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1000万资产也算穷人?月入多少才算正常?

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文 | 付一夫

” 在上海,一个 1000 万资产的家庭,其实是一个穷人家庭。”

近日,某知名私募基金经理在一场路演中发表了这样的观点,随即引爆了舆论。尽管在事件发酵后,当事人所在公司试图挽尊,表示只是一句 ”
玩笑话 “,相关自媒体放大的解读更多只是 ” 断章取义 “,但似乎依然难以让广大网友信服。

先不管 1000
万资产的家庭在上海是什么水平,就全国层面来看,如此体量的资产规模绝对算得上是顶级富人。根据胡润百富发布的《2022
中国高净值人群家族传承报告》,我国拥有千万净资产的家庭数量 205.9 万户;而根据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的统计,我国现有近 5
亿户家庭,这便意味着 1000 万资产就已经超越了全国 99.6% 的家庭。

其实不用说 1000
万资产,就算月入过万在全国都绝对称得上是高收入人士。数据不会说谎,我们不妨扒一扒统计资料,看看国人的收入到底是怎样的情况。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22 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 36883 元,即人均可支配的月收入为 3074
元;其中,城乡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为 49283 元和 20133 元,折合成月均可支配收入约为 4107 元和 1678 元。

当然,这些只是相对笼统的统计,平均数往往无法反映事情的全部,我们还需从结构上对不同人群的收入水平做一番深入考察。

按照《中国统计年鉴》的统计口径,依据收入水平的不同,可以将全国居民人数进行五等份分组。从下图中可以更为清晰地看到:

我国收入水平最高的前 20% 数量的居民,2022 年的人均可支配收入为 90166 元,折合每个月约 7515
元,大幅度领先于其他 80% 的人;

位于第二、三梯队的中等偏上收入群体与中等收入群体,2022 年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为 47397 元和 30598
元,折合每个月约为 3950 元和 2550 元;

中等偏下收入群体与低收入群体,2022 年人均可支配收入则分别为 19303 元和 8601 元,折合每个月为 1609 元和
717 元。

结合全国 14 亿人口的总规模,不难发现大,约有 5.6 亿人(中间偏下户和低收入户)的月均可支配收入在 2000
元以下,即便是收入最高的那 2.8 亿人(高收入户),其月均可支配收入整体上也没有达到 1
万元的门槛。不仅如此,不同群体的收入差距同样较大,其中最低收入的 20% 居民,其收入水平甚至还不到最高收入 20% 居民的
1/10。

区域层面来看,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2 年我国 31 个省市自治区(不含港澳台)当中,只有
8 个地区的人均可支配收入超过了全国整体水平,分别为上海 79610 元,北京 77415 元,浙江 60302 元,江苏 49862
元,天津 48976 元,广东 47065 元,福建 43118 元,山东 37560 元;其余 23
个地区人均可支配收入均低于全国整体水平。

若是换算成月度来看,人均可支配收入超过 5000 元的只有上海(6634 元)、北京(6451 元)和浙江(5025
元),这三个省市常住人口数量之和约为 1.1 亿人,占全国比重仅有不到 8%;而每月人均可支配收入在 3000 元以下的省市多大 22
个,其中排名最低的甘肃,每月人均可支配仅有 1939 元,还不到上海和北京的 1/3。

另外,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也能说明问题。报告显示,截至
2020 年 12 月,我国网民规模达到 9.89 亿。其中,月收入在 5000 元以上的网民群体占比为 29.3%,约 2.9
亿人,尚不足三成;月收入在 2001-5000 元的网民群体占比为 32.7%,约 3.23 亿人;有收入但月收入在 1000
元及以下的网民群体占比为 15.3%,约 1.5 亿人;还有 22.7% 的网民没有收入,约 2.25 亿人。

数据还暗示着这样的现实:我国仍有 3
亿多人不是互联网用户,这当中又以老人和小孩为主,前者有些是依靠养老金维持生计,有些很可能还缺少最低的生活保障,而后者可能还在求学阶段,基本没有什么收入来源。如此一来,我国月收入低于
5000 元的人群规模之庞大,很可能超出很多人的想象,而月入过万的人口数量,无疑更是少之又少,客观上也印证出,每个月想要获得 1
万元以上的收入,着实是不太容易。

那么,月入过万的人都在哪里呢?

