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五巨头“最惨一季”:赚钱变难 裁员继续

深燃(shenrancaijing)原创

作者 | 王敏

编辑 | 金玙璠

不出意料,裁员潮下,硅谷科技巨头们接连交出了不太好看的财报。

北美东部时间2月2日,亚马逊、谷歌母公司Alphabet、苹果集中发布2022年四季度(自然季度)财报,加上此前已经披露该季度财报的微软、Meta,这个财报季,硅谷五大科技巨头的成绩单已经集齐。

去年三季度财报发布后,硅谷几大科技巨头就因业绩表现不及预期,集体股价下跌,并在四季度掀起了裁员潮,一个月内,单是Meta、亚马逊就裁员2万余人。对于四季度财报,市场此前对于业绩下滑已经有所预期。

根据最新财报,2022年Q4期间,五大科技巨头的营收增长均没有超过10%,净利润都处于下滑态势。财报发布后,除了Meta的股票回购计划提振市场信心外,其余几大巨头都遭遇了不同程度的股价下滑。

至于下滑的原因,五大科技巨头都提到了美联储加息、美元走强的影响,以及宏观经济环境面临衰退风险,导致各行各业需求下滑造成的业绩压力。

悲观预期之下,进入2023年,五大科技巨头的裁员潮还在持续。仅仅1月,微软、Alphabet、亚马逊三大巨头,裁员规模就达到了4万人。自去年四季度以来,五大巨头中,除了苹果,其余几家披露的员工遣散费(包括已经产生或即将产生的费用)共计47亿美元。

曾经因疫情导致互联网行业需求大幅上升,科技巨头们营收大幅增长,人员规模也快速扩张,然而,2022年下半年以来,巨头们都在战略收缩、精简成本、提升效率,2023年,科技巨头们更是默契地将主调定为“降本增效”。

01.财报季,五大科技巨头赚钱变难了

对比五大科技巨头的营收来看,2022年第四季度期间,亚马逊营收最高,达1492.04亿美元,其次是苹果(对应2023财年第一财季财报),营收达1171.54亿美元,Alphabet、微软(对应2023财年第二财季)、Meta分别位列三至五名,营收分别为760.48亿美元、527.47亿美元321.65亿美元。

营收越高,并不意味着越赚钱,五大科技巨头在四季度的净利润排名依次是苹果、微软、Alphabet、Meta、亚马逊,净利润分别为299.98亿美元、164.25亿美元、136.24亿美元、46.52亿美元、2.78亿美元。

深燃制图

对比来看,五大科技巨头中,只有苹果营收同比增速有所下滑,其余都处于正增长态势。不过,危险的信号是,其净利润增速同比均出现不同幅度的下滑,还有一些数据创下了增速下滑记录。

其中,亚马逊营收增速为9%,净利润受投资电动汽车亏损的影响,下滑最严重,达到98%,是2014年以来的最差盈利季度。

Alphabet的营收同比仅增长了1%,基本持平,但净利润同比大幅下滑了三分之一。这已经是Alphabet连续三个季度净利润下滑。

微软四季度营收增速仅为2%,创下了2016年以来的最低季度营收增速,净利润同比下滑了12%。

苹果因为iPhone销售乏力,营收同比下滑5%,是2019年以来首次出现下滑,利润也同比下滑了13%。

Meta营收相较去年三季度的同比下滑4%,变为同比上升4%,释放出了一些积极信号,另外,在宣布400亿美元股票回购计划后股价一度大涨,被认为是止住了颓势,但净利润同比下滑超过了50%,也是事实。

在这些科技巨头中,谷歌和Meta是两大“广告巨头”,广告收入分别为Meta、谷歌贡献了超过了95%、80%的收入。

广告是宏观经济的晴雨表,四季度期间,这一行业市场需求依然保持着疲软态势,两大“广告巨头”的表现都不太理想。

Meta的广告业务四季度营收312.54亿美元,同比下降4%。其中,衡量向用户展示广告数量的广告展现量(Ad
impressions)增长23%,而当季单位广告价格下滑22%。

Alphabet旗下谷歌的广告业务,数据同样也在下滑。财报显示,四季度谷歌广告收入为590.42亿美元,同比下降3.6%,低于华尔街预期的604亿美元。自2020年疫情爆发时出现首次下滑之外,这是近年来,谷歌广告收入第二次出现下滑。

作为传统零售巨头,亚马逊近两年也正通过加速拓展广告业务,以降低对于零售业务的依赖。相对两大广告巨头,亚马逊的电商广告由于基数较小,一直保持着高增速,在四季度期间,同比增长18.9%至115.6亿美元。

