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协的黑幕,比狂飙还狂飙?

大家一直以来对中国足球的最低要求——“不添堵”,很遗憾再次落空。

2月14日,中国足球协会主席、党委副书记陈戌源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国家体育总局纪检监察组和湖北省监委审查调查。

陈戌源最近一次亮相中国足协内部公开活动,是2月9日。当天下午,协会召开了有关反腐内容的警示会议,协会全体中层干部都按要求参会。

而作为足协主席,陈戌源还做了发言,其中有一段说:庆父不死,鲁难未已。中国足球09年扫过一次黑,这是再一次反腐扫黑,足球领域腐败、黑恶问题不扫除,中国足球永无出头之日。要坚信“莫伸手,伸手必被捉”,今天的账,明天哪有不算的?不要搞小圈子,兄弟朋友亲戚的,背后隐藏着很多个人利益。希望少数人把赋予你的权力用在正道上,不是你谋取私利的工具。

“我在这里真诚告诫所有球员,足球是高尚运动,不要让金钱给玷污了,扭曲了。如果以金钱放在第一位,职业生涯不会有前途,一个人真正的脊梁骨是信仰和理想。”这是更早以前的2019年上海上港俱乐部赛季动员大会上,时任上港集团总裁的陈戌源的一番讲话。

如今看来,黑色幽默的效果简直拉满。

话说,从国足前主教练李铁,到足协原秘书长刘奕、常务副秘书长陈永亮,再到足协主席陈戌源被查,仅历时短短80天,中国足协的高层又一次被一扫而空。

为什么说是又一次呢?因为在中国足协这个“王八池”里,不是第一次出现这种窝案。

上一次窝案爆发,也将足协从里到外抓了个遍,那正是陈戌源提到的2009年反赌扫黑。

当年的中国足球联赛在球迷眼中早已恶劣不堪,甚至有知名教练曾经说过:“全中国就是那些把足球当真的人最傻*,比赛开始之前,结果早就已经确定了。”

许多看起来匪夷所思的事情,在当时都是公开的秘密。比如陕西国力这支球队,话事人王珀1990年代通过倒卖国有资产起家,控制俱乐部之后,更是将球队作为赌球的工具。比赛开始之前,先在澳门下注,然后命令球员打出他想要的结果。

陕西国力当年的成绩也非常奇特的“稳定”,上半年总是高歌猛进,攒下一些分数,下半年就开始按照老板下注的结果开始打出诡异结果,最终拿一个不上不下的分数留在中甲联赛。

还有一支北方球队,外籍主教练完全被架空,球队以领队、队长、某大哥级球员为核心,形成了三个权力中心。每场比赛开始之前,这三位大佬都会开一个会,交代各自背后的赌球集团对这场比赛的安排。如果三方利益不同,就要妥协出一个都能接受的方案,万一妥协不出这个方案,就要三拨各自的球员上场之后各显神通……

足协领导或收受贿赂,或接受人情请托,安排裁判吹黑哨,安排俱乐部打协议球,这种官哨官假球,也是数不胜数。

教练员之间也靠人脉互相许诺,两队打默契球,每个赛季两场比赛,双方各自在自己的主场取胜。

当时甚至闹出过这样的笑话,某老教练走马上任之后,和多位其他俱乐部教练安排下默契球,约好双方各自在主场拿三分。上半赛季的默契球主要都是在客场比赛,所以球队上半赛季成绩不佳。蒙在鼓里的老板不明就里急功近利,直接把教练炒了鱿鱼。

结果下半年人家各俱乐部当然就不承认当时的默契球协议,于是本来计划中的主场胜利也没到手,球队黯然降级……

当一个联赛里到处这样的事情,它还能好吗?

2007年,当时的中国足球超级联赛球队辽宁足球俱乐部梯队组成辽宁广原应邀参加新加坡职业足球联赛。但在赛季结束前,辽宁广原俱乐部发生了球队职员、球员涉嫌赌球和打假球的丑闻,最终数名球员被判刑,而球队总经理兼领队王鑫则逃回国内。

2008年底,新加坡警方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发送红色通缉令全球通缉王鑫。公安部部署辽宁省公安机关协助调查此案,并在4月份将王鑫抓获。调查中发现王鑫不但涉嫌在新加坡操纵球队打假球,在国内也有相似的举动。

