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布力过年滑雪“热”了,200个教练都不够用

大年初三,传统民俗里,这一天要睡到饱。

对于年轻人来说,日上三竿才算半饱。

但这天的姗姗在中午十一点的时候,一边接电话,一边指导游客填表,忙得不可开交。

她说往年这时候一天都看不到几个客人,可今年的亚布力滑雪场,从堵车到堵人,” 忙得我一天都吃不上一口饭 “。

滑雪场的雪具大厅挤满了游客 时代周报 李杭 / 摄

从早上 8 点开始,她就一直忙着解答游客问询,为他们推荐适合的滑雪教练。” 除夕(21
号)下午,不少游客就按照预约时间陆陆续续到达滑雪场,这几天我们雪场 200 个教练都不够用,课全都排满了。”

哈尔滨市内某滑雪场的经理王丽与姗姗有着同样的感受。”
今年春节假期来滑雪的人确实不少,而且其中有不少都是外地游客,等到过几天气温回升,滑雪场的人还会更多。”

滑雪场内排队领取雪具的游客们 时代周报 李杭 / 摄

对于小雪、王丽这样的滑雪从业者来说,虽然不能与家人团聚,但这或许是这几年她们过得最快乐的一个春节。

因为这种忙碌的工作状态证明着滑雪行业的又一个春天正在到来。

冰雪游成春节新宠

在齐齐哈尔开往双鸭山的高铁上,刘瑞身穿厚实的羽绒服,脚踩雪地靴,头戴护目镜坐在位置上,望着窗外闪过的一片片白雪皑皑的田地。他用手指着远处的平房,不时与儿子交谈。”
你看,这里农村的房子都是用砖砌的平房然后带一个小院。”

刘瑞今年 33 岁,温州人,从事地产行业,这个春节假期他带着全家 11
口到黑龙江旅游过年。在哈尔滨玩了几天后,刘瑞一家人按照行程坐高铁前往雪乡,住一天后,再包车前往亚布力体验滑雪。”
我们一家人三年都没有一起去远途旅行了,这次到了哈尔滨小朋友都玩疯了,对于他们来说,北方城市的吸引力比江南水乡大的多。”

亚布力西站开往滑雪场的公交车上挤满了五湖四海的游客 时代周报 李杭 / 摄

除了观赏俄式建筑和品尝特色美食,刘瑞一家人对冰雪运动也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
之前我在家那边也尝试过滑雪,不过是室内的,体验肯定不如室外。等到了亚布力我准备请一个教练教一下小朋友们,然后再问问老人可不可以玩,让全家都体验一下。”

为了能让家人获得最好的旅行体验,在出行过程中,刘瑞一直秉承着 ” 体验至上 ” 的原则,在花费上毫不吝啬。”
来之前买衣服就已经花了几千块了,春节出来吃住玩都不便宜,到了雪场还要租雪具、找教练,又是一笔开销。不过好不容易才来一次东北,孩子们玩得也开心,我觉得钱花的还是挺值得的。”

与刘瑞一样,冯伟也选择在春节假期带家人体验冰雪游。不过作为滑雪发烧友,他此次行程的目的地只有一个,就是亚布力。

蜿蜒的雪道,从天际白到山底 图源:图虫创意

” 我们是 22 号到的亚布力,然后 26
号回上海。我老婆和我都是滑雪爱好者,之前也去过吉林北大湖等地滑过,今年假期我们想来亚布力体验一下,顺便教孩子滑雪。”

当谈起行程的花费,冯伟的观念也和刘瑞类似,十分舍得 ” 氪金 “。”
这次出来玩,一家三口人吃住玩平均每人一万,三个人的往返机票一万,一共花了四万左右。虽然花销不低,但一年出来一两次还是可以接受。”

把爱好变成职业

大年初三,尽管天气寒冷,位于尚志市东南部的亚布力阳光滑雪场却热闹非凡。有的人 ” 蹒跚学步
“,有的人飞驰而过,还有不少观光客摆出姿势,合影留念。五湖四海的口音在这里交错、杂糅,汇成一曲冬日的圆舞。

