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tGPT揭开AI战幔:杀死黄页一样摧毁Google?

由人工智能公司OpenAI研发的人工智能聊天程式ChatGPT在横空出世三个月后,Google、Meta等硅谷的一众科技巨头纷纷拉响“红色警报”,纷纷在语言AI领域加注,推动AI竞赛愈发白热化,或许最先开打的“战场”便是大家几乎每天都使用的搜寻引擎。

微软在2019年向OpenAI作出第一笔价值10亿美元投资,
在AI竞赛的布局下了一步棋。去年11月推出以来,ChatGPT已经带来震撼,迅速成为全球使用最广泛的应用程式之一。根据瑞士投资银行上周三(2月1日)发佈的研究报告,该程式今年1月的月度活跃用户数已经突破1亿,现在是历史上增长最快的消费者应用程式。

作为一个语言人工智能模型,ChatGPT的表现让此前在市场上广泛使用的其它模型捉襟见肘。经过互联网中海量文本数据的训练,ChatGPT可以用对话般的语言回答用户提出的各种複杂的问题。它可以编写代码、创作诗和小说、写学术论文,甚至可以提供约会建议。美国大学都开始严阵应对学生论文以ChatGPT作弊的问题。

AI
聊天机械人ChatGPT 打Code、写情书轻而易举 比Siri更强大?ChatGPT|畅谈俄乌局势而不知道Mirror是谁 AI程式可取代Google?

另一方面,ChatGPT的强大功能似乎可用于互联网搜索之上。许多人认为,既然用户只需要把自己脑海中的问题直接输入搜索框,就能直接从AI获得通俗易懂的答案,为什么还要费劲心思把问题化作一个个关键词、点开一个又一个连结,然后在大量可能不相关的资讯中寻找自己想要的信息呢?

Gmail的创始人、知名创投公司Y Combinator的合伙人Paul
Buchheit亦预视,AI将取代传统的搜寻引擎。他在社交媒体上表示,像ChatGPT这样的人工智能聊天程式将像Google“杀死黄页一样摧毁Google”。

 

Paul
Buchheit在Twitter指,以AI搜索的效果会像由专业的人类研究员处理出答案:

 

引入ChatGPT的Bing搜寻器

媒体报道披露微软公司将在未来数年向OpenAI投资100亿美元,OpenAI将在新的超级计算机的支持下进一步升级模型、保持ChatGPT在同类产品中的领先地位,而微软则将ChatGPT程式融入微软旗下的搜寻引擎Bing、云计算服务Azure、Office应用程式等。根据彭博社整合的数据,这笔投资将会是微软公司迄今金额最大的投资项目。有报道指,微软将于下周更新Bing搜寻器,加入速度更快的ChatGPT-4。

在搜寻器大战中早已败予Google的Bing,如果引入炙手可热的ChatGPT,或许能打上一场迟来的翻身杖。

 

微软搜寻器Bing经常受到网民唾弃,揶揄Bing的网络迷因充斥:

Google在“数周或数月”内亦引入AI搜寻

作为最主要竞争对手、旗下拥有AlphaGo的Google,本身的人工智能实力也不容置疑。近日,多家媒体披露Google已向AI初创企业Anthropic投资3亿美元(该企业由OpenAI的两位前副总裁Dario
Amodei和Daniela
Amodei创办),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则指Google还在对一个类似ChatGPT的语言人工智能程式“Apprentice
Bard”进行测试,与只能提供2021年以前资讯的ChatGPT不同,Apprentice Bard能够就近期事件作出解答。

《纽约时报》指,ChatGPT的面世促使Google管理层发佈“红色警报”(Code
Red)。Google母公司Alphabet行政总裁皮柴(Sundar
Pichai)在上周四与投资者的电话会议中宣佈,公司会很快将自家的语言人工智能程式LaMDA纳入搜寻引擎中,“在未来数周或数月内”,用家可以用LaMDA“作结伴搜寻”。去年一名前Google工程师声称该程式“有知觉”而使其获得广泛关注。

ChatGPT突成投资热点 微软Bing引入应用 反击Google垄断地位

图为ChatGPT生成的对“人工智能能给人类带来什么?”问题的答案。OpenAI的在线聊天程式ChatGPT在12月首次亮相时引起了轰动。(Getty
Images)

皮柴还在会议中指,拓展“人工智能为消费者、我们的合作伙伴和我们的业务带来的不可思议的机会”将是Alphabet在2023年的最优先事项之一:“人工智能是我们今天正在研究的影响最深远的技术。”《纽约时报》报道披露,自去年12月以来,皮柴便参与制定Google的AI策略,重新部署公司多个部门的工作来应对ChatGPT带来的威胁。

同样被ChatGPT热潮推动的还有苹果公司(Apple)、Facebook母公司Meta。苹果公司将行政总裁库克(Tim
Cook)称人工智能是该公司的一个“重要焦点”,称其应用有可能“影响我们的每一个产品和每一项服务”。

Facebook母公司Meta近期也在其人工智能项目上投入了更多资金,并重新规划了数据中心的设计,以确保人工智能的研发工作负载能够得到充分的算力支持。

图为皮柴展示大型语言模型AI LaMDA的自然对话能力。(Google I/O影片截图)

老牌巨头难敌新创?

儘管ChatGPT仍然存在许多问题——包括可能提供错误信息、只能就2021年前事件给出回答、提供资讯存在偏见等等——但这个还在研发中的程式可能引发的颠覆性变革还是令业界警醒和反思:为什么这类创新没有诞生在Google在资金、人才和技术上有着压倒性优势的老牌巨头,而是在OpenAI这样的初创企业。

事实上,OpenAI从2015年诞生之初便与传统科技企业不同,是一个由包括特斯拉创办人马斯克(Elon
Musk)、PayPal联合创始人Peter
Thiel在内的一群科技界精英创建的非营利性研究机构,直到2019年才创办了一个营利性的子公司。

许多业内人士认为,与OpenAI不同,Google处于一种“典型的创新者困境”,这一概念由已故知名经济学家、哈佛大学商学院教授克里斯汀生(Clayton
M.
Christensen)提出,解释了在企业变得庞大的同时,往往失去了进入创新领域的能力,而较小的、具有颠覆性潜能的初创企业反而更具优势。

批评者指出,Google碍于现有的盈利模式,可能很难变革搜寻引擎服务。Google云服务(Google Cloud)的前总裁Amr
Awadallah解释称:“如果Google对你的每个疑问都给出完美的答案,你就不会点击任何广告了。”去年,数字广告在Google的收入中佔到80%以上。

Google前高管Sridhar
Ramaswamy亦称,对搜索内容提供直接答案,而不再将将用户引向Google提供的连结,会导致搜索次数减少:“如果我是经营1500亿美元业务的人,我会对这件事感到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