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买特斯拉的真实故事:惊心动魄的不幸遭遇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我跟我太太经历了惊心动魄的不幸遭遇,我们的遭遇不代表其他人也都会有此经历。我写此文作为分享,只是让大家了解有这样一个事件发生,谨此借鉴。

2022年的最后几天,我家买了一辆全新的特斯拉车。我对太太上班独自开车不放心,考虑到她的安全,特斯拉的口碑不错,又听到很多的广告宣传,就打算给太太买一辆。

我与太太去了帕萨迪拉特斯拉销售部,试了车,被销售员热情的介绍说动了心,当即签下合约,花了67440美元买了一台特斯拉型号Y。新年即将开始的前两天,我们兴高采烈等来了特斯拉运车部门的电话,拿到了一部深灰色车。

太太开车上班,我每天早上站在车库里看着她驾着特斯拉平平稳稳地出门,下午听到家里车库门开启的声音响起,赶出门迎接她平平安安到家。我为家里拥有一台漂亮、安全、可靠的特斯拉车感到欣喜。

1月25日下午,我突然接到太太着急的电话,她慌张地在电话中对我说:“你在哪?赶快回来,车子出大事了。”我不知发生了什么,问她怎么回事,她说她开车离家门不到100米的交通路口,特斯拉车的电子屏幕突然黑了,很快发出嘎嘎的声音,她吓得不知所措,在路口紧张得不知道怎么办,在慌乱中好不容易把车开到家里车库,可是车子不能熄火,响声反而越来越大。

我感到奇怪,这部新车只驾驶了130英里,怎么可能出这种怪事?我急忙从外面跑回家来。

我没开过特斯拉车,马上找了两位家里有特斯拉车的朋友,按照他们的建议设法重启电脑,可是无论怎样做,都无济于事,无法重启电脑,关不掉引擎,汽车继续在吼叫。朋友发给我特斯拉维修部门的电话号码,我和太太分头焦急地分别打电话给特斯拉不同部门和帕萨迪拉销售部门。

时间过去了半个多小时,没有任何一个部门接听电话。车子声音时小时大,有时车身还会抖动,发出奇怪地吼叫声,我和太太吓得躲得远远的,实在担心车子在车库里爆炸,造成家毁人亡。

我无计可施,只好开着家里的旧车去帕萨迪拉销售部求救。我驾车从210高速公路奔往帕萨迪拉,下班高峰堵车,我心急火燎,心里很恐惧和担心,生怕太太在家里出事,房子被炸毁,因为那个声音太可怕了。

到了帕萨迪拉销售部,我急忙跑进去,好几位销售人员站在里面聊天,没人接电话,也不理睬我。我一下气了,吼道,我家特斯拉出了问题,打了很多次电话,一个多小时,为什么没有人接听。

一位销售员听了我的叙述,告诉我说,车子是不会爆炸的,随后帮我发信息给了路边服务部门。路边服务部打来电话,问明了情况后告知我45分钟后,会有人到我们家拖车。

天黑了,我们担惊受怕了近2个小时,终于盼来了拖车。特斯拉车在轰隆隆的叫声中被司机拉上了拖车。

第二天下午,特斯拉修理部门来电话,我们被告知不知什么原因,车子的冷却系统的零件掉了,不能制冷,把汽车的计算机烧坏了。需换制冷机和电脑。我问维修需要多少钱?修车师傅说,两万五千美元,在保质期间是免费的。

太太说,一部刚买来的新车,才开了几次,就出了这种状况,她已经被吓得魂飞魄散,她不敢再开特斯拉了,要求把车退掉算了。

也许这只是偶然事件,我们不走运,给撞上了。是否以后会再出问题,我们不知道。太太不打算在车子修好后再开特斯拉,提出退车的请求。电话被转到特斯拉运车部门,接听电话的女人说:车子已经是你们的了,修好后,你们自己去卖掉。太太说,新车出问题,我们怎么卖?车子留在你们修车部门算了。

那女人说,她们会让拖车公司把车拖走,你们不仅要出拖车费,还需出每天的保管费。太太要她提供投诉电话,女人说,公司没有该部门。我们无可奈何,只好在几天后,把修理过的车子重新开回了家。

新年伊始,便遭此不幸,我们发给特斯拉有关部门提出退车的请求,没有人理睬。特斯拉,那颗曾经照亮我心的新星,经历过可怕的遭遇和如此不讲道理的对待后,它在我的心里留下了灾难性的抹不掉的阴影。

我的一位亲友听说了我们的可怕遭遇,对我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特斯拉没有退车的政策,这次经历很可怕,会在你们心里造成长期的阴影,认赔算了,把车卖掉吧。我对特斯拉不再感到安全了,特斯拉不理睬,我能怎么办呢?

昨天,在文学城看到一篇文章,“特斯拉新车开到方向盘掉落下来,吓坏了Model Y车友。”我们的经历不是更可怕吗?!

结语

清晨醒来,我在想,我们应该做“哑”裔,还是该对特斯拉发声,说:不!为下一位可能的受害者站出来讨回公道,特斯拉,顾客的安全不容忽视;我们的生命不能够被你们追求经济利益所左右!

作者黄宗之

生于1954年11月8日,祖籍衡南县泉溪镇杨浦滩,系本文传主黄健(1913—1995)之子。医学硕士。曾在衡阳市城北医院(现衡阳市中医正骨医院)、衡阳市立医院(现衡阳市中心医院)、衡阳医学院(现南华大学医学院)工作。

1995年6月赴美留学,曾任欧洲某生物制药公司美国分公司研发部科学家,工作至2022年初退休。美国洛杉矶华文作家协会会长,北美华人作家协会理事,《洛城文苑》《洛城诗刊》副主编,《世界华人周报》文学版和综合版主编。与夫人朱雪梅合作出版六部长篇小说,个人署名发表一部长篇小说,另在《北京文学》《小说月报》等杂志及美国华文报纸发表二十余篇中短篇小说、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