升互动性和建设协调作战能力。

哈美琳说:“中国解放军日益增加的军事外交活动表明,中国希望与世界接触,但这并不一定能转化为影响力的增加,或表明解放军将实现其战略和行动目标,他们往往受到盟友的意愿和能力的限制。”

哈美琳认为,美国不应试图劝阻盟国和合作伙伴与中国军队建立合作,这可能会促使他们更紧密地与中国结盟。此外,美国应明确盟国及合作伙伴不要将从美军那里学到的技能传授给中国解放军,并且应提高与中国进行军事合作方的安全风险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