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飞宇翻车、张颂文被跟拍,背后藏的是这个产业链

在前几年饭圈乱象整治行动后,这段日子,粉圈灰色产业链隐隐又有了“死灰复燃”之势。

陈飞宇曾经的站姐跟他睡到一张床上,黄牛“粉丝”将张颂文一张拍立得签名照卖8000元,马嘉祺后援会引导粉丝贷款买专辑、余景天疑似雇人接机上热搜。

种种操作,实在离谱。

一、陈飞宇“站姐”变“女友”

这几天,陈飞宇跟女网红“是亦琳吖”(本名胡蝶)的事热度不小,二人亲密照被曝出。

有知情网友表示,女方身份可有点复杂,她曾经是陈飞宇的“站姐”,后来签公司做了艺人。

“站姐”简单来说就是明星的大粉。她们为明星开一个网上的站子,发明星的图片、消息、行程,代购周边和专辑,帮明星应援。

胡蝶在当陈飞宇“站姐”时,跟着他参加过不少活动。两人关系也没有像一般的粉丝和明星那么遥远。

胡蝶甚至有陈飞宇的微信,所以网友猜测,也许两个人相处久了,胡蝶凭着粉丝这层身份,慢慢就成为了女友。

因为这层身份,很多网友也趁机调侃。

不管怎样胡蝶和陈飞宇的感情问题究竟怎样,至少告诉我们,大粉跟明星距离真的很近。

说起来,“站姐”和明星也算是互惠互利的关系,“站姐”靠明星赚钱,明星靠“站姐”宣传增加人气,获得更多粉丝支持。

她们利用为明星建立起的应援站,及时更新明星们各种动向、收集明星照片和周边,并通过售卖一手照片、代购专辑和周边等获得收入。而且据说收入还不少。

这也说明粉圈产业链一直都在。

二、“黄牛”装粉丝,张颂文一张签名照卖8000元

相机快门下的各种明星照片,很多都是卖出了“天价”。

随着《狂飙》大火,“高启强”的饰演者张颂文受到极大关注,收获了一众迷弟迷妹。

近期,他的一张拍立得签名照,就卖出了8000元的高价。

在某个平台上,还有粉丝表示预算万元内,收张颂文的签名拍立得。这当然让黄牛“粉丝”们笑得合不拢嘴。

“黄牛”和“站姐”性质不一样,毕竟他们很多并不是真粉丝,而且很没底线,他们不仅侵犯明星隐私,一方面把拍的视频、照片等高价卖给粉丝。

只要遇到明星本人,一张普普通通的照片,签上名字,自己就能赚少则几百、多则几千。

“黄牛”们为了“代拍”在剧组演戏的明星,有的甚至爬上几十米高的岩壁,还要民警救援,非常扰乱社会秩序。

三、太离谱,马嘉祺后援会引导粉丝贷款追星

最近,马嘉祺又摊上事了,出事的正是他的粉丝后援会。2月13日,爆出来这样一个瓜:歌手马嘉祺后援会小号“MAgic万事屋”被永久禁言。

有“侦探”网友摸到了藤,账号禁言原因极有可能是后援会小号2月8日的文章,涉及到引导粉丝贷款买马嘉祺的新专辑。

后援会为什么要让粉丝贷款买马嘉祺的新专辑呢?

2月10EI,时代少年团的第二张新专辑《乌托邦少年》开始预售了。持续到19日,一共卖10天,5月中下旬发货。

作为TFboys的师弟,时代少年团人气极高,某平台粉丝超千万。虽然大部分年龄都比较小,以学生群体为主,购买力可不小。

专辑预售一天,就卖了100万张,销售额高达1.68亿元。经纪公司偷着开心,粉丝们也开始炫耀起自己的“战绩”。

因为这次的实体专辑不仅有团体封面,还有个人封面。这下团内成员马嘉祺、宋亚轩、刘耀文的粉丝们争得是不可开交,都觉得自家爱豆专辑秒切第一。

生怕对家出风头的马嘉祺粉丝后援会“未雨绸缪”,在2月8日,专辑还没开始预售时就发文引导粉丝集资,因为橘子谐音是集资,这才有了被永久禁言这一幕。

解读一下文章,“开放提前授信预支金额用于单封购买并寄送至指定地址,”后文还附有如何申请的详细操作说明。

这意思不就是让粉丝贷款买马嘉祺个人封面的专辑吗?

甚至还有限制条件:此前给偶像集资或者花钱超过5000元的粉丝才有资格参加,最少要买60份。一份专辑168元,60份就是10080元。

并且,想从后援会这里预支钱买马嘉祺专辑,还要留身份证、电话号码、住址等极为个人的信息,这些信息一旦泄露出去,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评论区里,还有很多“热心”老粉给新粉解释,后援会是借信用贷去买专辑。

更有的人,已经在评论区“卖惨”,说现在形式严峻。看他们回答如此熟练,司空见惯,这种操作,在粉圈应该不是第一次了吧。

马嘉祺后援会引导粉丝贷款买专辑一事闹大后,央媒也发声称“已经不是简单的饭圈畸形文化问题,而是需要严肃对待的社会、法律、金融问题”。

追星本就应该量力而行,为了爱豆好看的数据去贷款,这简直太过荒唐。

而后援会如此“尽心尽力”,自然是因为有利可图。大量的钱财到后援会手中,没人知道是否如他们所说,全都用在偶像身上。

这些年来,关于后援会卷集资巨款“跑路”、买海景房的消息数不胜数。

集资打投这条灰色产业链,实在可怕。

2021年5月,《青你3》热播,因为节目投票规则设定成购买赞助商奶制品后,扫描瓶盖内的二维码才能为偶像助力。

那时候集资买票、喝不完的牛奶就倒掉,也是闹得沸沸扬扬。

大量物品被浪费、用数据而不是实力说话,也不能让。马嘉祺作为歌手,出名的还是改编的《什么是快乐星球》这种简单歌曲。

粉圈的不良风气,真的该改改了。

四、余景天疑似雇人接机

而余景天这边,沉寂许久的他开始“作妖”了。1月4日,他出现在上海机场,大批粉丝接机,还造成机场拥堵。

他不过是个有点流量的艺人,哪来这么大阵仗,甚至警察在维持秩序时,还被粉丝用言语攻击。

有网友猜测,这次事件很有可能是余景天给自己“加戏”。他和经纪公司雇人假装成粉丝来接机,为自己造势,有了热度,上了热搜,钱也算是花的不亏。

一位“业内人士”还透露,有些明星需要排场,经纪公司就找他们安排群众演员。“糊星”会故意向粉丝透露行程或者请专人拍机场照片,达到吸粉固粉的目的。

粉丝也可拍照后养号发图,一边卖照片,给自己吸粉。算起来,竟然还是双方共赢。

某个“站哥”爆料,接机项目多,每项收费还不一样,真实让人大开眼界。

代拍、接机、集资等等,这些如今又慢慢兴起的粉圈灰色产业,负面影响太恶劣了。

明星们,还是要爱惜自己羽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