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树斌案幕后:警官含冤去世,真凶侠义公堂

郑成月去世的消息传出,很平静,平静到大家甚至都不知道,其实他5月5日就离开这个世界了,甚至大家还抱有疑问,郑成月是谁?

每一个平凡的人,都需要知道郑成月是谁。因为你无法保证自己的生命之中永远不会遭遇“溺水”之际,而一旦你的人生溺了水,只有郑成月这样的人民警察才会拉你一把。

郑成月的一生,就是“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铺路无尸骸”这句老话的缩影。

提示一下,以下为真实事件,情节虽然过于黑暗、曲折、离奇,小说都写不出来,但它铺展开来,就是事实。

1994年8月份,正值夏日酷暑,河北省石家庄市西郊的玉米地里,女性康某被奸杀。仅仅一个多月的时间,才20岁的青年聂树斌被带走,7个月后,该20岁青年聂树斌被枪决。整个过程充斥着两个字眼,“仓促”。如果非要再加两字字眼的话,我只能说,“诡异”。

这就是聂树斌,1995年他被认定为奸杀女性康某,执行枪决。

郑成月是什么情况呢?

可能是踩着七彩祥云出现的英雄,是上天派来的人物。聂树斌被枪决后三个月,郑成月意气风发的成为河北广平县公安局的一名刑警。年轻时候的郑成月真的是有一身本事,曾一个人擒住8名穷凶极恶的罪犯。人家都是刀口舔血的混人,而郑成月单枪匹马把贼窝掀了,说“英雄”一点也不过分。

正因为他有这样的一身本事,交到他手上的第一个案子就是重案“奸杀”,可偏偏就这么巧,这个嫌疑人王书金闻风逃掉了。郑成月不可能全世界去找王书金,他是刑警不是哮天犬,所以这事儿只能搁置。

仅仅三年时间,凭借屡屡立下大功,郑成月被破格提拔为副局长。说实话,照他这本事和速度,将来能成为市公安局局长都说不定。可偏偏这时候,那个奸杀后跑路的王书金被郑成月逮住了,也正因为逮住了这个王书金,郑月成的前程深陷沼潭,一步走“错”便全盘倾倒。

郑成月一身病痛,去世前的照片。

你可能看不懂了,抓住一个凶手,应该是再立大功,怎么就前程不保了?

王书金是郑成月在河南荥阳亲手抓获的,但在把他带回河北的途中,由于郑成月为人正直,不仅没对王书金暴力相待,还给他买了一只烧鸡并亲手喂他。在郑成月看来,王书金罪大恶极也该由法律惩治他,自己作为个人没那权力。可在王书金看来,感动的一塌糊涂,以至于王书金直接交代,他手上不止一条人命,而是3条。这让郑成月大为震撼,可更让郑成月头皮炸裂的是:10年前被执行死刑的聂树斌根本没杀人,玉米地里被奸杀的女子康某,就是王书金下的手。

回到局里,郑成月立刻核对所有证据以及王书金招供的细节,发现全都对上了。同时,郑成月通过渠道拿到了当年的部分卷宗,才翻了几页就怒火中烧,把文件重重摔到了地上,因为其中贻误连连,根本无法作为定罪依据,更别说枪毙了。

郑成月是正直,但他不蠢,反而智商相当高。这明显有高层搞鬼,通过司法途径解决不了。于是他豁出去了,一篇《一案两凶谁是真凶》发布到了河南商报上,顷刻间,举国震动,舆论哗然。

按理说,全国目光集聚,再大冤也给你破了。然而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这种话都极其可笑。有人找到郑成月,这个事儿你不用管了,也不准管了。同时王书金翻供,说自己没杀康某,口误。

连作为看客的我们都知道,这是背后牵扯太大,涉及大人物了,郑成月怎么可能不知道。如果此时他放弃的话,那么他的身份,他的荣誉都能保住,然而他拒绝。

这让我想起了《长夜难明》里的检察官江阳,拒绝之后,沦落街头。曾经少年坚毅,荣誉风光,如今掉了个钱包就能嚎啕大哭。郑成月不仅放弃了前程,还自掏腰包帮聂树斌的父母请律师。连罪大恶极的王书金得知这个消息后都大为感动嚎啕大哭,王书金居然悟了,死则死矣,也要将实情全盘托出。

王书金一定是个畜生,但彼时彼刻他是个汉子。有人在监狱里折磨王书金,木板抽脚心,铁椅坐半月,怎么残酷怎么来。

结果法庭上,王书金陡然暴起高喊:明明杀了三个人,怎么就变成两个了?

法官懵逼,全场哗然,记者争相报道,整个场面一度混乱。于是中国司法史乃至世界司法史上都绝无仅有的一幕出现了:

检方力证聂树斌案非王书金所为,而王书金的辩护方则力证王书金就是真凶。

到这里,很多人觉得,都这样了,总不可能再把事情按下去吧?然而你又错了,2013年二审判决,驳回王书金的上诉,你就只杀了两个人,没有第三个。

人定胜天不存在的,很多时候,你再坚定也没用,你再坚定你连人都胜不了,还想胜天,你以为你是谁?祁同伟吗?聂树斌不是祁同伟,郑成月也不是,所以他们不可能胜天半子,甚至连棋盘都被砸了。

经此一役,聂树斌的家庭,以及郑成月的家庭,支离破碎。郑成月卷铺盖离开了公安部门,他的妻子工作没了,多次喝农药自杀,他的儿子考到第一,名字却被刷,工资被冻结,房子被查封……报复或许会迟到,但从来不会缺席。

王书金作为这样一个十恶不赦的人听闻此情此景,他感受到了黑暗的可怕,他绝望了。郑成月也绝望了,如今的他早已不复当年意气风发,一身病痛躺在医院里,孤家寡人,黑夜凉凉……

这种时候,已经没有谁能把结局翻盘了,除非是老天。还真是老天开了眼,2016年,河北“政法王”张越忽然落马。一番调查,媒体居然曝出了他在聂树斌案件之中,操控了整个司法系统。这里我插一句,当年的媒体也确实有几分风骨,如今,呵呵。

之间的过程我就不细说了,反正现在网上也有。结局就是说张越之所以插手聂树斌案,主要和另一位老领导有关。当时公检法的确提出聂树斌案证据不足,要求改判。结果那位老领导下了令,必须要杀,而且要快杀。

当时有一些传言是说为了给某位大领D换肾,不知真假。

总之,因为张越突如其来的倒台,聂树斌案被平反了。2016年12月2日,法院正式宣判“聂树斌无罪。”

聂树斌全家洗去强奸犯杀人犯的污名喜极而泣,可聂树斌回不来了,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郑成月,也回不来了。因为此时的郑成月早已风烛残年,成了一个身患9种疾病,躺在医院里的等死之人。郑成月去世之前,留下了遗言:埋到聂树斌的坟墓旁边,树一个碑,写上人民警察爱人民。

写到这里,连我都差点没崩住,拳拳少年的赤子之心,至死都没变。这就是郑成月,人民警察。也希望这个世道如他所愿,人民警察爱人民。

互联网是有记忆的,而互联网的记忆,也就能在此处体现它的价值罢了。

郑成月放弃了他的大好前程,用那一腔热血,撞向腐朽阴暗的大门。头破血流,至死方休。而当年那些误判聂树斌案,导致聂树斌被误杀的人呢?此刻又在何方高就,内心可曾感到不安?想必不会吧,两类人而已。一类出自鲁迅口中,是“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荐轩辕”的英雄,另一类也出自鲁迅口中,是“冷漠的看客,完美的苍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