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脱欧3周年,经济打击有多大?

“在英格兰北部支持保守党的小镇彭里斯(Penrith),家家都在没有暖气的家里用毯子御寒、人们在当地的食品银行排起长队。一家颇受欢迎的酒吧宣布将在经营了25年之后关闭,这已经是最近第三家了……”

这是一位驻乌克兰的记者回到家乡英国后看到的景象,他甚至在《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的文章中这样写道:”除了导弹之外,在战争中的乌克兰工作要比在和平破碎的彭里斯更容易、更舒适。”

2016年6月23日,英国全民公投意外”脱欧”,时任首相卡梅伦(David Cameron)辞职。接班人文翠珊(Theresa
May)在之后几年里为脱欧协议谈判心力交瘁,也没有将英国带出泥潭。

2020年1月31日,英国最终实现脱欧。当时的首相约翰逊(Boris
Johnson)那一天这样宣布:英国将”重新发现我们几十年来没有使用过的肌肉”。

但现实未如人愿。今年1月31日,英国脱欧3周年之际,人们看到的似乎是衰退、悲观和绝望:当时承诺”夺回控制权”的约翰逊早已在丑闻中下台;接班人卓慧思戏剧性搞崩英镑后成为英国史上最”短命”首相;现役首相印度裔的辛伟诚(Rishi
Sunak)上台百日,英国民众的”礼物”,则是一场十年来最大规模罢工……

2016年至今经历5任首相的英国,尽管脱欧不是其经济表现不佳的唯一原因,但与同样经历新冠疫情、俄乌冲突、能源危机的其他西方发达国家相比,英国是G7中经济增长率最低的国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英国将是今年唯一出现经济萎缩的主要经济体。不得不承认,英国脱欧绝对是导致这一切的一个重要因素。

英国经济学家、彭博新闻经济部门负责人弗兰德斯(Stephanie
Flanders)在接受CNN采访时说出了一个十分讽刺的现象:”(英国)最贫穷的五分之一人口现在比中欧和东欧大多数最贫穷的国家穷得多,他们在欧盟的贫穷国家会过得更好。”

“The poorest
fifth of the population are now much poorer [in the UK] than most
of the poorest countries in central and eastern Europe,” says
@MyStephanomics.
“They would be better off in quite poor countries in the European
Union.” pic.twitter.com/FGa1dSRXzi

— Christiane Amanpour (@amanpour)
February 2, 2023

脱欧3周年,英国活成了G7”差生”

2020年1月31日英国脱欧时,英国发行了一枚50便士的纪念币,并在白厅举行了灯光秀。

但在脱欧3周年之际,用彭博社的话说,”今天的气氛更接近于葬礼而不是庆祝”。一个消息让本就悲观的气氛雪上加霜:2023年1月31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警告称,预计英国经济今年将收缩0.6%,
比3个月前预测的要差0.9个百分点,比受到制裁的俄罗斯还要慢,也是七国集团(G7)中唯一预计在今年出现萎缩的经济体。

尽管这些年全球都经历了新冠疫情、俄乌冲突、通货膨胀和能源危机的动荡,想要理清英国脱欧的影响并非易事。但在别国都缓慢恢复时,英国却成了G7的”差生”,似乎不得不承认,脱欧是很重要的一个因素。

BBC根据经合组织数据分析,英国脱欧至今(2019年第四季度到2022年第三季度),G7国家的GDP增长率,英国是唯一一个呈负数的国家。

贸易、投资受挫,”伦敦衰落”

想要理清英国脱欧的影响并非易事,但若对英国脱欧至今的贸易、投资等数据做一番对比分析,或许能看到一些残酷的现实。

英国脱欧,首当其冲的是贸易,这也是从文翠珊到约翰逊,脱欧协议一改再改都无法让所有人满意的最重要原因之一。

英国经济现在对贸易的开放程度不如脱欧前。
2019年至2021年间,由于与欧盟的贸易大幅下降,贸易开放度(贸易与GDP之比)下降了8个百分点。尽管与其他经济体一样,疫情对英国贸易产生了不利影响,但英国的降幅至少比可比国家高出3个百分点。这一数据可以表明,脱欧是造成英国这种表现不佳的主要原因之一。

贸易成本上升不仅体现在总体数据中,还体现在英国企业在脱欧后面临的繁文缛节中。在英国2021年退出单一市场和关税同盟后,企业从英国进口货物时必须填写的海关出口申报单增加了两倍多,而进口申报单在此期间增加了50%。企业面临的繁文缛节空前增多,这不仅会提高贸易成本,不利于小公司,而且最终会导致消费者价格上涨。
BBC援引英国商会最近对500家公司进行的调查,超过一半的公司表示,他们仍在与新制度作斗争。

对海关数据的研究表明,英国出口货物的种类也减少了。进口情况也类似——进口量已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但伦敦经济学院的学者指出,从欧盟进口的食品(如西红柿或土豆)的价格在2020年和2021年期间大约上涨了6%,那还是在最近通胀飙升之前。

