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云大师另一面: 长袖善舞财源滚滚左右逢源

元宵团圆日的下午时分,台湾星云大师离开了这个世界。

一般人离开这个世界,多被他人称为死了。

而佛门弟子和尚尼姑离开世界多被称为圆寂。

圆寂是一个好词儿。圆是圆满,寂是寂灭。意为诸德圆满诸恶寂灭,达到修行的最高境界,已成正果。

由以上定义可知。圆寂的标准非常之高,恐人所不能及。

且达到这一境界,似乎在生时才更具意义。人死之后,诸般不能,何以成德?死而恶灭,何以为修?

倘若以圆寂来喻死亡,则是对这一佛语的降格,不过是对逝者的一种过誉罢了。

凡夫总喜过誉,追悼之词尤甚。

佛门僧侣亦如此,则可见终未脱俗。

然,此总归人之常情,亦不可多究。

星云大师圆寂之后,网络之上,一片哀思追悼,皆愿大师一路走好,往生极乐。

这种哀思之情,有对生命的尊重,有对长者的敬意,有善念的表达,也有信仰的认同,更有莫名的崇拜。

其实对一个人最大的敬意就是客观的,实事求是的,返璞归真的,去评价他。

过誉,是把一个人架到高处放到火上烤,终究是一种不敬。

在我们哀悼星云大师离世之际,我们更应该了解真实的星云大师。

下面我们就来看一看星云大师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了解一个人的另一面,能够让我们更立体,更真实的,去认识他。

我们先来简介一下星云大师。

星云大师,1927年8月19日出生于江苏省扬州市,俗家名字是李国深。父亲是一名商人,1937年在南京经商时失踪(疑似死于日军南京大屠杀)。

因此幼年的星云大师和母亲,兵荒马乱之际踏上了寻父亦是逃亡之路。

两年后,12岁的星云大师途经南京栖霞山寺庙时,被志开上人收为弟子,法号悟彻。

星云是大师后来给自己起的名字。

1945年星云大师到焦山佛学院就读。

1949年带领僧侣救护队渡海赴台。

到台湾后以文学创作的形式宣扬佛教,一度成为佛教文艺之星。

1957年提出世界传道计划,致力于让佛学走向世界。

1964年在高雄创立了寿山佛学院。

1967年在高雄开山破土,创建了闻名于世的佛光山。目前佛光山有1000多位出家人。

几十年来以文化弘法的方式,星云法师先后创办了9所美术院,26所图书馆,12所出版社和书局,300所以上寺院道场,16座佛教丛林学院,50所大学和中学及幼儿园,一所云水医院。

在美国成立国际佛光会世界总会,约有600万余名会员。

同时他还创办了第一份佛教日报——人间福报。编撰出版了佛光大藏经,人生等书刊,并有释迦牟尼传,百年佛缘等专著。总计2000余万字。

他的作品被翻译成了英日法等几十种语言在世界各地流传。

简介之后我们来看星云大师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一 星云大师不仅是僧侣,更是一名蒋党成员

如果说一个和尚是一名蒋党成员。恐怕很多人会感到吃惊。我们久闻大名的星云和尚就是一名资深的蒋党成员。

2015年的时候,星云大师就这样说过,他说我年近90,做了近80年的和尚,71年的蒋党成员。我不会改变做和尚与蒋党成员的身份。

星云大师,1986年曾经担任蒋党党务顾问,1988年7月被蒋党推举为中央评议委员。

星云大师是如何成为一名蒋党成员的呢?