初级雪道上挤满了人 时代周报 李杭 / 摄

人群间,身穿统一红色滑雪服的是阳光滑雪场的教练员。他们分散在各处,指导着来自全国各地的学员练习着基本功。

徐尧是这个 ” 红色大军 ”
中的一员。七年前,他陆续考取了国家职业资格认证五级证书(滑雪指导员),成为了一名滑雪教练员。

如今,徐尧一般夏天在室内滑雪场教学,冬天回到室外滑雪场授课。在这么多年的工作中,他早已习惯了在亚布力度过整个冬天。

每天七点多,滑雪场开门营业,徐尧和同事们换上装备进场。八点多,游客们陆续到来。被指派到学员后,徐尧会陪学员换装备,领雪具,然后到室外滑雪场训练。他一般
12 月到次年 3 月间工作最为繁忙,收入也最为可观。

教练与小学员一前一后 时代周报 李杭 / 摄

通常,外地来的新手游客都会需要滑雪教学这项服务。滑雪课程一般按小时收费,春节期间,双板一般一小时 300 元,单板一小时 340
元。” 一般一节课是两个小时,也就是 600 元。目前每天我大约能带三到四个学生,虽然苦点、累点,但是收入还是不错的。”

除了像徐尧这样的专职教练,在哈尔滨周边的众多滑雪场中,也有不少兼职教练。他们最开始都是滑雪爱好者,后来通过不断地学习和考试,把爱好培养成为了自己的第二职业。

90 后女孩李雪就是如此。平时她经营自己的心理咨询工作室,到了冬天,就回到雪场教授滑雪。


在滑雪场中,像李雪这样有着两份职业的人很多见,他们有的人是做生意的,有的人是房产中介,还有的是电工,干什么的都有。平时顾家或是有其他营生,冬天就到滑雪场上班,兼顾事业的同时还能不放弃爱好。”
王丽说。

这样惬意的斜杠生活,已经成为了越来越多年轻人的选择。

亚布力的新生

” 后冬奥时代 ” 和防疫政策优化的叠加利好,让冰雪游成为这个春节最热门的 ” 打开 ” 方式。

作为优质冰雪旅游目的地,哈尔滨在兔年春节假期迎来客流高峰。

哈尔滨文化广电和旅游局数据显示,截至春节假日第 3 天,哈尔滨累计总游客接待量同比去年春节假日前三天上涨
24.7%;省外游客接待量同比去年春节假日前 3 天上涨 81.5%。

哈药六厂、中央大街、索菲亚大教堂等地标建筑人头攒动,鲜活热闹。冰雪大世界、雪博会等著名冰雪娱乐景点也摩肩接踵。

滑雪作为冰雪运动的核心项目之一,更是吸引了众多人的参与,成为假日出游新选择。哈尔滨周边帽儿山、天恒山、平山等地的滑雪场均成了热门打卡地。而作为中国最早、最具有影响力的滑雪场,亚布力更是成为了众多游客和滑雪爱好者的首选。

亚布力的小雪友 时代周报 李杭 / 摄


亚布力滑雪场能够受到国内外游客和发烧友们的欢迎是由两个因素决定的,一方面,亚布力自然条件好,群山起伏,山高坡缓,雪质好,雪道佳。另一方面,亚布力冰雪文化悠久,群众基础好,在这里,你可以看到六七十岁的老人在滑雪场驰骋,氛围非常好。”
滑雪场销售经理贺晨说。

亚布力原名亚布洛尼,是俄语苹果的意思。在过去的几十年里,这里早已成为了中国滑雪的代名词。

亚布力其实不是一个滑雪场,而是一片区域,由长白山脉张广才岭的三座山峰组成,分布着大大小小十几个滑雪场。在滑雪爱好者眼中,这里是
” 圣地 ” 般的存在。

亚布力蜿蜒的雪道 图源:图虫创意

不过,随着吉林、华北等地滑雪场的迅速崛起,以及疫情的持续的影响,亚布力度过了一段艰难的时期。

然而,这个春节亚布力滑雪场的盛况,让贺晨重新看到了希望。


目前我们滑雪场每天大约能接待三千多名游客,可以说,今年春节假期,我看到了三年前人流如织的那个景象。这几天不只是滑雪场游客爆满,我们度假村里的酒店也基本天天满房,像
800、2000 这种价位的房间早就被订空了,4000 多的高端套房也不愁卖。”

除了休闲度假,亚布力在人才输送上也在持续发力。”
亚布力不仅是滑雪场,更是向全国输送滑雪人才的一个摇篮,像我们的滑雪学校就被号称是滑雪届的黄埔军校。目前,亚布力每年都向全国各地输送管理、培训等方面的人才,可以说,在全国滑雪行业中,亚布力的地位是不可以被取代的。”


了解 即时新闻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

滚动至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