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数万中学生抑郁自杀,这才是应该讨论的问题

喜欢“造谣”的这些人,大多就是为了博眼球、赚流量,从而倾注最大的恶意想象,他们压根儿不知抑郁症为何物。

1

这部跨越106天的“超级悬疑剧”,终于告一段落。

2023年2月2日,江西省、市、县联合工作专班在上饶市铅山县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胡某宇事件调查情况。

发布会通报,2022年10月14日,铅山县致远中学高一学生胡某宇失踪。事件发生后,组织有关部门和各方力量,持续开展调查搜寻工作。2023年1月28日,胡某宇尸体被发现。在国内权威刑事技术专家现场指导下,联合工作专班通过开展调查访问、现场勘查、尸体检验、物证检验鉴定等工作,认定胡某宇系自缢死亡,尸体发现地系原始第一现场。

▲胡鑫宇事件新闻发布会(图/网络)

胡某宇即众所周知的胡鑫宇,15岁的高中生。失踪逾百日的胡鑫宇案件,牵动万众之心,成为焦点中的焦点。

发布会最后一个提问,来自杭州都市快报橙柿互动记者,涉及对学生进行相关心理辅导。

铅山县教体局有关领导回答:下一步将更加重视学生的关爱工作,建立预警网络,提升班主任、任课老师、家长对心理障碍的识别能力,做到早发现、早预警、早干预,特别是做好重点群体学生的心理疏导,减少各种不利因素对孩子心理健康的影响。

这个提问和回答,面向学生,面向未来,是有价值的。

▲橙柿记者发布会现场提问(图/网络)

但是,仅仅停留在“心理问题”的层面,这是远远不够的,更多的是精神健康问题,是学生抑郁症问题。

你是否知道,我国每年数万名中学生因抑郁症自杀身亡?

2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每两年发布《中国国民心理健康发展报告》,是重要的心理健康蓝皮书,2023年度的版本此刻尚未发布。

此前的《中国国民心理健康发展报告(2019-2020)》(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21年3月第1版)有关数据表明:2020年中国青少年的抑郁检出率为24.6%,其中轻度抑郁17.2%,重度抑郁7.4%。

高中阶段重度抑郁的检出率在10.9%-12.5%。这意味着高中生的重度抑郁高达十分之一以上。

图/图虫创意

2022年6月29日,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健康时报、抑郁症研究所等单位联合发布《2022年中国抑郁症蓝皮书》,蓝皮书通过用户调研、文献研究、专家评定分析等方法,汇聚分析大量数据,数据表明:目前我国患抑郁症人数9500万,每年约有28万人自杀,其中40%患有抑郁症,抑郁症复发率高达72%。

在抑郁症患者群体中,50%为在校学生,其中41%曾因抑郁休学,有46%的抑郁症学生没有寻求任何帮助。其中18岁以下的抑郁症患者占总人数的30%;50%的抑郁症患者为在校学生。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2021年发布的《中国青年发展报告》显示,我国17岁以下的青少年儿童中,有3000万人受到各种情绪、心理行为问题的困扰。

研究数据表明,青少年的自杀率要比成人高出近3倍,且大约60%的青少年自杀事件是与抑郁症有关。

《生命时报》等诸多媒体报道,“据北医儿童发展中心发布的《中国儿童自杀报告》,每年约有10万青少年死于自杀。”青少年自杀者中,中学生约占51%,亦即有5万多个中学生自杀身亡,主因就是抑郁症。

以每年5万多个中学生自杀身亡计算,平均到每天就是137个中学生自杀,每个小时就是近6个中学生自杀,也就是每10分钟有1个中学生自杀。这是非常严酷的现实。

这也说明,中学生因抑郁症自杀是残酷的“大概率事件”。胡鑫宇仅仅是其中的“万分之一”。

需要说明的是,目前抑郁症自杀人数在全世界都没有准确的统计数据,这都是研究的数据。

图/图虫创意

更大的背景数据是:中国精神卫生调查显示,我国成人抑郁障碍终生患病率为6.8%,其中抑郁症为3.4%。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全球约10亿人正在遭受精神障碍困扰,每40秒就有一人因自杀而失去生命。

新冠疫情后,全球精神障碍疾病负担更加沉重,重度抑郁症和焦虑症的病例分别增加了28%和26%,抑郁症患者激增5300万,增幅高达27.6%。

在寻找胡鑫宇的过程中,遗体若在失踪第二天就找到,那大抵“啥事都没有”,这跟其他每年自杀身亡的数万个中学生“无声无息”一模一样。

抑郁症,尤其是青少年抑郁症,必须引起全社会的高度关注了!

