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级地震是能摧毁一切的力量”

当地时间2月6日晚上11点,土耳其卡赫拉曼马拉什的雨又下了起来,气温3℃,而天气预报显示这场雨将持续6个小时,直到2月7日土耳其的凌晨6点(北京时间上午11点)。

暴雨有可能导致救援被埋人员难度加大、残壁倒塌、被埋人员窒息、低温失温、加剧幸存者体力消耗。

对于土耳其来说,这是一个无比漫长的雨夜。

更早些的时候,在土耳其时间2月6日凌晨4点17分和下午1点24分,土耳其的加济安泰普和卡赫拉曼马拉什相继发生了两次7.8级的地震,震源深度20千米。

“7.8级是能摧毁一切的力量”

“当时天旋地转,房子就像是在海上漂泊的船”。当地时间2月6日凌晨4点17分,睡梦中小陈突然醒来,看到居住的房子正在剧烈地摇晃着。

这一天原本是美籍华人小陈无比普通的一天,前一天她因为工作出差来到了加济安泰普,将在这里工作一段时间,然后飞往迪拜继续她的工作。

当天凌晨的地震持续了很久,久到小陈从楼上跑到室外才停止。加济安泰普当天凌晨的气温在0℃左右,雨夹雪天气。小陈跑到室外,看到的是一片皑皑白雪,有的人裹着棉被,有的人穿着几层棉服。劫后余生的人们看向彼此,呼出空气在脸前形成一道水雾,雨滴和人们的眼泪一起落下。她想起在地震前,加济安泰普已经断断续续地下了一天的雨夹雪。

几小时后,小陈的同事给她传来了一个照片,照片里是整栋倒塌的房屋,而那个地方离她居住的地方仅有5公里远。

经常在世界各地出差,小陈也经历过几次地震,但这一次她感觉,“那就像是能够摧毁一切的力量,之前(经历地震)没有一次像这次这样这么令人恐惧。”她说。

而小陈的一位土耳其同事的家就在发生第二次7.8级地震的卡赫拉曼马拉什省,“听说那里的受灾状况比加济安泰普还要惨,没有水没有电没有网,而且我的土耳其同事家里已经有亲戚遇难了。”小陈说。

▲距离小陈居住地5公里外的一座倒塌的房屋。受访者供图

地震后,加济安泰普省发布了公告,不建议居民在夜晚待在自己家中。因此,小陈也跟随邻居一家去往一所由体育馆改造的避难所中过夜。

地震之后会释放出板块运动产生的能量,当天夜里,加济安泰普省温度升高,下起了雨。

因为亲眼目睹了大批房屋倾倒和路边人们在雨雪中救人的场面,小陈感到自己正在被一股巨大的情绪笼罩,“我想我需要做一些冥想和祷告才能入睡”。

空旷的体育馆就像冰窖一样冷,不过好在,当地时间2月6日晚些时候,政府向每个家庭发放了薄毯和被子。薄毯直接铺在体育馆的水泥地面上,小陈和邻居一家人就在这个毯子上,披着被子,相互依偎着。而在考虑明天土耳其的情况会怎么样之前,他们需要先挨过这个雨夜。

真实的受灾范围可能超乎想象

当地时间2月7日,土耳其副总统奥克塔伊表示,土耳其地震死亡人数升至2379人,另有14483人受伤。另据叙利亚卫生部,当地时间2月7日最新消息,目前土耳其强地震已导致叙利亚711人死亡,另有1431人受伤。真实的受灾范围可能超乎想象。

目前在杭州的刘明,在看到土耳其地震的消息后,立刻给自己以前学习语言的时候认识的土耳其朋友发去了信息询问情况。刘明的朋友安娜,和自己的哥哥、嫂子以及哥哥小孩一家四口住在阿达纳省的一座小岛上,安娜说自己的家在第二次7.8级的地震中被摧毁了,已经有邻居遇难,而这里距离第二次7.8级地震的震中卡赫拉曼马拉什大概有200公里。

安娜向刘明讲述,当地所有的航班都中止了,由于阿达纳省不是震中,目前还没有救援队进入,“没有人管我们”安娜说。当地时间下午3点左右,安娜和哥哥一家决定先徒步前往楼房没有被损毁的亲戚家避难。

▲土耳其阿达纳省,一座房子在地震中损毁。受访者供图

在土耳其卡帕多奇亚开中餐馆的闻文也表示,即使在距离震中300公里远的地方,也一样有强烈的震感。

“当时,凌晨4点左右,突然感觉到床在摇,一开始是轻微的,后来就变得很剧烈,摇到所有的橱柜都咯吱咯吱响,当时我就想赶紧爬起床来跑了。”闻文说。

闻文说,窗外卡帕多奇亚的路面上已经积了厚厚的一层雪,“但外面实在是太冷了,没有一个邻居选择跑出来。”闻文的家是一栋二层的小楼,她想卡帕多奇亚不是地震带应该没有什么事。两小时后,当闻文打开电视,电视里已经全都是关于土耳其地震的新闻了。

有受灾的中国人选择在车里过夜

闻文是中国驻土耳其领事协助志愿者群里的一员,地震之后,群里的中国人立刻开始相互报备安全情况。“大部分人都没事,但也有一些距离震中较近的华人,说自己家里受灾了,向群里的土耳其领事和华人同胞求救。”闻文说。

“当时群里有一个女士,她可能是嫁到土耳其东部,她说她家的房屋倒塌了,她逃出来了。于是群里立刻就讨论说哪一位离她比较近,能够尽快到她家去帮助她。”

除了中国人自救,群里的土耳其领事也反应迅速,“群里的领事很给力的,听说了有人可能受灾,他说他马上就去那边。”闻文说。

▲‍‍‍2月6日,土耳其,一位市民被救出,当天为雨雪天气。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闻文还联系上群里一位李女士,她家在土耳其的哈塔伊省(距离卡赫拉曼马拉什约148公里),虽然房屋没有完全倒塌,但因为房屋受损,2月6日晚上她也不敢在屋里休息了。

李女士告诉闻文,“我手机马上没电了,但我也不敢回去充电,随时可能失联”。后来她选择在车里过夜。

在车里过夜的,不只有李女士,闻文还听说在震中,政府把大巴车开到了路边,让那些受灾的人在大巴车里面过夜。

当地时间2月6日晚上10点,闻文所在的卡帕多奇亚又下起雪来,她查看了卡赫拉曼马拉什的天气预报,那里的雨要下到明天一早。闻文说,“那些废墟下的幸存者要怎么度过这样的一个雨夜呢?”

(刘明和安娜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