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传”副局长戴璐自白:我是一个可怜的女人

看到一篇关于戴璐的神文,分享给大家。

这几天,网络上都在疯传我和张副市长的事情。很抱歉,我会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公众视野。我知道很多人都在骂我,甚至有人还用不堪入目的词形容我是官场的妲己,扬州的公交车。因为市纪检监察机关已成立专项核查组,在官方调查结论出来以前,我不想做任何解释。

我现在只想把我的故事说出来,是非曲直,相信睿智的网民自有公断。

关于我的基本情况:我叫戴璐,1993年出生,毕业于四川师范大学涉外文秘专业。我于2012年考入扬州市下辖的宝应县人民检察院。2016年,我借调到扬州市人民检察院。2018年,我到广陵区纪委工作过一段时间。2019年至2020年间,我在广陵区下辖的街道任职,2021年至今,我任扬州市广陵区商务局副局长。

关于我的感情状况:

我的第一段感情:

在我刚考入宝应县检察院不久,我邂逅到了一位从事券商工作的男孩。这是我工作后的第一段感情,我把它看得比生命还重要。我与他爱得轰轰烈烈,死去活来,我曾以为他就是我的全部,我幻想着和他结婚,给他生孩子,然后一家三口开着我的奔驰车去全世界旅行。

然而在付出多年的青春和痴情后,我发现他欺骗了我。他是有家庭的,他承诺的离婚也是个谎言。这段感情让我身心俱疲。前男友见我整日失魂落魄,痛不欲生,也担心我出事,于是建议我先离开宝应县。在前男友的帮助下,我来到了扬州市人民检察院。

我的第二段感情:

因为我是借调到扬州市检察院的,工作关系仍然保留在宝应县检察院,也就是说在扬州市检察院工作一段时间后,我还是得回宝应县检察院的。可是宝应县已成为我的伤心之地,走在宝应县的大街小巷上,我目光所及均是悲伤。

为了能够在市检察院扎下根来,我努力工作,希望以此获得领导的认可。但市检察院人才济济,加之我大学读的又不是法律专业,想通过个人努力,在专职从事法律工作的检察院狭路突围太难了。

我也试着通过家里的帮助,把工作关系转到扬州市。可尽管我家住别墅,开大奔,但我家终究只是个富足的商贩之家,在官场上并没有任何可以倚靠的大树。正当我无助的时候,市检察院的一位领导注意到了我。听闻我的遭遇,他表示可以想办法让我留在市检察院。

当然,这种帮助不是免费的。为了能够在市检察院留下来,我硬着头皮从了这个比我父亲年龄还大的男人。但让我始料未及的是,这老色皮欺骗了我,他不仅没有帮助我转正,最终还移情别恋甩了我。

我的第三段感情:

吃了哑巴亏的我不得已,再次找到了券商前男友。不得不说,他虽然伤害我最深,但也是帮助我最多的男人。他又一次通过自己的人脉,让我去了广陵区某单位,而后又去了街道办事处。在此期间,我的工作关系终于从宝应县转了过来。

在街道办事处工作期间,我机缘巧合地认识了一位人武部长。他挺拔的身姿,阳刚的形象,铿锵的声音,这种军人的风度让我如痴如醉。当然,我也是考虑到街道行政级别太低,事务又繁多,想要有出头之日太难了,我也希望能获得贵人相助,于是我的少女心再次萌动。

但这段感情很快就无疾而终。因为人武部长的丈母娘是头母老虎,她来单位找我麻烦。街道办事处主任为了平息事态,找我谈话,让我早点嫁人。为此,我通过相亲结识了我的第一任丈夫杨某。

我的第四段感情:

杨某是区住建局副局长家的孩子。这种官二代和我家门当户对,是我喜欢的类型。我和杨公子也是情投意合。我们很快就见了对方父母,我们拍了婚纱,还领了结婚证。然而就在摆酒前夕,杨某告诉我,这婚他不结了。

我问为什么,他说他家人对我做过背景调查,认为我不配当一个贤妻良母。我说谁还没个过去呢,谁的新欢不是别人的旧爱,只要我和你好好过日子,我以前的一切有那么重要吗?他说他们家庭接受不了我,他说彩礼就不要我退了,这已经是他给我留了情面,他希望我见好就收。在民政局办完协议离婚手续后,我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我再次被甩了,而且这次还成为法律上的离异妇女。

我的第五段感情:

结束第一段婚姻后,我开始不再相信爱情了。我把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中。我陪同领导出差,前往各地调研走访,我希望用工作来麻痹自己。然而就在我对爱情绝望的时候,爱情偏偏主动找上门来。他就是我的第二任丈夫李某。

李某是通过选调生的方式进入市委组织部的。他长相帅气,学历优秀,年纪轻轻就当上了科长,在外人眼里,李某不失为一个前途无量的优秀小伙。只是李某来自外地,又是农村的,在扬州打拼多年也才买了一间小房子,李某在组织部工作收入清贫,因此我对他其实不是非常满意。怎奈李某一眼就相中了我,他对我展开了穷追猛打。

想着我兜兜转转了快十年,感情上依旧是空白,我也接受了他的表白。起初,我也希望可以和他白头偕老,相守一生。只是吃惯了满汉全席的人,着实吃不惯三菜一汤的家常菜。尤其是看着李某婚后一直住在我家的大别墅里,又忙着工作忽略我的感受,我心底总有一股说不出的滋味。

我的第六段感情:

我和张副市长的第六段感情现在已经闹得沸沸扬扬,全国皆知了。很多人都指责我不珍惜现有的幸福。是啊,如果不出意外,我相信我和李某也能在扬州过上中等以上的生活。只是他们不知道女孩子多数是慕强的,经历种种曲折的我更是不例外。

与找一个同龄的男孩,然后一起成长不同,我更喜欢找一个一开始就让我仰望的男人,这样的男人成熟、睿智、温柔,不仅可以让我少走弯路,还能让我走捷径。

在感情上,我觉得自己这辈子就没有遇到过真爱,我的前半生是个悲剧,后半生也许依然是。如果要从我的人生中获取什么教训,我认为那就是我们谁也不要试着去改变别人,爱情只能是互相匹配,如果一开始两个人就不合适,千万不要因为被人家的某个优点吸引试着改造他/她的缺点,还是及时放手另觅幸福吧。你改变不了我,我也改变不了你。

在工作上,有人说我是一个靠通过出卖色相谋取升迁的小人。呵呵,如果我有足够的背景,我至于这样么,我也追求高大上和真善美的道德啊。只是除了这副好看的皮囊,我还能有什么是可以发挥运用的资源?我觉得我只是低配版的邓文迪,女版的祁同伟厅长。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