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会“谴责社会主义”投票 结果令很多人吃惊

当地时间2月2日,美国国会众议院发起了一项让很多美国人感到惊讶的投票。

因为这项投票并不是寻求解决美国社会面临的那些棘手的问题,比如通货膨胀、枪支暴力、毒品泛滥等等,而是要求400多名众议院议员去谴责“一切形式的社会主义”。

然而,有100名美国民主党党籍的众议员,要么投了反对票、要么选择弃权,这也让他们立刻被扣上“背叛美国”的大帽子。

从美国主流媒体的介绍来看,这个要求“谴责社会主义”的决议案,是由众议院的一名共和党议员于1月25日提出的,然后在2月2日在众议院以328票支持、86票反对、14票弃权获得通过。


这个决议案的内容相当无厘头,基本上就是把社会主义大骂了一通,称社会主义的意识形态最终会走向共产主义制度,并要求美国国会不仅要谴责“一切形式”的社会主义,还要反对在美国实施“社会主义政策”。

有持反对态度的美国左翼媒体就吐槽说,当下美国社会还有诸如大规模枪击案、警察过度暴力和房租医疗费用过高等一系列问题亟待解决,国会忙着去搞这种“谴责社会主义”的投票,是在浪费美国纳税人的时间和金钱,而且这项投票中对于社会主义的攻击,比如给予人们虚假的希望、将权力集中在少数人手里等等,用来形容资本主义更为合适。


尽管这个“谴责社会主义”的决议在美国众议院获得通过,本身并不令人意外,但总计100名民主党议员在表决时投出反对票或弃权票,还是很吸引眼球的。

虽然这100名议员立刻就被共和党一方扣上了“背叛美国”、“支持社会主义”的大帽子,但从这些议员们的回应来看,他们当中多数人并不是因为支持社会主义才这么投票的,不少人甚至还公开表态他们也反对社会主义制度。


那为什么他们不支持这个决议案呢?

原来,美国民主党政客为了给自己获取更多的政治支持,过去这些年一直推动增加美国政府的财政开支——尤其是社会福利开支。而共和党为了打击民主党,便将这种做法直接贴上了“等同于社会主义”的标签。

所以,部分不支持这个决议案的民主党议员就表示,他们也反对社会主义,但这个决议案的内容并没有说明到底什么才是社会主义,并没有给出具体的定义,有寻求将美国政府的社会福利政策扣上“社会主义”帽子的嫌疑,所以他们不支持。

同时,由于共和党和民主党正在就提高美国政府债务上限的问题进行政治互撕,其中共和党就要求民主党议员和民主党籍的美国总统拜登必须同意大幅减少财政开支,所以有民主党议员就认为,共和党一方是想通过搞这么一次投票来给民主党施压,让民主党放弃被共和党视作“社会主义”的一些福利政策。


另外,也有反对该决议的民主党议员表示,欧洲的一些美国盟友国家实行的是西方的
“民主社会主义”制度,并不是古巴、苏联、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一些对美国友好的国家也存在合法的社会主义政党,但该决议等于是将美国的盟友和友邦也都视作是需要谴责的对象。

当然,也有一些投反对票的民主党议员本身是支持社会主义的,认为社会主义才能让美国变得公平,而不是把财富集中到少数人手里,但这些人其实是这100名反对和弃权议员中的少数。美国民调机构“皮尤”2019年开展的一项调查就显示,有55%的美国受访者对社会主义持负面看法,对社会主义看法积极的为42%。而对资本主义看法积极的则多达65%,看法消极的则仅为33%。


不过,一心想给民主党扣上“社会主义”帽子的共和党,可不在乎这些细节。众议院的共和党籍议长麦卡锡就在一则帖子中煽动说:太可怕了,居然有100名民主党议员拒绝谴责社会主义。


亲共和党的福克斯新闻网更是援引其他共和党议员的说法称,这项投票是对民主党内的那些“社会主义分子”的“引蛇出洞”,让他们都暴露出来了。


但不少吃瓜的美国网民却认为,麦卡锡和共和党在这事上的做法不仅非常低级,更让人想起了上世纪四五十年代美国社会针对异见人士进行政治污蔑和迫害的“麦卡锡主义”。

而在众议院议长麦卡锡那则攻击那100名民主党议员的帖文下,有不少获得大量点赞的网民留言就写道:这是麦卡锡主义式的构陷,是新麦卡锡主义,是麦卡锡主义2.0。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就在这项投票开始前,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曾刊登了一篇文章,大意是美国两党不去想着尽快解决债务上限问题,以此增强美国的竞争力,而是只顾着搞政治互撕,会让中国这个美国的“竞争对手”看笑话的。


但这篇文章的作者不仅高估了美国国会里那些政客的素质,也高估了美国如今的政治格局。而且随着美国国内政治越发极端化和分裂,国力的衰退和道路自信的消逝,这种“打倒美国政府内部走社派”的狭隘操作,恐怕只会越来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