至此,中国足坛反赌风暴拉开序幕。

公安部自1999年就开始酝酿打击足球界的赌球行业。2001年“甲B五鼠”事件发生后,中国足协惩罚了多个球队,但并未深度调查赌球集团。在此后的数年中,公安部亦连续打掉多个赌球集团,但并未产生大范围的效果。

2009年8月25日,公安部指派辽宁省公安厅负责成立“825”专案组,10月以后专案组的工作逐渐引起广泛关注,在全国大范围调查足球界相关人士,国家体育总局和中国足协参与配合。

就在825专案组成立之后一个礼拜,有人顶风作案,一下子将足坛黑暗面推向媒体头条。

2009年9月2日中国足球甲级联赛第18轮青岛海利丰与四川智谷的比赛中,海利丰董事长杜允琪操控队员打假球。杜允琪在赛前赌球压注全场比赛总入球会达到四个,但是青岛队在比赛只剩20分钟时仍然只能3-0领先对手,此时杜允琪换上队长杜斌,要求球队必须在剩余的比赛中进一球或者失一球。

问题是四川队的队员也不是傻子,眼见3-0领先自己的对手像不要命了一样进攻,当然知道这里面有问题,于是球员们都退回自己的半场,死命防守,就是不让青岛队如愿。

由于对手全力防守,青岛无力再进一球。打不进对方的大门,这帮人利欲熏心,竟然开始打起了本方大门的主意。青岛球员连续三次吊射自家球门,当场引发现场球迷的强烈抗议,这就有了球迷现场高喊“海利丰,打假球”的名场面。不过由于门将牟鹏飞没有听从老板和队长的指示,两次扑出了队友的射门,保留了这场丑恶比赛的最后一丝颜面,比赛仍然以3-0结束。

这一下子将足坛反赌扫黑的进程大大加快,也揭露出了更多的黑暗。

其中,以2003年上海国际对阵天津泰达的比赛,及其背后荒唐的“输球保级”事件最有戏剧性。

2004年为中超元年,为了确定中超参赛球队,中国足协规定,将2002赛季和2003赛季甲A联赛的名次统一计算。

这种综合统计两个赛季的成绩,本身就已经惹人争议,结果足协居然还搞出了一套“天才算法”,用一支球队2002赛季的排名×0.5+该球队2003赛季的排名,作为综合名次,名次越低排名越靠前,最终前12名进入中超,13-15名降入中甲。

这一“天才算法”果然在2003年底成功暴雷。

在2003年最后一轮比赛前,第11位的天津泰达积33分,第12位的青岛贝莱特积32分,第13位的重庆力帆积26分,第14位的八一湘潭积19分,第15位的陕西国力积14分垫底。

八一湘潭和陕西国力铁定降级。另一个降入中甲的名额,再结合2002赛季的排名来算,将在天津和重庆之间产生。

最后一场比赛,重庆即便赢球,积分29分也是排名第13,他们最终的综合名次分将是16分,无法力压天津。

但是一个BUG出现了,天津上赛季排名第10,本赛季暂列第11,综合名次分也是16分。如果能让天津的排名下降一位,重庆力帆就有机会力压天津。

末轮的对阵情况是,重庆力帆主场迎战青岛贝莱特,天津泰达对阵上海国际。

也就是说,重庆力帆输球向青岛送上3分,末轮天津要在客场挑战排名第二志在夺冠的上海国际。即便天津打平,也有可能被青岛反超,滑落至第12名,加上02年的5分,综合名次分将变为17分,就比重庆的16分高了。那么,降级的球队将不是重庆力帆而将会是天津泰达!

重庆队最后一轮要想保级,不能赢球,只能输球。

果然,末轮重庆主场迎战青岛,这场比赛出现非常奇葩的一幕,主场的重庆球迷一起在为作客的青岛加油。当重庆已经0-3落后时,球迷更是高兴地唱起了歌!因为他们知道球队输定了,输了就有机会保级,真是颇有一种荒诞主义色彩。

但重庆队的确不太懂政治。队中的国脚魏新赛前站在央视镜头前说:“现在都这形势了,我们也只能怎么保级怎么打了。”

如此高调地要完成“输球保级”的行动,也太不给领导面子了。如果真让你堂而皇之达到目的,领导的老脸往哪儿搁?在国际足坛的恶劣影响谁担当得起?这种滑天下之大稽的玩笑,是我们中国足球开得起的吗?