其实不难想象,由于居民收入水平与当地经济态势呈高度正相关,故而那些高收入人群通常都云集在北上广、江浙沪等经济社会相对发达的地区,这与前文的数据统计也是相吻合的。

进一步地,我们还可以通过行业数据来找到这群人。

由于 2022 年的数据尚未公布,这里采用 2021 年的数据来加以分析。根据国家统计局的统计,2021
年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 106837 元;在 19 个行业大类中,年平均工资最高的 3
个行业分别是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的 201506 元,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的 151776 元,金融业的 150843
元,分别为全国平均水平的 1.89 倍、1.42 倍和 1.41 倍;而收入较低的行业包括住宿和餐饮业的 53631 元,农林牧渔业的
53819 元等。而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的平均工资分布结构,大体也呈现出类似的态势。

可以发现,只有在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以及金融业这三个行业里,就业人员每月平均工资才更有机会超过
1 万元,而其他行业的整体工资水平相对较低,除非在业内能做到特别突出的成绩,否则很难月薪过万。

不过,这三个高薪行业普遍都具有较高的门槛和各式各样的问题。比如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也就是俗称的 IT
行业,其工作强度之大、时间之长可谓是远近闻名,近些年关于互联网大厂 996 的讨论屡见不鲜,诸如 ” 拿命换钱
“、内卷等问题也越来越不受欢迎;再如科学研究服务业和金融业,大都对于学历有着较高要求,并且要具备过硬的专业素养和较深的工作资历。这似乎也注定了,有资格进入到这三个行业并拿到高薪的,只有少部分人。

值得注意的是,私营单位就业人员的工资水平普遍要少于非私营单位。从数据上看,2021
年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 62884 元,明显低于非私营单位的 106837
元;而对于工资水平最高的三个行业来说,私营单位就业人员每年要比非私营单位的就业人员足足少赚 6~8 万元。

考虑到城镇非私营单位里多为央企国企,工资的差异似乎有些令人出乎意料。因为在很多人眼里,央企国企应该是朝九晚五、喝茶看报、收入平平的工作状态。事实上,时代在发展,社会在进步,尤其是国家长年以来一直致力于国有企业改革,并不断取得累累硕果,各个央企国企整体上从治理到经营能力,再到国有资本配置效率均有显著提升,继而也在一定程度上抬高了从业人员的薪资待遇。

这或许也可以解释,为什么近两年越来越多的人都想要挤进央企国企去工作。

03

至此,通过以上各方面的考察,相信你对国人的收入状况已经有了一个系统性的把握。

其实,当你在北上广深这样的大城市里,看惯了大城市里的商圈林立与车水马龙、听惯了经济大势与科技热点、穿惯了精致的套装或品牌、用惯了
iPhone 和
MacBook,或许会想当然地认为,这就是整个国家应有的模样。然而,你很可能不知道的是,北上广深这四个一线城市的总面积,仅仅占据全国的
0.33%,哪怕再加上其他几十个发达城市的面积,占全国的比重也仅有 5% 左右;这便意味着,全国面积 95%
的土地上发生的事情,是很多人都不曾看清的存在。比如前两年备受热议的 ” 我国还有将近 13 亿的中国人没有出过国,10
亿中国人从未坐过飞机,5 亿中国人还没用上马桶 “,就颠覆了很多人的认知。

所以,如果你拥有每个月七八千或者一万元的收入,千万不要觉得自卑或是沮丧,因为你真的已经很了不起了。

不过话说回来,任何人都想要追求更高的收入。那么在当前日益激烈的竞争环境下,任何人不管从事什么行业的工作,都应该不断地提升自身知识储备、业务水平和各方面能力,如此方能保持自己在职场中的竞争优势,进而可以获得更多升职加薪的机会,只要收入能持续提高,我们自然就更有底气去应对各种生活上的问题,无论是日常开销还是房贷车贷。

另外,有余力的人还可以考虑在不影响本职工作的前提下,尝试一些新的领域。

这种情况其实并不罕见,当下有很多年轻人都不再满足单一职业和身份的束缚,而是倾向于去选择能够拥有多重职业和多重身份的多元生活,以此来不断探索自己的兴趣和事业发展的可能性,这就是所谓的
” 斜杠青年 “,现已成为年轻群体的一种流行风尚和生活态度。

某种意义上讲,加入到 ” 斜杠 ”
行列同样是拓展更多收入来源、增加财富积累的一种方法,如果拿一份收入还不足以让自己过得更好,那么两份三份肯定会有大幅度改善。虽然我们不能要求人人都得身兼数职,但若是时间和精力允许,多去尝试总归没有坏处。

在此,也祝愿每一个努力奋斗的人,都能够获得应有的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