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时间过去,归化给中国足球留下了什么?

” 我很骄傲做出回归中国的选择。”

2019 年初,21 岁的侯永永作为首批归化球员回到中国,把中超球队北京国安作为落脚点。

和他一同回归的,还有同是中国血统的李可。

2019 年初,侯永永加盟北京国安。图片来源: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

外表俊俏的侯永永,自一开始就受到外界极大关注和期待。当然不仅源于帅气的形象,还有不俗的成长履历。

16 岁在挪超豪门罗森博格队上演首秀、多次入选挪威国字号青年队、与厄德高和阿热被称作 ” 挪威三杰 “、荣获挪威足球天才少年奖
……

对于青黄不接的中国足球来说,他显然是不可多得的青年才俊。

侯永永加盟北京国安海报。图片来源: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

四年之后,侯永永离开北京国安,以自由身重返挪威次级别联赛球队兰黑姆。

” 自上一次离开后,我就一直怀念球队的更衣室和俱乐部文化。再次回来感觉很棒,很有趣。”
在球队的官宣视频里,侯永永伴着熟悉的标志性微笑说道。

挪威次级别联赛球队兰黑姆宣布侯永永回归。社交媒体截图。

受伤病等因素影响,侯永永回归中国之后的表现并不如预期,出场数少得可怜,上赛季只替补出场过 1 次,2021
赛季则是整赛季缺席。这样的表现,更不要说入选国足。

预想与现实的巨大落差,不仅仅出现在侯永永身上,对于中国足球来说也是如此。

兰黑姆官宣视频截图。

幻想

除了北京国安之外,四年前中国足坛另一大归化主力是广州队。后者主要助力于把近 5 年中超联赛中的优秀外援,转化为国足征战世预赛的 ”
外援 “。

埃尔克森摇身一变成了艾克森,费尔南多成了费南多,阿洛伊西奥成了洛国富,阿兰还是阿兰,加上有着中国血统的入籍球员蒋光太 ……
场面相当震撼。

不可否认,” 归化军团 ” 给中国足球带来了一丝希望和幻想,毕竟都是实打实的即战力。

李可加盟北京国安海报。图片来源: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

初回中超的李可,成为北京国安队中场的一大屏障。在 2019 赛季前 8 轮比赛中,李可不但有 2 球入账,还场均贡献 4.1
个抢断,为国安队内第一、中超第二。在当时所有中超后腰球员中,李可场均 7.35 分排在第一。

艾克森、阿兰等球员更不用说,在亚冠和国内赛场早已证明过自己,被重金引入中超之前,也是欧洲联赛冉冉升起的新星。

归化国脚艾克森。中新社记者 骆云飞 摄

现实

伴着归化浪潮和又一次冲击世界杯的雄心壮志,2019 年夏天,” 二进宫 ”
的里皮,率领着更新换代后的国足出战卡塔尔世界杯预选赛。

说是更新换代,但其实还是一群 87、89
年龄段的老将担当主力,大多年轻球员担任替补。艾克森和李可两名率先完成归化的球员,进补到国足阵中。

0:0 菲律宾,1:2 叙利亚,国足 40 强赛出线形势岌岌可危,带不动国足的里皮赛后猝然辞职。

国足前主帅里皮。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转到李铁接手国足,归化球员阿兰、蒋光太进一步增补,国足有惊无险晋级到 12 强赛,还陆续迎来了归化球员洛国富和费南多。

但关于归化球员的使用,引发了不小争议。

直到 12 强赛阶段第 4 场对阵沙特,下半场阿兰、洛国富、艾克森接连替补登场之后,国足才首次出现 4 名归化球员齐上场的画面,最终
2:3 憾负。

而后归化球员获得了更多的出场时间,但在生死存亡的比赛中,国足 1:1 战平阿曼,基本失去了出线的希望。不过,之后意外 1:1
逼平澳大利亚,又保住了微弱的希望。

这也算是这批归化球员,为国足在比赛中做出实质贡献的短暂高光时刻了。

阿兰庆祝进球。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在李铁场外风波的发酵之下,李霄鹏接任李铁成为国足主帅。战斗力刚有些起色的国足,经历了一番动荡,伴着渺茫的出线希望,在最后四场 12
强赛中一泻千里。

从李铁带队征战 40 强赛下半程,到李霄鹏带完 12 强赛最后 4 场。4 名归化球员并未起到想象中的作用。

仅从稀稀落落的出场数据就能体现出——

艾克森首发 8 场、替补出场 2 次,仅贡献 1 粒进球。蒋光太首发 10 次。

阿兰仅首发 4 次,替补出场 6 次,打进 3 球。洛国富仅首发 3 次,替补出场 2 次,打进 1 球。

费南多持续以伤病为由挂免战牌,从未为国足出战过。李可也因为伤病,无缘国足 12
强赛阶段比赛。高拉特虽然入籍,但不具备为国足出战的资格。

总的来说,在 12 强赛关键阶段,真正担当主力的归化球员只有艾克森和蒋光太二人。

世预赛亚洲区 12 强赛中,艾克森 ( 右 ) 与对手拼抢。

此前有消息称,仅 2019 年,广州队就曾为高拉特、阿兰、艾克森、费南多、洛国富、蒋光太这 6
名归化球员,支付转会费、工资、安家费高达 8.7 亿元。

归化的巨额花费与低使用率、回报率实在不成正比。

缘灭

随着首批归化球员侯永永离开北京国安,目前还在中超联赛效力的归化球员仅剩蒋光太和李可,但综合一些情况来看,李可离开或许也只是时间问题。

而蒋光太依旧留守中超,是因为有上海海港这样为数不多的稳定球队作为支撑。

费南多、高拉特、阿兰、艾克森等球员,在失去高薪保障之后便回了巴西。甚至有消息称,高拉特正申请恢复巴西国籍。

资料图:国足备战世预赛。张亨伟 摄

回头来看,4 年来的中国足球归化之路,并没有赶上 ” 天时、地利、人和 ” 其中的任何一个元素。

世预赛 40 强赛下半程和 12
强赛阶段受到疫情影响,国足长期不能在主场作战,加上长期的封闭集训,客观来说确实对竞技状态产生极大的影响。

除此之外,疫情对于国内联赛、俱乐部的冲击也相当之大,加之 ” 金元足球 ” 快速退潮,支撑这些归化国脚的一大因素荡然无存。

再加上大部分归化球员已经过了生涯黄金期,状态大不如前。

一系列的因素叠加之下,归化球员的效果大不如预期。

蒋光太 ( 右二 ) 在比赛中。骆云飞 摄

历时四年,中国足球归化浪潮 ” 缘起缘灭 “。伴着又一次世预赛 12 强赛阶段的崩盘,这一幻想也无情破灭。

命中注定也是规律使然,中国足球想要走出低谷,必须要踏踏实实地打好基础。砸大钱引入归化球员的日子,将一去不复返。

北京时间 3 月 23 日,国足将时隔近 4 年再次出战国际 A 级友谊赛,对阵新西兰。

轮回之中,中国足球的新一周期,又要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