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个手机回家过年”,我后悔了

在一些人的观念里,“新年换新机”,寓意“新年新气象”,甚至很多人新的一年,是从换一部新手机开始。不过,为了换手机,有人做出了相对小众的选择:租手机。

很多人可能不理解:“为什么手机还要租?”“手机里涉及很多个人信息,难道不担心泄露吗?”“买不起贵的,可以买个便宜的,再不济可以分期购买”……

其实,租手机这门生意,曾一度吸引众多玩家入局,风靡一时。2016年,被称为共享经济元年,也就是在那年前后,抓住风口的手机租赁相关公司,如雨后春笋一般涌现,并快速发展。此后,信用免押的流行,也加速新租赁经济,即信用租赁的兴起。相关报告显示,信用租赁的市场空间能达到上万亿。这也带动了手机租赁市场的发展。

深燃和一些租手机的人交流后发现,之所以选择租手机,有的人是因为一直想用新的高配手机,相较于一直换手机,不如一直租;有的人是因为手头紧,对于分期不太了解或者分期没额度,买不起高配就只能租;有的人则是当作短期过渡机。

不过,要想租手机,必须接受高溢价。每年花几千块租手机,手机最后还要还回去。即便到期后买断,相较正常购买,一般还要支付30%的溢价,以至于租手机被吐槽是“智商税”,甚至有“套路贷”的嫌疑。

手机租赁这个行业并不算大,而且准入门槛不高,标准化尚未建立,还存在不少乱象。在行业野蛮生长的当下,高价租手机究竟值不值?我们试图从租手机的亲历者和从业者身上寻找答案。

租个手机回家过年

“手机居然还能租!”春节前夕,小秋偶然间刷到租手机的页面时,感到非常新奇。

那段时间,小秋再也无法忍受天天给用了好几年的手机清理内存、频繁充电,下定决心要在春节前换一部手机。

为了从安卓换到iOS,还在实习期、资金有限的小秋,也想过分期买手机,但支付宝使用频率不高,花呗额度有限,自己又没有办理信用卡,加上对分期付款了解不多,因此,她把主意打到了二手机上。

她在转转上看二手机的时候,发现这个平台也可以租手机。在了解了几天后,她租下了一台九五成新的iPhone 12 Pro。

同样,这个春节前,阿闻也租了一台手机,还是华为的高端手机Mate 50
Pro。这并不是阿闻第一次租,早在2021年通过短视频了解到可以租手机后,他就通过人人租,租了一台当时的最新款高端手机iPhone
12 Pro Max。

旧手机已经用了小两年,2023年春节的到来,激起了阿闻换手机的念头,这一次,他又选择了租手机。他告诉深燃:“春节是租手机的高峰期,因为这段时间要频繁约朋友、见亲戚,用一部好手机,也更有面子

”。

事实上,手机租赁并不是一件新鲜事。2016年前后,机蜜、人人租、爱租机以及爱回收孵化的享换机等一批手机租赁平台就已出现

。转转没有和同做二手机回收的爱回收一样孵化新平台,但也早已在平台自身慢慢孵化出了手机租赁业务。

这些选手中,有的只是搭建平台,招募具备货源的商家入驻,出租手机给用户,比如人人租。有的则是纯自营模式,自己构建手机供应链。还有的则是两者兼有。

从事手机租赁行业两年的黄云告诉深燃,在过去几年里,手机买卖市场越来越成熟,但利润率也越来越低。手机租赁门槛并不算高,很多从业者借此开拓市场,一些小商家直接通过闲鱼等平台拉生意,也因此,这门生意的参与者众多。

据手机租赁行业市场BD刘岩透露,以手机租赁行业的三方平台人人租为例,入驻的活跃商家有3000多家。人人租2021年的GMV能够达到30亿左右,其中,手机租赁能占到3-4成。

这个市场上,一面是入场分蛋糕者增加,另一面是尝试租手机的用户也随之增加。通过支付宝芝麻分,用户就可以享受免押金,租手机的门槛被降低,用户规模也不断扩大。截至2023年1月,支付宝手机租赁相关的小程序中,人人租显示最近使用人数超过了1000万人,爱租机有600万人,迪瓜租机有300万人,优好物、零零享租等都有超200万人使用。