根据星云大师的自述。他18岁在焦山佛学院就读的时候,其中一位老师就是蒋党的党工。星云大师说,这位老师非常善于教学,颇得学生的欣赏,因而我们全体出家的同学,全部加入,做了蒋党成员。

看到这里我们应该很清楚了。能够把这些佛学院弟子全部发展成蒋党成员,这位所谓党工的佛学院教师,应该就是蒋党特务分子了。

其实在那个年代出现这种情况并不意外。

这些佛教僧侣都是两党积极争取的人士,因为他们身份特殊,影响巨大。

在这较早之前,定慧寺方丈焦山佛学院的第二任院长静严法师就被发展为我党的地下党员。定慧寺也成为红色地下交通站,我们的枪支弹药和机密文件都存放在这里,日军多次收查都毫无收获。

静严法师利用身份,在南京与汪伪政府人员以讲经说法为名获取情报。后虽被敌人捉住严刑逼供,法师也宁死不屈,没有给敌人提供任何消息。

而焦山的和尚为了保护自身的权益,曾经组织一个和尚州自卫团。自卫团中既有我党的人员,也有蒋党的人员,其中斗争也十分激烈残酷。

所以蒋党有针对僧侣学员的秘密行动并不奇怪。

而星云大师自然选择的是和静严法师截然不同的人生道路。

二 星云大师解放之前奔赴台湾

这位老师对于青少年时期星云大师的思想灌输,必定会导致星云大师人生观世界观的重大变化。

这种变化会改变一个人的人生路径。

我们在翻看星云大师的有关简介的时候,经常能看到这样的一句话。1949年星云临危受命,带领僧侣救护队渡海赴台。

而这里的所谓临危指的就是1949年的国内战争。

在这一期间,星云法师参与了所谓的僧侣救护队,僧侣救护队的任务就是积极救助战争造成的伤员,这些伤员就是蒋党军人。

正是这样的人生选择,使得星云法师离开祖国大陆来到蒋党统治的台湾。

三 星云大师志向清贫,却颇有财富

马云曾说他不爱钱,星云大师亦是如此。

不过大师不爱财,财却涌泉来,星云大师财富颇丰。

我们无法得知大师究竟有多少钱财。

仅仅看大师的一些捐助就金额不菲。2008年曾经捐助2亿元人民币,用于在扬州兴建藏书20万册的鉴真图书馆。同样2008年,还向汶川地震捐出1000万元。还捐助3,000万建造中华文化研究大楼(星云楼)。这只是几个可以查询到的捐助项目,除此之外星云大师还在大陆捐建了多所图书馆博物馆,还设立了公益基金等等。

而我们此前介绍的,在全球开办的诸多的佛教场所佛学院,更是耗资巨大。

星云大师说:出家人没有奢求的欲望,所以不觉得自己贫穷,更何况贫穷可以磨练人的意志,给人智慧,这比金钱更重要,所以“贫而不贫,贫而富贵。一般人赚钱是为了自己,为了养家,但真正的出家人没有想过为自己赚钱,所以他们没有那个私心。佛光山1000多位出家人,都是“贫僧”,包括我。

四 星云大师是个政治和尚

出家之人何以有如此财富?不过指佛穿衣,赖佛吃饭罢了。

僧侣不从事生产劳动,不直接创造价值,但是僧侣都是不缺钱财的,只要有足够的信众,就可以财源滚滚来。

信众越多,财富越多。捐的越多,进的越多。

一切宗教组织,无不如此。

当然这一切要想做大做强,还需要长袖善舞,更离不开政治的支持。

所以,星云大师是个政治和尚。

对于和尚参与政治,星云大师这样说:我是公民,也纳税,我为什么不能表达道义,选贤与能呢?

但星云大师对政治的参与,不仅仅是选贤与能而已,而是有更深层次的参与。

星云大师是一个资深的蒋党。他的佛教推广运动开展的如火如荼,也是在蒋党长期统治之下成就的。

因此星云大师对蒋党是有很深的感情,并且给予极大的支持的。

马经常到佛光山礼佛,还未当选台首领的时候,星云法师借马到佛光山参加活动幽默的表示,台失业多马也是其中之一,希望帮马找一个工作,台会更好。表达了支持马的意愿。

吴也是追随星云大师多年的虔诚佛教徒。吴就是在星云大师的劝说之下,决定参选,成为主席。

内部马和王产生矛盾。星云大师也能居中调停。

五 星云大师是政治高手,左右逢源,称赞蔡英文是妈祖婆

星云大师不仅大力支持聚拢蒋党的势力。对另一派也有极强的影响力。

两者之间的矛盾,星云大师也发表意见,倡导和谐平安。

比如呼吁马以人道方式处理水扁,以有助于两者和解。

在台选之时,星云大师更会审时度势关注民意支持。

当蔡英文的民调超过洪时,星云大师就会赞美蔡英文。并且表示:身为蒋党,我也希望洪当选,但那只是希望。蔡英文的民调超过洪,我一生只需要有情有义,过一个公平正直的人生,我也只是就事论事而已。

星云大师是如何赞美蔡英文的呢?

