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节后七天班,我真的已经精疲力尽

春节过后,连上7天班,让很多人都不在状态,甚至还有人提交了辞职报告;

为了缓解节后综合症,打工人也是想尽办法,比如组织办公室厨艺大赛;

不过于大多数打工人来说,经历两天调整后,最终还是会找回状态。

燃次元(ID:chaintruth)原创

作者 | 张 琳 曹杨 苏 琛

陶 淘 冯晓亭 谢中秀

编辑 | 惠鹏权

这个双休“拯救”了精疲力尽的打工人。

疲惫的春节过后,连上7天班,很多人都不在状态,过得无比煎熬。

每天挤在早高峰的地铁里,90后女生安娜看到了很多和她一样双目无神的打工人。安娜告诉燃次元,节后第一天,她感觉身体在办公室坐着,灵魂却还在路上;第二天,继续“游离”,刚计划的事情瞬间就想不起来了;第三天,开始“发奋图强”好好工作,却迟迟进入不了状态……

和安娜同感的年轻人不在少数。近日,#这班我是一天也不想上了#冲上微博热搜,评论区充斥着卑微打工人的呐喊声,“工作没完没了,天天加班”“老板又在给我画大饼了”“这班我是一天也不想上了,我明天就辞职”。

95后文案策划阿润真的在开工第一天就递交了辞职报告。阿润告诉燃次元,这一周自己大多数时间都在休息,整理此前被工作伤害的身心,也为新工作做好充电准备。

但对于大多数打工人而言,吐槽归吐槽,“这班,还是得上”。

于是,为了缓解节后综合症,打工人也是想尽办法。90后男生石头就跟同事们一起办了场办公室厨艺大赛,“大家各自带上从老家带回的特产和拿手好菜,在办公室一起聚餐分享,疲惫感在那一刻消失殆尽。”石头向燃次元表示。

本周小酒馆,燃次元找到几位年轻人,一起聊了聊他们的节后第一周。他们中,有人从节前加班到节后,没机会得节后综合症;有人因为客户延迟开工,而“被迫摸鱼”;有人节后狂补节前“欠的账”,一边焦虑,一边赶进度……

不过,两天的调整后,大多数打工人还是会找回状态,“满血复活,仍是最强打工人”。

01

年后第一个工作日,我辞职了

阿润丨27岁 文案策划

1月28日,年后的第一个工作日,我就向领导提交了辞呈,这份工作我实在是干不下去了。

我是2021年初加入这家公司的,干了快两年,一开始也是充满了希望和期待,致力于做出点东西。但在这家公司的两年,历经了三任领导,堪称动荡。而新换的这一位领导,直接导致了我和一些同事离职。

来源/视觉中国

2022年中,这位领导进入公司,一来便大刀阔斧地改革。对于我们来说,这些改革主要是改变考核标准,提高对工作的要求。我们收入的高低取决于领导打的绩效,所以最后的结果是工作越来越累,绩效却越来越低,收入也就越来越低。

刚开始,我还想着“适应适应”,也许这位领导锐意进取,会带领大家做出一番大事业来,但事业和成绩我没看到,压力是越来越大。

最后勉强“适应”了几个月,到2022年10月,我已经苦不堪言了,看到工作就愁眉苦脸,也丝毫提不起劲。我开始觉得这样不下去,我的生活、身心健康都难以为继,于是也开始陆陆续续地看起了工作机会。

到春节之前,也有一些新工作的沟通意向,虽然还未拿到手offer,但我心里有了底气,觉得就算离开这里,我的工作、生活也不会有问题。于是在节后的第一个工作日,我果断向领导提了离职。

现在,虽然节后开工已经七天了,但我一天都没去过办公室,就连提离职也是微信跟领导说的,领导非常爽快地就答应了。

这七天,我大多数时间都在休息,整理此前被工作伤害的身心。不用理那些烦心事,实在是令人神清气爽。

02

新年开工第一周,每天加班到零点

邦妮 | 32岁 编辑

大学毕业至今,近10年的时间,我一直从事文字相关的工作。

熬夜加班便成了“常规操作”,所以常人眼中“早9晚6”“双休”的工作状态,在我这里根本不存在。但可能是因为对文字的热爱,也可能是因为习惯了这种相对自由的工作时间,我一直还蛮享受这种工作状态的。

不过,看到刚刚过去的春节以及节后开工第一周的工作量,我不得不长叹一声“这工作我是一天也干不了了”。

其实春节期间工作是我们整个部门近3年的常态,大家虽有抱怨,并调侃“看春晚看出工伤”,但每个人都还是很认真的在“吐槽”,毕竟节后可以“苟”几天。

只是令我没想到的是,这个春节后的开工第一周,和往年大不相同。从开工后的周一算起,至昨天(2月4日),6天时间里,我一共编辑了5篇文章。

事实上,如果是工作时间编辑5篇稿件,也还可以接受。但好巧不巧,或由于人员变动,人手不足,不得不加班加点赶工;或由于是有热点事件,需要临时出稿……总归我是每天熬夜去完成这些编辑工作。

