绑架原县委书记的嫌犯陈克政:曾阻止村里修路

近日广西梧州警方通报,藤县村民陈克政伙同他人涉嫌绑架该县原县委书记黄东明,消息引发舆论关注。至2月15日,陈克政仍然在逃,警方已悬赏10万元通缉,当地村干部近期挨家挨户提醒村民“发现嫌犯及时报警”。

陈克政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有着什么样的人生经历?极目新闻记者在当地采访多日,试图勾勒出他的画像。

墙上的悬赏通告

空无一人的老家

2月11日上午,极目新闻记者来到陈克政位于藤县新庆镇富荣村底村的老家。新庆镇距离藤县县城约30公里,而富荣村距离新庆镇政府所在地约8公里,是一个群山环抱中规模较大的乡村,有村民4000余人。

从新庆镇通往富荣村村道边的一条百余米长的泥土路,终点处有三户人家,分别是陈克政、陈克政弟弟陈松、陈克政父母的老房子。记者探访时,三家的大门都紧锁着。

其中,陈克政的老房子是一栋宽约7米、长约12米的一层平房,房子大门紧闭,门口及周边堆放着一辆报废的摩托车、一些废弃的机械和几件旧沙发。陈松的老房子也是一栋一层平房,其父母家则是一栋三层楼房,屋檐下晾晒着一些衣服,院子里散养着两条狗,一旦有人靠近它便狂吠不止。

三家的房子都背靠山体,和村道间有茂密的树木隔离。在其右下方数米远处有一栋民房,但从下方很难看到陈克政三家的情况。据媒体报道称,1月12日下午,警方正是在陈克政弟弟陈松的家里找到了被绑架的藤县原县委书记黄东明。

三家房子里都空无一人,有村民称,陈克政在藤县买了房子,一家人都住在县城,父母平时也在县城帮忙照顾孩子。陈松一家平时也在外面生活,很少回来。

陈克政老家

曾阻止村里拓宽道路

富荣村里以山地为主,田地很少,人均只有几分田,以前村民主要以采收桂皮和松油为主要收入来源,并不富裕。如今大部分村民都会外出务工,村里留下的主要是老人、妇女和儿童。

距陈克政家不远的富荣村村民梁毅和陈克政一家相识很久,他介绍,陈克政多年前就外出谋生活,他的弟弟、弟媳也在外地种地。陈克政在当地一般被喊作“阿孔”,许多人并不知道其大名。

陈克政老家院子

梁毅表示,这些年他大部分时间也在外面打工,所以他见到陈克政的次数很少,一年也就一两次,最近一次见面还是2020年。以前陈克政每次回老家,经常会到梁毅家里坐坐,但聊天内容很浅,不会谈到自己在外面做什么、赚到钱没有等话题。“他的嘴比较甜,会说话,和村民关系还可以,没听说有跟村民闹矛盾的情况,听说他涉嫌绑架,我们都感到很惊讶。他有五个孩子,两个男孩三个女孩,最小的才六七岁。”梁毅介绍,几天前他在村里遇到了陈克政的母亲,她看上去很伤心,老人事前应该不知道儿子在外面的情况。

富荣村村民李娟介绍,她在春节前看到警方的通缉令后,才得知陈克政涉嫌绑架原县委书记的事,感觉很意外。她最后一次见到陈克政是去年三月左右,陈当时开车离开村子,在车里跟她简单打了一个招呼。事情发生后,她在村里没有看到警察公开办案。

李娟表示,陈克政和村民之间没什么矛盾,村民办喜事只要通知他,他一般都会回来。陈克政回村里时,如果看到有村民在一起喝酒,也会参与到酒局中来,性格比较随和。富荣村另有村民介绍,陈克政曾向村里很多人借钱没还,和他熟一点的村民都怕他开口借钱。有人听说他曾向堂兄弟们借钱,多的几万元,少的几千元。极目新闻记者找到陈克政两个堂兄弟家求证,但两家都大门紧闭。

“陈克政这次开一辆车回来,下次开另外一辆车回来,有时是豪车,有时是普通车,车子就停在门口的坡上。”村民孙健这样介绍他印象中的陈克政。孙健介绍,2018年前后,村里准备对连接村里和新庆镇的村道进行拓宽,其中一段路需要占用陈克政家的部分山体,遭到陈克政的反对。当时村委会干部曾放话“搞不定他,就把村委关门了”,但最后,村道大部分路段的拓宽工作得以实施,陈克政家附近的那段路却因其反对没有拓宽。