公投前后,脱欧派辩称,脱欧的成本将被新的贸易协议所抵消。但是脱欧后,英国与欧盟共达成71项贸易协议。这个数字看上去不小,但绝大多数协议只是复制了英国在欧盟时期的协议。

此外英国已经与澳洲和新西兰签署了新协议,但这些协议预计只会对贸易产生微小的促进作用,而且也没那么快,甚至需要几年的时间。此外,这些新协议还存在争议,一些英国农民担心他们会吃亏。

英国与印度和跨太平洋协定成员国的谈判仍在进行,所花的时间比此前所希望的要长。而英国与美国的贸易协议,则遭到自身脱欧以及北爱尔兰问题的”反噬”,仍难以达成。

到2023年初,自由贸易协定覆盖的英国贸易份额为61%,预计在与澳洲和新西兰的协定生效后升至62%。总体份额已从2019年英国留在欧盟时的64%下降。这不仅意味着近年来自由贸易协定覆盖的贸易份额有所下降,而且还意味着英国政府未能实现到2022年底自由贸易协定覆盖英国全部贸易80%的目标。

自由贸易协定覆盖英国贸易份额,比脱欧前不增反降

BBC指出,英国的贸易相对于其经济规模,总体而言已经下降。即使大多数国家在疫情最严重时都出现了国际贸易崩溃,但G7其他国家的贸易相对于其经济规模都出现了反弹,但英国没有。报道这样写道:”全球化英国”已经变得不那么开放了,他已经落后了。

贸易并不是唯一受害者。自2016年公投以来,脱欧引发的巨大不确定性,削弱了英国的商业投资。

尽管自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英国的商业投资一直在稳步增长,但这一趋势在2016年公投时突然中断。目前英国的商业投资比公投前的趋势水平低31%。相比之下,欧盟目前的商业投资较2016年之前高出2%。

BBC表示,自公投以来,投资停滞不前,因为企业仍对经济前景持谨慎态度。即使在2016年之前,投资也不高,但如果继续公投前的趋势,有分析表明,投资可能会比现在高出25%左右。

包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内的一些机构认为,围绕英国脱欧的不确定性,包括尚未解决的《北爱尔兰议定书》问题,至少阻碍了一些支出。

此外,脱欧还意味着劳动力自由流动规则的改变,以及基于积分的移民制度的引入。智库”欧洲改革中心”(Centre for European
Reform)和”变化中的欧洲中的英国”(UK in A Changing
Europe)的一项研究表明,由于脱欧,英国工人减少了33万人。这可能只占总劳动力的1%,但运输、酒店和零售等行业受到的打击尤其严重,工人的缺乏导致了产品的短缺,并推高商品和服务价格。

英国流失的还包括高薪人才,根据安永追踪的7000多份英国脱欧后工作变动内容,欧洲银行管理局2021年的数据显示,欧盟薪酬最高的金融专业人士数量大幅增加。在德国,摩根大通正计划开设一家新的数字银行,六年内新增的顶级银行家数量超过了英国。

伦敦市长简世德(Sadiq Aman
Khan)是最近少数打破沉默的政客之一,他说,英国脱欧行不通。作为顶级金融城市的伦敦,工作和人才流失的速度正在加快。彭博社对比了英国、德国、法国、意大利年收入至少100万欧元的银行家人数的年度变化,写下了这样一个词:伦敦衰落。

英国民众”买单”

脱欧后的贸易、投资、劳动力下降成为推动英国经济衰落的重要因素,但最终,英国人为之买单。遗憾的民众看到的主要是更严重的通货膨胀,不断下降的公共服务和潜在的经济衰退——这些都不是曾在竞选巴士上宣传的。

去年10月,英国通货膨胀率达到11.1%,为41年来的最高水平。根据英国国家统计局上个月发布的数据,去年12月英国通胀率为10.5%,低于11月的10.7%,虽然是通胀连续第二个月放缓,但仍然保持在两位数。

在去年的大部份时间里,英国通胀的最大推手是能源价格的上涨,这导致家庭电费和煤气费更加昂贵。英国统计局上月表示,12月剔除能源和食品价格波动因素的核心通胀率维持在6.3%。食品价格、酒店和餐馆价格的上涨抵消了汽油和服装价格的下跌,服务价格比前一个月上涨得更快。

另一份数据显示,截至去年11月的三个月,英国平均工资同比增长6.4%,是疫情封锁后有记录以来的最快增速。但即便如此,工资仍未能跟上通货膨胀的步伐。
《纽约时报》认为,英国在经历了十多年的工资缓慢增长之后,尤其是公共服务人员的工资增长缓慢,消费能力的丧失是英国各行各业罢工浪潮的部份原因。