毫不夸张地说,2023年开年的第一个工作周,我每个晚上都是编稿到零点。

图/工作群 来源/邦妮供图

当然,可能会有小伙伴说,“6天5篇稿件,不是还留给你一天时间休息嘛”,但实际上,在没有编辑稿件的这天,我还需要和公司视频部的小伙伴一起外拍。

但抱怨归抱怨,身为“打工人”,终究要为自己的工作负责。这不,写完这句话,我又要去编辑新的稿件了。

03

和男友久别重逢,我却请不了假

苏苏 | 29岁 电影宣发

一直在赶工作进度的我得到了一个噩耗:领导拒批了我的年假申请。

这就意味着情人节那周,我和久别重逢的异国恋男友的旅行计划,就此泡了汤。我忽然失去了拼命工作的动力。

毕业以后,我一直在某电影发行公司做媒体运营,四年半过去了,行业历经了起起伏伏,而我的工作不是充斥着忙碌,就是充斥着提心吊胆。

早在疫情前的那两年,尽管影视行业已经被称为“寒冬”,但全国院线上映的影片依旧很多。我们公司才起步不久,一个人需要干多人的活,我会跟着主创路演,拍摄一些视频、照片,同时在线上做社交平台的宣发运营。

来源/视觉中国

2019年年末,我们公司初具规模,我终于可以只做电影社交平台运营的工作了。疫情来袭,使得院线电影进入了间歇性停摆,我的工作量又进一步减少。然而,工作的压力却并未就此减轻——我从担心自己被熬夜压垮,到逐渐担心自己失业。公司过段时间就裁人的动作,常让我害怕自己就是下一个目标。

如今,疫情后的影院好不容易恢复了往昔的热闹,作为一个相关从业者,我只是替影视行业感到欣慰,也觉得终于不用再时刻忐忑自己岗位不保了。然而,这也意味着节假日海量的工作再次袭来。

这不,对于普通打工一族来说,春节长假终于可以放松了,但却是我最忙碌的时候。我司接手了在档期上映的某部影片,让我陷入七天假期工作五天的繁忙:在抖音、微博和微信公众号上,我都发布了一些差异化的宣传物料,包括片花、观影活动抽奖等等。

假期过完之后,春节档影片的余温尚在,接下来的一周,我更是忙得像一个陀螺。本以为在这之后2月中旬是影片淡季,我终于可以稍微喘口气和男友休个假了,没承想年后公司突然有一位可以暂时代班的小伙伴离职了。领导也有几分抱歉地和我说,“最近有些特殊,暂时没法请假了。”

我能理解行业刚刚复苏、公司又亟需人手的处境,但作为搬砖人,我个人的特殊处境,显然只能默默牺牲——没法请假就意味着疫情后仅回过一趟国,如今已经与我长达两年多没见的男友,在特意请出一整个月的年假从美国飞回后,却无法和我完整地享受一周的假期时光。

这让我一时有些丧气,不太想工作了。

04

节前欠账节后还

安娜|28岁 公司法务

春节回来上班的这七天,我倍感煎熬。当我终于在deadline前,把节前“欠下”的工作交付的那一刻,我想起了自己念书的时候,寒暑假最后一天赶作业的场景,不能说像,只能说是一模一样。

我供职于一家专注于企业服务的法务公司,因为我们公司是业内头部公司之一,所以承接了很多大公司的委托,也因此加班成了我工作的常态。

尤其春节前,我几乎连着半个月每天加班到晚上10点,“双休”更是想都别想。我之所以那段时间这么拼,是因为已经三年没有回家过年,这个春节想好好休个年假,回家看望和陪伴下父母。但公司不会照顾你,工作总量丝毫没有减少,我只得没日没夜地加班,想提前五天完成工作回老家。

但紧赶慢赶还是有两份合同没有审完,但我假都请好了,车票也都买完了。我分别跟两家甲方公司的对接人打了个电话,想探探对方的口风,没想到人家早就开始休假了。于是,我们定好了节后交付的deadline。

我还特意将工作带回了老家,想着节假日期间抽空做下。结果一边是走亲戚见朋友占了大半时间,一边是心疼我的父母劝我换工作。为了不让父母担心,我骗他们说现在已经不那么忙了,工作电脑我也始终没敢从包里拿出来。

