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挺了四年的苹果,终于倒在了这个冬天

在美国科技巨头的接连爆雷之下,苹果也未能独善其身。

北京时间2月3日,苹果发布了2023财年第一季度财报(即2022年第四季度),期内实现营收1172亿美元,同比下滑5.5%,低于此前华尔街一致预期的1212亿美元;净利润为299.98亿美元,同比下降13%。

尽管饱受新冠疫情的侵扰,但苹果在此之前连续14个季度保持营收同比增长,而本季度低于预期的市场表现,也引发了外界对于苹果能否延续高增长的疑问。

在财报发布后的电话会议上,苹果CEO蒂姆·库克将公司的不佳表现归咎于美元走强、宏观经济环境较差、以及中国大陆的供应链生产问题。与此同时,库克也提到“随着中国大陆经济在去年12月份的放开,目前iPhone的产能已经恢复到令人满意的水平”。

但短期内,这份财报反映出的业务增长点单一,软件增速趋缓的问题今年仍很难得到有效解决,同期中国市场及供应链对苹果造成的深刻影响,也给苹果的产能迁移计划打上了大大的问号。

iPhone增长神话破灭

2022年第四季度,苹果的当家产品iPhone未能延续此前的高光表现。财报显示,期内苹果季来自iPhone的营收为657.75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716.28亿美元下滑8.2%,不及华尔街预计的682.9亿美元。由于iPhone在苹果的总营收中占比56%,因此iPhone收入不佳的表现直接拖累了苹果的业绩。

在电话会议上,库克指出公司业绩受到了美元走强导致的外汇风险的影响,“受外汇市场影响最大的就是iPhone和可穿戴设备、家居及配件业务。”

但从市场表现来看,iPhone的销量实际上已经出现了明显的见顶。第三方研究机构IDC此前发布的数据显示,iPhone在去年四季度的出货量同比下降14.8%,从2021年第四季度的8500万部降至7230万部。考虑到iPhone在去年四季度的ASP(平均销售价格)已经达到创纪录的944美元,因此在整体收入上,iPhone的下滑没有那么明显。

库克对此表示,与疫情有关的挑战大大影响了iPhone 14 Pro和iPhone 14 Pro
Max的供应,库克所指的即郑州富士康工厂在去年四季度的生产受阻问题。此前,天风国际分析师郭明錤曾撰文指出,由于iPhone 14
Pro系列两款机型全部在中国大陆生产,受疫情影响去年四季度两款机型的出货量下降约20%,一度让发货周期延长至5-6周。

“供应链短缺导致的延迟交付问题降低了用户的购买预期,否则iPhone四季度的收入将有所增长。”库克表示,今年苹果对一季度做出了“最好的预测”,但现阶段还无法评估重新获客的情况。

在公司业绩增长主力失效的同时,其他的业务表现也不尽人意。

财报显示,2022年第四季度,来自Mac的营收为77.35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108.52亿美元下滑28.7%,不及华尔街预计的96.3亿美元。

在过去几个季度中,Mac电脑业务表现非常强势,但在全球PC需求下滑严重的背景下,苹果也未能躲过寒冬的侵蚀。根据IDC发布的全球PC市场出货报告,2022年全年,全球PC整体出货量为2.923亿台,相比2021年全年下跌16.5%。

来自于可穿戴设备、家居产品和配件的营收为134.82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147.01亿美元下滑8.3%,不及华尔街预期的152.3亿美元。不过,Apple
Watch表现得较为突出,虽然该部分收入未单独披露,但据库克在电话会议上的描述,在去年第四季度购买Apple
Watch的客户中,有三分之二的人是首次购买,这创下了Apple Watch的获客纪录。

在硬件品类中,iPad营收是唯一超出华尔街预期的大类。财报显示,来自于iPad的营收为93.96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72.48亿美元增长29.7%,超出华尔街给出的预期为77.6亿美元。很大程度上,iPad的爆发增长要得益于去年10月更新的iPad和iPad
Pro产品线,这对四季度销量提振起到了很大的帮助。

