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工资低,可能是因为专家能力不够

工资低,有没有可能是因为自己能力不够?

当然可能,不但可能,我甚至会在午夜梦回时这样自我反省,并恨不得给无能而又赚不到钱的自己几巴掌。

但如果有人这么说我,我就很不高兴了。

尤其当这个人还是个专家。

这不,最近,就有一个叫邓海清的所谓经济学专家,就这样PUA年轻人了。

他说:

现在很多年轻人真的很不像话,没有钱花了,都是觉得父母给的太少,老板给的工资太低。很少有年轻人去反思,可能是因为个人的能力水平不够,那么所以才有那么低的工资。

你说没道理吧,貌似也有点道理。你要说有道理吧,他又满嘴跑火车。

但这还不是最过分的,这位专家还嫌炮火不够猛烈,接着他又直接开怼:

对国内的很多的年轻人来讲,其实你干的这点活,可能在泰国或者在越南,人家只要你的一半的工资就能干和你一样的活。

他不去问我们的房价和物价是泰国越南的多少倍,也不去问同等工作在发达国家能拿多少倍的工资,他只一味地批评我们的年轻人你工资低是你能力不够你活该而且不知道有多少人比你还惨你能挣到这些钱你可知足吧,可算是把“成绩跟好的比,吃穿跟差的比”那一套学明白了。

可我们的年轻人工资低,真的只是个人的能力水平不够吗?

让我们拿数据说话。衡量工资水平高低,中位数远比平均值更有现实意义,根据新浪财经以及智联招聘公布的数据,2020年,北京的工资中位数是6906元,上海6378元,其他十个城市的工资中位数均在6000元以下。

今天,#在中国月收入1万是个什么样的水平#的话题冲上热搜,而网上流传很广的同名文章中说:

按照统计公报,全国就业人员75064万人,其中城镇就业人员46271万人。城镇非私营就业人员是17039万人。据此,我们可以大致勾勒出一位职场人士月收入的可能性。如果你是上市公司员工,平均月薪1.29万。但首先你得足够幸运,A股员工数量2600万,只占到全部就业人口的3.5%,全部人口的1.9%。如果你足够努力,进入了一家国有或民营企业,你的月收入可能达到8100元,但这也是个相当幸运的比例,在就业人口中只占到22%,剩下私营企业的占到了就业人口的78%,平均月薪还不足5000元。

所以,我想问问这位专家,年轻人工资低,到底是谁的问题?是社会整体的问题,还是个人能力水平不够的问题?

并且,这种现状是年轻人提高个人能力水平,就能解决的问题吗?

上文说过,在个人层面,如果我的工资低,我真的可能会反思是不是个人水平能力不够。但这是我对自己的严格要求,但却不是对他人指责的理由。

但在经济社会层面,面对普遍的低工资现状,专家应该铁肩担道义,贡献自己的专业意见,去改变这种不公平的现状,让年轻人赚到更多的钱,而不是用工资低的现状,高高在上地指责年轻人能力不够并要求他们知足。这种事情我们自己会做,不需要专家来献世来教我们。

既然专家可以轻易去指责年轻人,工资低是因为能力不够,那我们是不是也可以说,年轻人只能拿这么低的工作,就是因为专家能力不够,改变不了这种现状呢?

当然,其实“专家们”的本意,也并不是真想改变这种现状,也并不真的关心你的工资高低。比如,经济学专家邓海清之所以说起年轻人工资低,是因为要说“一些年轻人抱怨收入太低不敢消费”,是在怪年轻人不敢消费,而不是真的想帮年轻人提高工资收入。

很多专家眼里整天盯着的,只有促进消费,要求生育,鼓动买房等等。他们想方设法让人们花钱,至于消费、生孩子和买房的钱从哪里来,他们默契地保持着沉默,一言不发。他们总是把人当成资源和手段,实现某个虚无缥缈的目的,而不是把人当目的本身。换句话说,他们就没把人当人。人的幸福不重要,把人变成资源最重要。

只是,把人当资源,人也得有资源;让人们花钱 ,也得人们有钱。如果没有让人们多赚点钱的建议,咱就是建议专家别建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