支付宝内租手机相关小程序

租手机的人当中,有些是和小秋一样,资金不足也不想分期,却想用一款配置还不错的手机,于是选择了租赁;有些则是出于对新手机的执念,想通过不断租手机来换新手机;还有些人则是租赁过渡机。

一位曾经短租过手机的用户表示,自己的主力机遇到故障坏掉了,但因为已经想好到时候要用iPhone最新款,且当时距离新机发布只有一个多月,所以在过渡期,租了几个月手机。

租手机,到底划不划算?

选择租手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盘算,但要真正“安全上下车”,却并不容易。

租手机,首先要接受的一点是,租的并不一定便宜

。为了提升手机租赁的利润率,平台和商家们在模式和规则设置上颇费了一番心思。

手机租赁行业按新旧分为全新机、非全新机等,前者租金更高,按品牌分,苹果手机的租赁占比,要比安卓高不少。

在租期设置上,据深燃观察,当前大多数平台都将租期设置为“365天起步”,有些平台则会设置六个月到期后可以归还,但三个月起租的少之又少,租期不同,租金也不同。以小秋在转转上租的iPhone
12
Pro为例,九五成新的手机,租期有18个月和21个月两个选项可选,对应的租金分别是12.1元/天和9.7元/天,每天相差两块多,如果提前退租,需要支付一个月租金作为违约金。

在租赁模式上,最常见的模式是到期后返还或者续租,此外,平台和商家们还会提供“租完买断”、“到期即送”等模式,前者是到期后,用户再支付一笔费用买断,意味着拥有了手机的所有权。后者等同于分期付款,为不使用花呗、信用卡等分期产品的人提供选择。

但不管是哪种模式,租一部手机看似每天只需要一二十块,租满一年却也不是一个小数目,要真正买断,付出的价格则要更高。

小秋租的iPhone 12
Pro,租金一个月大概360元,租18个月到期送后花费大概6400元左右,价格可能要比直接购买多付两三千,溢价能超过30%。

同样,阿闻第一次租的iPhone 12 Pro
Max,租了一年多后买断,他计算后发现,要比直接购买新机多花3000元左右。不止如此,他发现,“现在大多数租机加上买断的总花费,都比正常买手机贵出三千到五千元。”

据深燃了解,在爱租机平台上,商家出租一部手机的收益率颇高。根据其招商简介,以一部512G的iPhone 13 Pro
Max手机为例,年租金+到期买断,收益率能够达到40%,如果是到期返还,收益率甚至更高。人人租平台在设置租金时,也会将一部手机的收益率控制在30%。

刘岩提到,如果用户逾期未还租金,催促未果后,商家会选择走法律途径,通过起诉的方式进行追回相应资金。

这相当于用户租一台手机,利息高达30%-40%,可能比花呗、白条这些分期平台的利息还要高

。租金一旦还不上,不但可能影响征信,甚至会被起诉。

除了钱花得多,租手机的安全性,也令用户担心。

这其中,最被用户诟病的就是监管机。监管机,是为了防止用户租金逾期而增加了监管锁的手机。用户一旦到期不交租金,平台远程可以直接锁住手机

。有的平台在上架手机时会直接标明是监管机,但也有用户是在拿到手机后才发现是监管机。一些用户担心,监管机意味着手机时刻都会被“监管”,有着信息泄露的风险。

小秋在租手机之前,也是纠结犹豫了好几天,如果要租,和分期付款异曲同工,必须要承担高额利息。但最后经过衡量,小秋还是决定租一部,并在1月9日拿到了手机。

拿到手机后,小秋也担心是监管机,可能会泄露个人信息,或者是有隐形问题的二手机,于是,一拿到手,她就先去手机店查验了一番,确认没有问题,才带回家使用。

即便如此,在买断之前,小秋使用手机时总免不了要更小心一些,毕竟自己只拥有手机的使用权,而不是手机的所有权。如果中途有所损坏,到期可能还需支付磨损费用,甚至如果手机丢了,也不得不继续交租金甚至买断。