实际上,结合过去几个季度苹果各业务部门表现,这家公司在硬件上增长放缓、产品需求持续性降低的问题已十分明显。比如去年第三季度,Mac电脑营收同比大幅增加25.39%,主要原因是期内发布了全新设计的Macbook
Air和低价版Macbook Pro带动了Mac业务的增长,但从本季度Mac业务的表现来看,这种增长甚至未能在下一个季度持续。

由于苹果闭环的生态,其硬件业务与软件业务在业绩上存在高度的关联性,因此可以看到,本季度苹果来自服务的营收虽然继续稳定上升,但未能延续过去几个季度的高速增长。财报显示,2022年第四季度,包括App
Store、Apple TV+和Apple
Music在内的服务营收为207.66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195.16亿美元增长6.4%。

值得一提的是,苹果在本季度的服务营收依旧保持着70%以上的毛利率,作为一家侧重于消费电子的公司,苹果在软件上的利润率另一众互联网公司难以望其项背。

不过,未来苹果服务业务还将面临一个重大挑战,即今年欧盟《数字市场法案》即将生效,这条法案对于“允许用户从互联网侧载”、“允许开发者在应用中提供第三放支付系统”做出了明确规定,这可能会让对苹果在欧洲市场的软件业务造成严重威胁。

中国市场无法替代

在电话会议上,库克着重介绍了苹果对中国大陆的预期,“随着中国经济复苏,苹果的产量和交付量都将受益。”根据彭博社的此前的调查,目前全球90%的iPhone和95%的iPad由中国大陆生产。

而从市场表现来看,贡献苹果近五分之一年收入的大中华区也展现出极强的韧性,2022年第四季度,大中华区总收入为239.1亿美元,较三季度环比增长近55%,高于分析师此前预期的218亿美元,但同比下降7.3%。

华尔街投行Evercore
ISI认为,奢侈品公司的反馈表明中国经济正在迅速反弹,这意味着今年一季度大中华区的苹果的销量将要显著好于预期。

而在中国市场之外,印度市场也成为本次苹果电话会议中的重心。虽然苹果没有在财报中单独列举出印度市场的营收情况,但据库克透漏,在去年4季度印度市场创下了季度收入纪录,而且全年营收增长超过两倍。

“印度是一个庞大而且令人兴奋的市场,我个人非常看好。”库克表示,未来苹果将推动在印度的制造和零售业务。

苹果的“印度制造”计划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早在2017年,苹果就首次在印度启动了iPhone
SE的生产计划。据华尔街日报在去年12月的报道,苹果要求未来印度制造的iPhone产能未来需要较2022年扩增两倍,并指示鸿海、和创和经纬三大iPhone代工厂增长印度地区的产能与人力。

按照印度工业与商业部发布的数据,今年苹果在印度将出货700万部手机,以此计算今年印度制造的iPhone可能多达2100万部,根据IDC发布的全球智能手机出货报告,这个数字相当于苹果2022年全球出货量的10%。

但许多研究机构都认为这份计划有些不切实际。彭博Intelligence在发布的一份分析报告中表示,从2022年算起,苹果至少还需要8年的时间,才能把10%的iPhone制造产能转移动中国以外的地区。

最明显的事例,莫过于在iPhone 14发布前,印度生产的iPhone
14机型与中国的NPI(新产品导入)同期,但生产还是要晚上一两周。正如金融时报在《苹果与中国命运深度捆绑》中一文所说,中国为苹果提供的不仅仅是劳动力,而是一个经过多年建设的完整生态系统。这个系统具体的细枝末节很难描述清楚,但苹果和他在中国的合作伙伴们都对此了如指掌。

如今看来,这个耗费十余年搭建的生态系统,短时间内还无法被替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