假期结束后,我又把工作原封不动地带了回来,但其实没关系,只要上班后保持正常的工作节奏,就能轻松交付。

但问题是我迟迟无法进入工作状态,第一天上班我整个人都是懵的,一整天脑子里都是“我是谁?我在哪?我刚才要干什么来着”。

我以为第二天就好了,结果第二天连坐在办公室都觉得煎熬,一会儿去附近的便利店买点东西,一会儿约同事下楼喝咖啡,简直像个多动症患者。

来源/视觉中国

接下来的两天,我都要焦虑中度过,简直有点度日如年的感觉。

直到第五天,我意识到再这样下去工作根本完不成,一边后悔不迭,一边加快工作进度。

我终于找回了工作状态,但时间真的太紧张了。我开启了“倍速”模式,进入到忘我的工作状态中,甚至连上厕所都能忍则忍,时间能省就省。

最后一天,我整个人基本处于精神分裂的状态,虽然保持着高效的工作状态,但整个人变得很暴躁,看什么都不顺眼。不过好在最后,我终于按时交付了工作。

可能是太久没有休过假,我这次的节后综合症特别严重,这一周太煎熬了,早知道还不如不休这么久。

05

开工了,又好像没开

北觅 | 26岁 文员

说个可怕的事,节后复工以来,我已经连上了8天班了,包括这个节后的第一个周末,我还是在上班。

我去年入职了一家电子厂,做文职类工作。每个月的假期只有4天,可以轮休但前提是和部门同事商量好工作安排。

复工后上班的这8天,可以说是我工作以来最轻松的一段时间,因为我们工厂生产车间的员工过了元宵节才陆续返工。这个周末,生产车间开始将机床预热,做了一系列生产前的开工准备,他们下周一才正式开工,所以我现在的工作,差不多就是“被迫摸鱼”。

这段时间,最忙的一天应该算是年初八复工第一天。按照工厂惯例,老板会到场发200元的开工红包。那天也是工厂文职类员工复工第一天,我们领了红包就开始工作了。而生产车间部门员工因为没到上班时间,所以领了红包就都走了。

来源/视觉中国

我需要整理年前未完成的订单,安排生产,但由于生产部门没复工,所以只是记录而已。有些客户得知我们复工后,过来下了一批订单,处理完这些后,好像就没工作了。

空闲时间太多,我和同事之间又几乎没有话题可聊,有些尴尬。因为办公室的几位同事,年龄都和我妈妈相仿,她们在聊家长里短,我也不好八卦掺和进去,但又不得不在被她们Cue到时礼貌回话。每天我都想着生产车间什么时候才复工,我宁愿去车间跟踪订单的进度,也不愿意在办公室里待着。

作为新人,我想问一下老板,既然生产车间还没复工,那我们文员复工又有什么意义,还不如一起放假。

但转念一想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工厂生产车间员工是按时按件计算工资的,而像我们这些办公文员,每月都拿的定额工资,老板自然是希望越早复工越好。至于我是在“工作”还是“摸鱼”,好像讨论的意义也不大。

06

用“办公室厨艺大赛”释放压力

石头|30岁 运营

因为工作原因,我今年没回家过年,从腊月二十九到大年初七开工,接着就是七天连班,没休息一天。

工作这么多年,其实自己也适应了这样的工作节奏,所以也没觉得很累。但节后第一天,办公室回来的小伙伴较少,想着大家可能还在休假,自己却没得休息,心里会有点小小失落。

看着手头各种表格和数据,我长长叹口气。因为自己对数据不是特别敏感,每个都需要仔细去算。本想第一天就把手头上所有工作捋顺,然后第二天全部弄完。结果我感觉很疲惫,脑子不在线,两天做完的想法也就破灭了。

闲聊中,有的同事说明天带土特产来办公室,有的说可以炒俩菜带来。我突发奇想,那就办个“办公室厨艺大赛”吧,每个同事都做道菜带来,中午一起聚餐。

下班后,我直奔菜市场,买了些蔬菜、海鲜和牛肉。

第二天早晨忙完工作,我就开始备菜。先是将买的蛤蜊和虾用热水焯熟,再调制了料汁,这样就有了两个捞汁小海鲜,然后我又做了道外婆菜炒鸡蛋和拿手菜小炒黄牛肉,最后还蒸了几个馒头。

图/丰盛的午餐 来源/石头供图

中午大家开饭的时候,丰盛得简直像是过年,鸡鸭鱼排骨样样不差。大家围坐一起,品尝着每个人不同的手艺,相聊甚欢。那一刻我的感受就是,美食能解决所有困扰。

同事们也纷纷表示,这样的聚会我们以后可以多来几次,不仅实惠而且吃得健康。还没吃完这一顿,我们都在期待第二届办公室厨艺大赛了。

酒足饭饱之后,我做完了之前遗留的所有工作。

每个人都有或多或少的工作压力,选择一种适合自己的放松方式才是最重要的。缓解下心情,继续前进,这或许就是每个职场人的真实写照。

*题图及部分内文配图来源于视觉中国。

*文中石头、邦妮、北觅、苏苏、安娜、阿润为化名。

*免责声明:在任何情况下,本文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