一些用户甚至认为,租赁平台的一些规则设定,就像是“霸王条款”,所有的解释权都在平台手中。比如,如果中途损坏,需要赔偿费用,最后定损是平台来定损。社交平台上,有一位用户指出,原本手机没有划痕,结果用快递返还回平台后,被告知有划痕,自己不得不为此多付了好几百元。

天花板不高,但“坑”不少

信用租赁的市场很大,能够达到数万亿,但是细分到手机租赁这个行业后,就不算大了。商家以租金收入为主,平台类公司主要赚商家入驻费、租金抽佣和技术服务费,人人租和爱租机便是例子。

在完成A轮融资时,爱租机就曾对外表示,成立初期,爱租机的盈利模式为“租金+残值回收-采购价格”,即平台自己采购智能手机,并完成租赁和回收全套流程。从2020年初开始,盈利模式转变为租赁公司来采购手机,然后放在爱租机平台上出租,平台只收入驻和技术服务费用。

根据智研咨询发布的相关报告,这个行业的收入主要以租金为主,保险维护费为辅。2021年租金收入为190亿元,占比94.16%;意外保障服务费11.78亿元,占比5.84%。

发展到现在,手机租赁行业仍处在行业的潜伏期,没有出现行业巨头,洗牌的时间还没有到来。

即便信用体系正日益完善,但在行业标准尚未建立,市场份额尚未高度集中的情况下,当前行业内可谓乱象丛生。

行业准入门槛不高,给了一些小商家可乘之机。春节之前,想换新iPhone手机的李宏,由于花呗额度不高,对比了多家租机平台后,在闲鱼上找了一家商家打算租手机,在交了200多元的押金和手续费后,对方要求他继续支付押金,李宏感觉到不对劲,这是在之前的协商中没有提到的,就打算取消订单,但对方迟迟不肯退款,结果他只能向闲鱼官方申诉,截至发稿,双方还在协商中。

阿闻还发现,很多人租手机并不是自用,而是用来套现

。租到高配苹果手机之后,直接转卖,可以直接套现小一万,接下来再慢慢分期还租金和买断费用。“平台的条约里是不允许转卖的,但一些人因为经济原因,会冒此风险。”

来源
/ 视觉中国

还有一些人租手机后没按时还款遇到困难,最后遭到“暴力催收”。黑猫投诉上,一位用户称,由于自己资金链断裂,租手机后还款遇到困难,结果不仅自己遇到“暴力催收”,家人也不断遭遇骚扰。

“撸机”更是让用户和商家都感到头疼。阿闻提到,一些论坛和交流群里,有很多“撸机党”打着“租机返现”的旗号,招募用户,利用他们的信用分去租机,前期可以垫付部分租金,但最后直接发货给“撸机党”。

原本按照承诺,“撸机党”收到手机要给用户支付全部租金以及相应的返现佣金,但结果往往是,“撸机党”收到手机后,用户就联系不到他们了。由于是用自己的信用分借的手机,用户最后如果不继续支付租金,会面临逾期,甚至可能会承担法律责任。

“撸机党”最清楚哪个平台有机可乘。于平台和商家而言,因为风控体系不完善等原因,一旦被“撸机党”盯上就会损失惨重。以苹果手机为例,一台苹果手机售价5000元到1万元,如果二三十台手机被“撸”,无法按时收回租金和买断费用,就意味着商家可能会损失数十万。

黄云提到,一些商家为了防止被“撸机党”钻空子,每周都会拉单子,来排查“撸机党”。如果同一个地址,短期内出现了多个订单,大概率就是被“撸机党”盯上了。

说到底,新租赁经济正走向大众视野,但手机租赁还不算大众。接受租手机观念的人,要么是想要实时尝鲜,更偏向于享受,要么是迫于现实的无奈之举。但需要提醒的是,如果必须要租手机,还是需要找准靠谱平台,做好预期规划,擦亮眼睛,小心踩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