星云大师在一次活动中表示,现在选总统,一定可以当选的蔡英文更是我们的妈祖婆。

星云大师当时的这一番言论,自然引起了一番非议。

对此星云大师自有解释。星云大师说,因为我们在各处见到一些慈善热忱的女性,也都会说你真像一位妈祖婆呀。

我们相信星云大师必定是出家人不打狂语,这妈祖婆就像一些僧人所说的女菩萨一样,不过是和尚嘴甜罢了。

星云大师说:“本人对政治是没有兴趣的”只为“成就好事”。

六 星云大师不仅嘴甜,更是鸡汤高手

星云大师有一些语录在民间流传,这些语录深得人心。

比如星云大师的为人处事三好四给五和。

三好就是:身做好事,口说好话,心存好念。

四给是:给人信心,给人欢喜,给人希望,给人方便。

这样的鸡汤,的确是对人的心灵起到滋养的作用,对人有益无害。比如口说好话,就是做人要嘴甜。

如果世间之人皆能做到如此,则天下太平。

不过鸡汤的无用之处在于,一个利字就可以抵掉100碗鸡汤。

利就是钱财。云大师关于钱财的鸡汤也有。

比如星云大师就说过:口袋没钱,心里没钱,轻松一辈子,口袋有钱,心里有钱,劳累一辈子,口袋没钱,心里有钱,痛苦一辈子,口袋有钱,心里没钱,快乐一辈子。

这个鸡汤可能就有毒了,只能是一碗迷魂汤。

我们前面说了,星云大师一生财富颇多,他有没有做到快乐一辈子呢?

星云大师晚年疾病缠身,恐怕很难快乐。星云大师患有三高和很多慢性疾病,也多次发生脑中风,最后更是靠着每日透析才能够维持生命。

所以这些疾病何尝不是操劳而得呢?这些疾病如果没有钱支持,大师恐怕也早已飞升极乐了。

大师曾经写下书法放下二字,我看大师也未必都能放下。

七 星云大师的心愿是两岸和平统一

星云大师曾经说过,两岸的关系就是要来往,你来我往,我来你往,最后也难说是谁来谁往,因为我们都是一家人。

星云大师也曾多次说过,我的最大心愿就是看到两岸统一。

我相信星云大师如此表态是真挚的,发自肺腑的。

这种认知源自于他的人生经历。他是在中国生中国长的,他的人生观形成于中国。他的父母亲人都留在中国。所以他有中国的概念,有统一之心。希望两岸没有隔阂没有战争。

在这一点上,星云大师和我们是有着共同的目标的。

正是因为如此,再加上星云大师在台湾以及世界范围内有足够大的影响力。

所以多年来我们也和星云大师保持着友好往来,在很多方面积极合作。毕竟我们要多交朋友,少数敌人。

而且有些人是拉一把就成朋友,推一下就成敌人。朋友会起到正面的建设作用,敌人就会起到相反的破坏作用。

对于星云大师来说,他也更热衷于这种友好往来和积极合作,这种往来与合作,能够在两岸同时提升星云大师的价值地位和影响力。

这种两岸和平使者的身份,令星云大师更增添了一种左右逢源的能力。

但星云法师与我们在三观的一些层面上,依然有着很大的不同和差别。

这就注定着星云大师和我们尽管有共同的目标,但是通向这个目标的道路却不尽相同。

星云大师已经离我们而去。对他最好的尊重就是对他给予客观真挚的评价。

最后祝愿星云大师一路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