于是,中国足协当时的领导南勇,活动了起来。

当时,天津老总张义锋试图向上海国际老板徐泽宪行贿1200万元买下比赛被拒。南勇抓住这个机会,为张义锋牵线,找到了上海国际队中的国脚申思,后者又联系了队友江津、祁宏和小李明,收下800万元作报酬,承诺在比赛中放水。

最终,天津客场战胜了实力强大、志在夺冠的上海国际,力压重庆成功保级。

nnd,用假球对抗假球,这都叫什么事儿。

这场比赛的前前后后,既有行贿操纵比赛,也有收买球员操纵比赛,还有足协官员牵线,堪称中国足球腐败案例的集大成者。

在2009年的反赌扫黑中,专案组挖出了类似问题比赛无数,更直接将中国足协高层一勺烩。

2010年1月,中国足协副主席南勇、杨一民、原裁判委员会主任张建强被查。9月,中国足协专职副主席谢亚龙、前国足领队蔚少辉及前足协技术部主任李冬生被立案调查。

说来可笑,2006年,《辽沈晚报》在掌握了假球证人证据的情况下,派专人向中国足协举报,得到了足协最高层的负责人谢亚龙、南勇、杨一民联合接见。事后看来,这可真是“堂下何人状告本官”。

金哨陆俊也被查处。他涉嫌操纵7场足球比赛,涉及4家俱乐部,同时作为中间人操纵了天津泰达与广州松日的比赛,总涉案金额81万元。

同批处理的还有前足球裁判黄俊杰、周伟新、万大雪,中超公司前总经理吕锋、工作人员杨峰、张祖建等人。

这些中国足球的掌舵人最后分别被判处5到10年半不等的徒刑,可以说那次反赌扫黑风暴涤荡了整个足球圈。

然而,问题来了,这雷霆之力的反赌扫黑后短短十余年,怎么中国足协再次成为腐败黑窝,高级官员相继落马?

在亚足联负责媒介事务、来自于印度的拉维就很疑惑:“中国足球究竟是怎么回事?足协秘书长和副秘书长都被抓,究竟是因为腐败还是因为假球?”

“我们在听到这个消息后都非常震惊。我印象中,中国足协从前的几位副主席都因为腐败而被判入狱,这也才过去10年左右
,怎么现在又出现这种情况了?”

目前,陈戌源、李铁等人的问题还没完全披露,但很多案件细节让人看起来感觉似曾相识。

比如这次腐败案中涉及的关键比赛是2019年中超的保级关键战——天津天海对阵武汉卓尔。

那年上半年两队的首回合比赛中,武汉卓尔主场2-1击败天津天海。当场比赛,天海门将张鹭发挥失常,疑似就是被时任武汉卓尔总经理李铁公关所致。

而下半年第26轮天津天海在保级关键战中主场3-1战胜武汉卓尔,联系到时任天海主帅的前国脚李某某与李铁的关系,这怎么看怎么像是一场“约定俗成”,还给天津天海的胜利。

这样的假球、默契球、收买球员操纵比赛的方式,与2009年反赌扫黑前的足坛黑幕如出一辙。

如果要说区别,那只有一种区别,在2011年中国足球进入金元时代后,涉案金额确实比以前多多了……

有两个原因值得重视,第一,在反赌扫黑案件中,尽管公安部重拳出击,但仍然有一些阴暗的角落没有被扫帚清理到。据知情人士透露,当时落马的某黑哨在出狱后仍然生活得优哉游哉,有人专门供养,据说是因为他进去之后“保护了一大批人”。

第二,2009年后,针对足协、联赛、国家队的制度漏洞查补工作仍然是由足协自己来完成。可以想象,这种刀刃向内的查补,是非常难触及到核心问题的。

最后,查补工作的唯一重要成果就是裁判人选由过去的裁判委员会人为指定,转变为抽签决定……

须知,在美国不少的州,每桩案件的主审法官也是靠抽签决定,但这并不能阻止腐败。

所以,我们才会看到,2009年的风暴只是扫清了老一辈贪官、黑哨、假球球员,却为新一代人扫清了上位的障碍,如今这些被查的人正是填补了上一代的空缺,重建了他们自己的秩序。

据说,这次风暴的起因是李铁这厮在工资问题上与武汉俱乐部扯皮,离职之后仍然要求对方支付他3000万一年的高薪,甚至动用私人关系,要足协领导向武汉方面施压,最终双方撕破脸,逼得武汉方面与李铁“揽炒”,举报他操纵比赛的事。

如果他个人不是这么贪得无厌,足协的种种黑暗是不是还要被遮盖更长的时间呢?

中国足球,不知道还能不能等到好起来的那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