3

我从社会性的角度研究抑郁症有十多年,发表过诸多文章,包括2019年8月发表的《直面中学生抑郁症》,当时浙江卫视热播剧《小欢喜》播完,学生女主角乔英子罹患抑郁症的情节震撼人心,我说:“《小欢喜》直面中学生抑郁症,最是功德无量”。

图/《小欢喜》剧照

针对学生抑郁症,教育部于2021年11月对政协委员《关于进一步落实青少年抑郁症防治措施的提案》进行答复,其中明确:将抑郁症筛查纳入学生健康体检内容,建立学生心理健康档案,评估学生心理健康状况,对测评结果异常的学生给予重点关注等等。

我当时就说,个人、家庭、学校、教育职能部门全方位重视起来,这是必须的;然而,仅仅把抑郁症看成是“心理健康”问题,没有认识到是“精神疾患”问题,这是很不到位、很有问题的。

抑郁症可不止是简单的“心情不好”“心理问题”,其本质上是生理疾病、基因疾病。

今后,我们的教育要面向生命,面向健康,尤其是“精神健康”问题。

生命教育,首先要教育学校,教育工作者,教育老师,因为他们非常稀缺这方面的观念和概念,特别是抑郁症,严重影响到孩子们的身体健康生命安全,但没有多少老师有抑郁症的正确知识的储备。

同样,很多家长并不了解自己的孩子,更难理解自己的孩子,更不知道孩子的心理精神疾患,不知道抑郁症为何物。

罹患抑郁症的胡鑫宇,本应该进医院治疗,但事实上什么都没有。胡鑫宇的病征,是典型的抑郁症表现:

“睡不好”——失眠,入睡困难、早醒、醒后再难入睡、不愿起床等

“吃不好”——食欲减退、饭量减少

“无力感”——注意力难以集中、记忆困难,多门课程成绩靠后甚至垫底

“无望感”——经常躺在床上发呆,多次在书本、笔记本上写下痛苦的、负面的文字,如“吐了,新环境真的难适应,我这内向的性格真烦”等等

“无助感”——孤独苦痛,得不到应有的帮助,无论是来自老师还是家长

比如2022年9月27日,他曾与其母亲三次通话,共43分54秒,哭诉不想读书而想回家,但是母亲自己根本就不懂“抑郁症为何物”,错失了让孩子休学看病治疗的机会。

▲胡鑫宇笔记(图/网络)

更重要的,就是胡鑫宇自缢前通过录音笔留下的两段录音,清晰表达了自杀的念头,“我今天已经有点不清楚了,现在我好想去死,感觉已经没有意义了”。

要知道,反反复复想自杀,就是重症抑郁症的最典型的表现。

真的非常遗憾,如果家长或相关老师具备抑郁症的基本知识,胡鑫宇完全是可以挽救回来的,因为抑郁症是可逆的,对症下药甚至住院治疗,是完全能够治疗痊愈的。

4

在案件发展过程中,我曾多次说过,胡鑫宇同学大概率是因为重症抑郁症而自杀。至于网传网猜的“他杀奇案”,概率不是没有,而是极小。

任何事件,在没有定论之前,“概率思维”是重要的逻辑思维。拿极小概率事件“认死理”,往往就不是个“理”。

相信“阴谋论”的,并不认真地去研究胡鑫宇罹患抑郁症的种种典型表现,包括他陆陆续续写下的那些“消极厌世”的文字,而是大量接受由“阴谋论”所投喂的信息,把自己关在“信息茧房”里,从而越来越相信背后有不可告人的重大阴谋。

由于公信力普遍缺失,“塔西佗陷阱”越挖越大,公权力无论干好事还是干坏事,说真话还是说假话,公众都认为你是干坏事、说假话。

“塔西佗陷阱”也让“阴谋论”有了越来越广阔的天地。

“围观促进进步”,不能怪围观的百姓发出质疑的声音,没有质疑是不行、不可能的,不断质疑也在很大程度上推动了对该案件的重视;但是,过度解读、瞎编造谣、胡说八道的“阴谋论”甚嚣尘上,那并不是真正的质疑。

有的“名人”的胡说八道,说什么连夜把人送到上海,花几个亿拿取他身上的“零件”,这真是一点常识都没有,让人哑然失笑。

喜欢“造谣”的这些人,大多就是为了博眼球、赚流量,从而倾注最大的恶意想象,他们压根儿不知抑郁症为何物。

5

遗憾的是,我们的“信息发布软实力”普遍极差,教育系统、政法系统尤其差,更别说是江西铅山这种县级的地方了。

这次新闻发布会提到,“对粮库进行了走访,并对全部建筑物内部开展了搜寻,也对粮库旁的玻璃厂废弃厂房进行了搜寻,但胡鑫宇尸体缢吊地点位于院内约9300平方米树林区域内,未搜寻到位。”

这种基本废弃,又没有完全废弃,只有个把人值守、占地面积巨大的“粮管所”大院,恰好是个人自杀而难以被发现的“绝佳”之地。

▲从胡鑫宇生前所住的宿舍楼附近,远眺其遗体被发现的粮库树林。(图/网络)

但已知的信息,此前在“发现缢吊”的通报里没说清楚,甚至没有提到“粮库”,这就是一个“不能服众”的严重问题。

而在这次发布会上,竟然没有出现“抑郁症”这个关键词,这也是不可想象的。

这次发布会,本应该有一位熟悉抑郁症的医学专家(法医也行)参与,详细介绍胡鑫宇的种种异常表现和抑郁症相关的情况,而不是官员从头说到尾。

信息发布不全面、不及时、不精确、不到位,也让“塔西佗陷阱”越来越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