云计算业务,是亚马逊、微软、谷歌这三大云巨头业绩增长重要拉动力量,但云业务增速放缓,也是它们不得不面临的困境。

其中,亚马逊的AWS云服务业务,在以往为亚马逊贡献了大量经营利润,但这一次呈现了增速大幅度放缓的态势。财报显示,四季度期间,AWS云业务部门的营收达到213.78亿美元,相比去年同期的177.8亿美元同比增长20%,而去年三季度的增速是27.5%。

亚马逊CFO布莱恩·奥萨维斯基在财报会议中提到,AWS云业务增速的放缓,是因为在宏观经济低迷的背景下,客户对业务支出有优先级考量。举例来说,随着抵押贷款业务量的下降,相关金融公司对于计算存储、计算能力的需求也会相应下降。

四季度期间,微软的智能云成为亮点,营收为215亿美元,同比增长18%,营收占比为40.8%。其中,备受关注的Azure云计算服务营收增速增长了约31%,不过,这一增长引擎增速同比下滑了4个百分点,已连续四个季度增速放缓。

微软的四季度业绩下滑,主要是受个人业务的拖累。个人电脑市场的萎缩,导致微软包括Windows、Surface设备和Xbox等业务的个人计算部门出现约19%的同比下滑。

谷歌云业务第四季度实现快速增长,营收同比增长32%至73.15亿美元。不过,谷歌的云收入同比增速正逐季回落,2022年前三个季度分别增长43.8%、35.6%和37.6%。

至于以C端硬件产品为主营业务的苹果,这次无论是收入占比最大的iPhone业务线,还是Mac、AirPods等可穿戴设备,销量全部都出现下滑。其中,受产能影响的iPhone,以及耳机、手表等可穿戴配件,同比增速均下滑了8%,Mac因为新品发布节奏被错开的问题,销售额同比下跌29%。

02.硅谷巨头们继续裁员降本

综合而言,科技巨头财报承压,都离不开2022年美联储加息、经济衰退风险等外部因素的影响。

比如,面对营收、净利润的双下滑,苹果CEO库克表示,虽然供应链受疫情影响导致新品供应减少,也导致了iPhone销量的下滑,但是2022年Q4受宏观经济环境影响,原本就是消费电子的寒冬,市场对于手机等设备的需求也有所下滑。此外,还有一部分原因就是美联储加息之下,美元走强带来的汇率影响。

科技巨头们的财报会议上,也都提及了应对宏观经济环境挑战的思考。逆风之下,优化成本、提升效率已成共识。

微软CEO萨提亚·纳德拉指出,通货膨胀对全球经济都会造成影响,问题在于这种影响的程度如何,当前的宏观经济逆风下,要优化工作流程、节约资金,再将节约下来的资金再次投入工作之中,形成正向循环,要做的关键之一在于在该阶段获取市场份额、建立并提高用户忠诚度。

谷歌CFO露丝·波拉特认为,大环境的挑战仍将持续,希望通过不断创新帮助广告商改善成本结构,创造长期的可持续价值。Meta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称,公司2023年的管理主题是“效率年”,Meta“专注于成为一个更强大、更灵活的组织”。

此前十年,科技巨头们一直处于上升的螺旋中,尤其是疫情前两年,加速了互联网业务发展科技巨头们快速扩张。

据统计,2020年上半年,苹果、微软、亚马逊、谷歌母公司Alphabet、Meta的营收都保持着增长态势。在2020年全球新冠疫情及广泛经济危机的背景下,这五家以及特斯拉和英伟达七大美国科技巨头的总市值,反而增加了3.4万亿美元。

增长的同时,是大幅扩张。据统计,Meta截至2022年9月底的员工规模是8.7万人,和疫情之前比,几乎翻了一倍。2022年,谷歌和微软的员工总数一度都同比增长超过20%。亚马逊人员规模在2022年一季度达到近三年的高峰,为162.2万人。

然而,自2022年以来,市场需求在下降,行业竞争加剧,科技巨头增长出现疲态,战略调整迫在眉睫。

科技巨头们最直接的调整,便是优化架构、精简人员。最新的财报中,除了苹果外,其余四大科技巨头均披露了自去年四季度以来的员工遣散费,共47亿美元。其中,微软表示将因遣散费产生8亿美元的费用;谷歌预计,相关费用预计在19亿美元至23亿美元之间;亚马逊的遣散费支出达6.4亿美元;裁员13%、约1.1万员工的Meta,遣散费用已达9.75亿美元。