2月1日,英国有50万人开始罢工,其中包括教师、公务员以及火车司机等。罢工的原因是大臣们继续拒绝工会提高公共部门薪酬的要求。

这是英国10多年来最大规模的一次罢工,影响非常广泛。英国全境内,参与罢工的有来自120多个政府部门的10万名公务员,以及数以万计的大学讲师和铁路工人。

据悉,下周,护士、救护车工作人员、护理人员、紧急呼叫处理人员和其他医疗工作者将举行更多的罢工,。罢工者要求高于通货膨胀率的加薪,以支付飞涨的食品和能源费用。他们说这让他们感到压力,感到自身价值被低估,入不敷出。

但是,英国政府对罢工态度强硬。商务大臣夏博思(Grant
Shapps)在Twitter上写道:”我们必须让工会大亨在使用罢工武器之前三思,并完成戴卓尔夫人(Margaret
Thatcher)未完成的事业。”值得注意的是,戴卓尔夫人在20世纪80年代剥夺了工会老板的权力,认为他们在勒索国家,阻碍必要的经济改革。而英国首相辛伟诚则坚持坚持通过立法,强制执行最低服务水平,这会使消防员、教师、火车司机和核电站工程师等基本工作人员更难罢工。这项拟议中的法律激怒了工会领导人,他们说,这将允许雇主解雇罢工的工人。

《华盛顿邮报》在分析英国政府强硬态度时认为,其原因之一是去年卓慧思的减税计划让英国债券市场崩盘,现任首相辛伟诚一直急于恢复保守党的财政信誉,而工资大幅上涨将扩大已经因新冠和能源危机而不堪重负的国家赤字;大臣们还认为,更高的工资会加剧通胀。

在政客的眼中,民众的诉求并没有他们的利益重要:经济和商业研究中心估计罢工给国家造成了6亿英镑的损失。相比之下,如果公共部门的工资提高5%至8%,将额外支出75亿英镑。

英国下一步,政府”无解”

伦敦的理财公司Chenavari的巴黎负责人告诉彭博社,”市场反应表明,英国的错误在于,想像英国脱欧可能会释放出一只欧洲『老虎』。”但并没有,英国脱欧暴露并加剧了英国经济的潜在弱点——生产率低、商业投资低、全球竞争力下降,或许最引人注目的是,政府缺乏应对这些问题的战略。

经济衰落背后更大的图景下,英国的政治在脱欧后也处在极度的不稳定中。自2016年至今,英国已经经历了5任首相,混乱程度可见一斑。而每个人都曾在竞选、上任时对英国民众许下承诺,辞职时只留下一个烂摊子。

2016年6月,英国脱欧公投结果公布几小时后,卡梅伦宣布辞职,一走了之。

曾是”留欧”派的文翠珊接过公投后的一摊烂局,不得不扛起脱欧大旗。但是接下来的3年里,英国下议院连续3次拒绝梅的脱欧协议。最后在2019年5月24日,文翠珊宣布将于6月7日辞去保守党领袖,现场泪流满面。

2019年7月,”脱欧派”约翰逊成为英国首相,开始了带领英国”硬脱欧”的进程。半年后,2020年1月31日,英国正式”脱欧”,但政治的乱局并没有结束。在一连串的丑闻引发大臣辞职潮后,约翰逊在2022年7月7日宣布辞职。

两个月后,卓慧思”接棒”,但戏剧性的灾难情节出现了:卓慧思上任后,英国政府当地时间9月23日公布了自1972年以来最激进的减税方案,英镑跌至半个世纪以来最低水平,吓坏金融市场。

10月3日,卓慧思政府宣布放弃此前提出的取消45%最高所得税税率的计划,被认为是作出了”耻辱性让步”(humiliating
climbdown),但于事无补。

10月20日,卓慧思宣布辞职,距离上任仅45天,成为英国史上最短命首相。

在灾难中接过首相之位的印裔富豪辛伟诚,到今年2月2日,已经执政满百天。据英国《卫报》,在唐宁街10号内部,关键顾问们认为,辛伟诚已经取得了重大进展——经济开始复苏,他在通货膨胀、国债、经济、移民和NHS等问题上做出了5个明确的承诺,并在很大程度上让保守党的内讧不再成为头版新闻。

但残酷的现实是,自辛伟诚入主唐宁街以来,英国发生了现代史上最严重的公共部门罢工;与此同时,英国的国民医疗服务体系濒临崩溃;数百万人在生活成本危机中受苦;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表示,英国是G7中唯一预计在2023年出现萎缩的经济体。

政府的混乱也没有结束。辛伟诚已经因为丑闻失去了韦廉信(Gavin Williamson)和查学礼(Nadhim
Zahawi)两位大臣,由于蓝韬文(Dominic Raab)也在接受调查,辛伟诚很有可能失去自己的第三位内阁大臣。

民意调查还没有开始转向,工党目前领先保守党20个百分点,而辛伟诚本人的支持率开始下降。
《卫报》表示,选民们最常说的话也是保守党议员们最担心的——辛伟诚「脱离群众」,他的巨额财富意味着他不能理解选民们的担忧。一位选民告诉工党的研究人员,当辛伟诚谈论NHS时,他们不能把他当回事,因为很明显,他从来没有在等待名单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