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狂飙》后 是一种密不透风的压抑感、窒息感

比黑老大更可怕的,是滋生他的那个野蛮江湖,以及那些不得不羡慕他的人们。

各位好,近期稿子写的多,元宵节就抽空回老家陪了陪家人,今天赶了一天的车,傍晚到家,简单跟大家聊两句。

我这人平素不怎么追剧,春节期间回家,发现家人都在看一部名为《狂飙》的扫黑剧,才顺道看了两眼。这次元宵节回去,发现这部剧已经完结了,而好多看完的人都在喟叹剧中黑老大高启强一角的陨落。又到网上去搜了搜,发现有这种情绪的观众还真不少,网上甚至流行起了一股“启强学”,剧中有个情节说青年高启强和小流氓斗殴之后进了局子,主角警察安欣为了让他少受欺负,推荐他看看《孙子兵法》。结果这个剧情让《孙子兵法》在京东上的销售量都涨了几十倍。一个扫黑剧中的反派,居然有了现实中的带货能力,这也真是够奇葩的了。

实话实说,我在看了《狂飙》以后,能理解很多人对高启强的这种共情。这个人写的太真实了:

他出身寒微、杀鱼为生,在底层过着备受黑恶势力欺凌、还要小心维护家人周全的悲惨生活。后来先是和弟弟开了一家小灵通店起家,靠着结识权贵,一步步自己爬上了腰缠万贯的黑老大的高位……

如果抛开违法犯罪、并因之被“扫”的结局不谈,高启强前半生的人生轨迹很接近一篇底层奋斗的“龙傲天爽文”,很容易让普通观众主动带入,并获得心理满足。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真正的正面主角安欣,因为主持正义20年如一日的沉沦受挫,最后是靠着“扫黑除恶”专项运动的翻转才翻身的,这样的主角反而难以让人带入,毕竟……说实话,他的人生如他那一头白发一样,太凄苦、太憋屈了。而且说实话,多数人,可能无法理解他这样抛下一切数十年如一日坚持的动力。

毕竟主持正义者总是孤独而远离常人的,有时真的没有“奸雄”可爱。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编剧在这部作品中采用了类似日本“社会派推理”的手法去解析高启强这个人物的性格,并以其反映我国经济增长过程中的某些社会后悔矛盾。这就让这个原本被讲了无数遍的“屠龙少年终成恶龙”的故事变得有了很强的说服力和时代特征。

比如剧中有一段让我印象很深,说大年三十,高启强因为和市场里的地痞发生了争执,被他们欺负群殴了一通,满脸是血的被抓进了公安局。结果意外获得了主角安欣的同情,安欣给了他一顿饺子,两人从此成了朋友。

如果按照一般的故事流程,这就是一个基层民警送温暖的故事。但这个故事的高妙之处就在于,主角的这一片温暖,无意中成为了让高启强黑化的第一推动——和当地民警交上朋友以后,
高很快发现他在原来备受欺负的那个市场中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巴结逢迎,保护费不用交了,摊位也不用再挪地方了,这让高第一次感受到了权力的好处。

原来,生意做的再努力,不如学会使用暴力。而暴力耍的再横,不如能搭上权力——这就是高启强在那个年三十获得的启迪。

让高启强从猎物脱变为之后猎手根本不是那本《孙子兵法》,而是这个权力\>暴力\>努力的可怕不等式,而教会他这个不等式的,是那个社会。他之后成为黑老大的人生轨迹,不过是在认定此途之后的一种惯性而已,。

于是我产生了一种深深地怀疑,我怀疑很多人之所以如此能共情高启强这个角色,是因为我们都想或多或少的成为这样的人。我们的很多人生经验,让我们打心眼里认同高启强的这种人生哲学。

用剧中一位角色的话说,,就是“这个社会确实存在着一些不公平的分配,导致了基层的百姓觉得,如果不靠非法手段,是无法实现致富的。”——公道的讲,这句台词有些话里话外的意思其实没点透,可能考虑到尺度问题,导演能把话说到这份上,又已经很仁至义尽了。

这套逻辑受到广泛认同,会产生两个非常致命的后果——

第一,总会有人前赴后继的试图重复“高启强”式的成功经验。也就是基层竞争的无序性。

第二,即便你能够通过有序,守法的竞争获得成功,也会有很多人认定你就是有“原罪”的高启强,于是就滋生了普遍的仇富情绪 。

这似乎是一个死循环、一个无解的难题。

所以,很多人说,看完《狂飙》之后,个人的是一种密不透风的压抑感、窒息感,这个压抑感甚至没有随着那个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大结局而得到充分释放。我想问题可能就出在这里——

高启强这角色,代表的其实不是一个单纯的“黑恶”反派,而是一种人生哲学,一种(至少曾经)在我们的基层社会中普遍存在的人生哲学,既很多人反对黑恶势力、反对不公平和被欺压,不是因为反对不公或欺压本身,而只是反对自己没有站到能够对他人执行不公和欺辱的那一面。

一旦形势转变,被黑社会欺负的可怜渔贩成长为新的黑老大会显得无比丝滑。就像《水浒传》里的宋公明前一秒还是奉公守法的郓城押司、“及时雨”后一秒就能脱变为赚人上山杀人全家的黑老大一样。我们这个社会中的很多人是在野蛮生长中求生,也认同
崇尚野蛮生长哲学的,他们在“黑”或“白”这两种身份抉择之中,只有敢不敢、值不值的利益算计,而丝毫没有愿不愿这种道德评判。

如果这样的底层逻辑没有改变,那么我们似乎可以说,扫除一个高启强,其效果注定是很有限的,因为在基层,还有无数个看似淳朴善良的张启强、李启强们,正摩拳擦掌,准备着在他空出山寨交椅之后取而代之。

或者,用《让子弹飞》里的话说,对黑社会老大这样的角色,其实“钱不重要”“你不重要”但“没有你,对我很重要”。

而在这一点上,《狂飙》这部剧虽然精彩,但依然只是个精彩的个案,对于怎样杜绝曾经勤劳、朴实的高启强们黑化、堕落的那个元问题,剧作并没有能给一个完美的答案。

是的,相比高启强那样的黑老大,我们更应扫除的,是滋生他的那个混杂了暴力、权力勾兑的野蛮江湖。

我在想一件事,假如有一天,若正义与法制的阳光真的能彻底普照,像剧中高启强那样的苦命人不用13岁就辍学打工养家,供弟弟妹妹尚轩,不用一把年纪还不敢谈恋爱。更关键的,他所从事的基层商业秩序不再那么混乱、慕强而又更加慕权,不用安欣这样的民警出面为其撑腰、背书,渔贩高启强也能正正经经的做他的生意。那么他这场通往人生深渊的“狂飙”,也许就将不会发生。也不会有那么多人,羡慕的凝望着这深渊,并认为如他这般走向深渊的人,才是人生的成功之路。

我们当为有这样一个社会而努力,而在此之前,只要有人还在辛苦与压抑中向往着高启强那样的人生,我们的目标就尚未达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