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回应美国击落气球 纽时:习近平的棘手难题

Le Pentagone suit la progression d’un ballon espion chinois
volant à haute altitude au-dessus du territoire des États-Unis, le
2 février 2023. © AP/Larry Mayer

美军当地时间2月4号下午出动战机击落入侵领空的中国侦察气球后,北京强烈抗议,宣称美方动用武力袭击中国“民用无人飞艇”是“明显过度反应”,中方保留“使用必要手段处置类似情况”的权利,但纽约时报记者储百亮(Chris
Buckley)6日发文表示,中国可动用的报复选项或许并不多。

据纽约时报记者储百亮撰写的文章指出,中国对于布林肯访华计划因他们口中的无心之过破局感到困惑。北京官员原准备本周接待即将来访的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与他举行会谈,以防止中美之间因一系列问题引发的紧张关系而进一步恶化,这些问题包括技术壁垒和出口禁令、西方国家对中国在香港和新疆的强硬政策的不满,以及美国对台湾的支持,北京一直要求自治的台湾必须接受统一。但是布林肯以对气球事件感到愤怒为由,取消了北京之行。

文章续称,美国两党人士都对中国侦察气球出现在美国上空群情激愤,北京对这种愤怒的反应表明中国领导人不明白为什么原定在北京举行的会谈会被气球搅乱,他们把气球出现在美国上空描述为一个无意间形成的错误。但中国也表示,可能会以某种方式对美军击落气球进行报复。外交部在声明中指出,中国“保留作出进一步必要反应的权利”。

文章一开头就说,北京做出了自卫性、愤怒、给自己留有余地的反应,表明了中国领导人习近平面临的挑战。他在努力稳定关系的同时,尽量不做出让步。

该文同时也表明,中国如何调整确定反应程度,对习近平来说将是个棘手的问题。

曾担任奥巴马政府亚太事务高级顾问、现任美国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国际政治学教授麦艾文(Evan
S.
Medeiros)说:“中国所处的地缘政治位置非常紧绷,他们被当场抓包,无路可躲,而且此时他们正希望跟以美国为主的许多强权改善关系。”

文章又说,当中国网民疾呼北京挺身反击美国击落气球,此刻就算习近平与其他中共领导人能不顾民众压力,他们本身敏感的自尊心可能也会要求采行一些象征性反制措施来挽救面子。但习近平现正疲于应付国内压力,可能会想避免跟拜登政府针锋相对。众所周知,中国突然放弃严格的武汉肺炎“清零”政策后,经济仍未恢复元气;政府也正试图缓解长期的房地产危机;美国加强限制出售先进技术给中国,尤其是尖端半导体,更可能伤害中国企业和习近平的创新计划。

习近平在获得第3个5年任期后,已试图缓解与美国、澳大利亚、欧洲强权的紧张关系,忧心他们组成更稳固的联盟来抑制中国。文章引述史丹佛大学弗利曼斯伯格里国际研究所(Freeman
Spogli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Studies)中国军事安全政策专家梅惠琳(Oriana
Skylar
Mastro)认为,对击落气球一事小题大作“对中方而言会是非常糟糕的战略行动”,他们愈是大声抱怨,“这是一枚民间气象气球被吹偏路线”的说词就愈不可信。

按照这篇文章分析,尽管中国政府提及可能有进一步行动,但中国政府对气球被击落的反应,也暗示他们不想被这项争执纠缠。中国外交部声明的用字暗示北京可能会继续为本身的行动辩护、否认气球是间谍载具,同时不做出可能加剧争执的回应。

文章提醒,值得注意的是,中国虽指控美国击落气球违反了国际惯例,却未提到此举违反任何国际法。中国也强调会“坚决维护有关企业的正当权益”,可能有助于说服他人中国政府未直接参与施放气球。

文章提到美国霍夫斯特拉大学(Hofstra University)法学教授古举伦(Julian
Ku)研究中国在国际法中的角色,他在回覆纽时记者问题的电子邮件中写道,中方用词“反映出外交部不认为击落气球明显违反法律”。如果某件事违反国际法“外交部就会讲出来,所以他们现在没这么说的意义,很重要。”
而且他们必须思考自身权益,以防美国开始送气球或无人机进入中国。如果他们对于此事用力过猛,就有可能伤害到他们未来需要使用到的法律依据。

文章话锋一转说,如同去年对美国时任众议院院长佩洛西访台的反应,这一次,在中国社群媒体微博上也有一些声音认为应该对美国更强硬。但其实中国领导人在引导或压制民族主义仇恨上有巨大的权力,尤其是习近平,他已经消除了中国人自发抗议的空间,所以这些愤怒情绪几乎没有将人们推向采取煽动性行动的可能。

位于华东地区的南京大学国际关系教授朱峰对纽约时报表示,布林肯就取消访华的决定致电中国最高外交政策官员王毅,这个做法表明,双方都希望继续保持沟通。

但朱峰警告如果新任众议院议长麦卡锡访问台湾的话,可能会给中美之间的紧张关系带来更大的压力。

文章末段强调,依朱锋的看法,即使气球危机迅速平息,这件事也表明了自20世纪70年代初的“乒乓外交”为中美关系铺平道路以来(两国乒乓球运动员曾在那段时间通过一系列比赛,帮助缓和了几十年的敌意)而现在两国的互信度已降到了什么水平。

这篇文章以朱峰的话做总结:“50多年前,中美关系破冰始于乒乓外交,”
国关教授他用的是中国互联网上一个流传说法。“中美关系从一个小球开始,现在因为一个大球或气球而陷入困境。我从未想到这个隐喻会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