科技巨头“遣散”的重点对象是职能部门以及没有发展前景和盈利希望的部门工作人员。

其中,微软于1月18日宣布将裁员1.1万人,约占员工总数的5%,据了解,裁员重心在一些工程单位和人力资源。两天后,谷歌宣布将在全球范围内裁员近1.2万人,占其全球员工总数的6%以上。彭博社指出,谷歌此次裁员会影响到整个公司的团队,包括招聘和部分公司职能部门,以及一些工程和产品团队。

去年四季度就曾大幅裁员的Meta和亚马逊,今年依然没有停下脚步。

根据此前Meta高管对外透露,去年Meta的万人裁员中,一半是业务职位,一半是技术职位,整个招聘团队有一半人被裁。负责虚拟现实和元宇宙相关项目的Reality
Labs部门也进行了大幅调整,停止了智能手表的研发,进而集中在AR眼镜的研发上。到今年,扎克伯格指出,Meta还将削减部分中层管理人员以进一步降低成本、提升效率。

去年12月,亚马逊被曝的万人大裁员,主要集中在了硬件部门。今年刚开年,亚马逊CEO安迪·贾西就发布声明称,将继续裁员,有多个团队受到影响,大部分裁员涉及亚马逊商店与人员、体验和技术(PXT)部门,将超过18000名员工,亚马逊计划从1月18日开始与受到影响的员工沟通。

除了精简人员,Meta、微软也已经开始缩减办公室规模,分租现有办公楼,并对一些办公楼取消续租。

03.科技巨头们,何时真正回暖?

2023年开年,科技巨头们将优化成本提升效率当作主调,而且对这轮寒冬将会持续多久,还没有答案。

亚马逊、微软对于一季度给出的业绩指引依然低迷。苹果自2020年疫情以来,已经连续多个季度不再发布业绩指引。Meta在降本增效后,业绩指引或好于市场预期,但也是因为从元宇宙重回现实,控制成本和支出。

市场对于宏观经济衰退的担心并未减弱。

“美国非农就业人数激增会带来一个关键问题,民众收入用于消费进而推升通胀;或者是企业发现员工和存货太多,需要大举裁员并削减库存。如果是后者,将看到经济突然的刹车”,美国经济学家劳伦斯.萨默斯表示,现在的关键问题是,通胀率是否会快速下降,如果通胀保持黏性,将使经济软着陆这一观点更具挑战性。

美国银行策略分析师Michael Hartnett认为,美股的涨势已接近尾声,衰退正慢慢逼近,
“当下最大的风险在于通胀再次升高,且美国经济在2023下半年面临更深的衰退。”

面对宏观环境的不确定性,科技巨头们除了降本增效,并没有放弃寻找新的投入点。微软、谷歌以及Meta对于AI的重视程度大幅上升,人工智能聊天机器人ChatGPT走红后,带动生成式AI大火,AI更是成为这次各家财报会议上的高频词。

微软在1月宣布向ChatGPT开发者OpenAI追加投资数十亿美元,其CEO萨提亚·纳德拉表示,将关注投资AI新动向,“我个人认为AI未来的应用程序将与2019年、2020年时完全不同,AI将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此前,他也提到,微软正在迅速推进OpenAI的工具商业化,计划将包括ChatGPT、DALL-E等人工智能工具整合进微软旗下的所有产品中,并将其作为平台供其他企业使用。

面对微软与OpenAI的深度绑定,谷歌在积极跟进与追赶,不断测试AI新产品。谷歌CEO桑达尔·皮查伊表示,该公司将在未来几周或几个月内推出自己的人工智能(AI)语言模型工具。

扎克伯格也不否认生成式AI是一个非常令人兴奋的领域。他指出,Meta今年最为关注的两个领域,一个是提升效率,另一个就是新产品方面的生成式AI,利用新技术,尤其是大型语言模式和扩散模型,生成图像、视频、3D
虚拟人像等。目前来看生成图像、视频和互动聊天的成本还比较高,可能从不到一美分到几美分不等,今年面临的挑战也是如何降低成本,让运营更加高效,提高用户基数。

亚马逊和苹果虽然在AI能力研发上没有走得那么快,但是ChatGPT已经被亚马逊用于许多不同的工作职能中,包括回答面试问题、编写软件代码和创建培训文档等。库克在财报会议上也表示,未来人工智能将影响该公司的一切业务。

宏观环境逆风持续,加息以及经济衰退的风险尚未减弱。可以预料的是,科技巨头短期内实现业绩回暖很难,不过,五巨头的市场地位毋庸置疑。巨头们持续降本增效,更是为了守住基本盘,“熬”过这个冬天,等待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