富荣村另外一位村民也证实了陈克政阻止村道拓宽的事,称村干部拿其没办法,在一些村民眼中陈克政是一个“恶人”。

进陈克政老家的土路

多次向朋友借钱没还

2月13日,陈克政的一位债主刘琳告诉极目新闻记者,10多年前,她在做生意过程中结识了陈克政。陈克政以投资做生意、母亲从楼上坠落摔伤等理由,多次向她借钱,总额达到数十万元。由于陈克政经常更换手机号码,绝大部分时间不在家,她这些年一直联系不上对方。

因为借钱给陈克政的事,刘琳的生活受到极大影响,她难以面对家人,只好离开藤县,这些年一直在外地生活。“刚认识他时觉得他是一个很大方的人,为人处世还可以,所以对他比较信任。”刘女士表示,据她了解,陈克政的多位朋友都被其借钱未还,这些人也一直在找他。

同样曾借款给陈克政的一位男子告诉极目新闻记者,由于陈克政尚未到案,他现在不敢介绍其具体情况。

2月13日,藤县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告诉极目新闻记者,该案件正由梧州市公安局侦办。虽然事情发生在藤县,但他们并不清楚具体情况,也不了解陈克政这个人。

办案单位

开过足浴店和投资公司

极目新闻记者梳理裁判文书网、天眼查系统等发现,陈克政原名陈先章,曾在新庆镇或藤县城区开过日用品店、足浴店、投资公司,做过挖掘机经营等,但经营情况似乎都不太理想。

2011年11月,陈克政以陈先章的名字在富荣村底村注册了一家“藤县新庆富贵岭日用品经营部”,以从事零售业为主,注册资本为人民币5万元。2015年至2018年,这家企业连续四年因“未按规定报送年度报告”而被当地工商管理部门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2019年营业执照被吊销。

2023年2月13日,富荣村一名个体经营户告诉极目新闻记者,大约十年前,陈克政在开办这家日用品经营部期间,经常给当地的零售店等配送日用品。

2011年底,陈克政和朋友李某良计划在新庆镇开办小额贷款公司,双方共同出资100万元,并租用李某良200余平方米的房子作为办公地点。后因李某良没有拿出资金设立公司,此事半路夭折。从2012年至2014年,陈克政租用李某良的房子开办昌隆投资有限公司,后因其他原因,他无法继续经营该公司。

2023年2月13日,极目新闻记者实地探访李某良的房屋发现,该房子大门紧闭,门上张贴的招租电话一直无人能接听。

2013年7月开始,陈克政和几名合作伙伴共同经营了藤县一家足浴店,但由于经营不善,该足浴店于2014年1月停止营业。一份法院判决书显示,陈克政曾在一起民事纠纷审理过程中,自称和他人合伙经营过藤县另外一家沐足店。

2016年10月2日,挖掘机从业者黄某与陈克政签订了一份《挖掘机转让协议》,约定黄某将按揭购买的价值47万元的挖掘机转让给陈克政,该挖掘机剩下的按揭款由陈克政负责偿还。同日双方还签订协议,约定陈克政将其使用的另一辆挖掘机作价5万元转让给黄某。因陈克政后来没有按约定偿还按揭款,2017年4月15日,黄某将挖掘机拉回藤县古龙镇,双方为此发生了纠纷。

被绑架的藤县原县委书记现在工作单位

多起官司当被告成老赖

2023年2月10日,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一份民事判决书显示,广西藤县的黄某强先后向一审法院和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要求陈克政偿还在2016年5月2日向自己借的35万元本金及利息。黄某强在起诉时表示,陈克强当时以经营沐足生意周转为由向自己借款。黄某强称,陈克政还曾向朋友李某龙、李某燕借款多笔未还。最终,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以黄某强借款“不符合常理、缺乏证人等证据”为由,驳回其上诉,维持一审判决(驳回黄某强的诉讼请求)。黄某强在谈到陈克政时,称其“并非老实巴交的农民,而是一名生意人,精明得很”。

2月13日,此案原告的代理律师胡律师告诉极目新闻记者,原告黄某强出于信任,将35万现金借给陈克政。对于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二审判决,原告正在考虑向广西高院进行申诉。

胡律师表示,二审时陈克政并未出庭,她没有和其打过交道。在庭审过程中,他们申请了一位借钱给陈克政的证人出庭作证,这位证人称曾借款20万给陈克政,也未收到还款。

黄东明办公室

2020年10月,藤县人民法院的一份执行裁定书显示,该院在执行一起已发生法律效力的民事判决中,责令被执行人陈克政、卢某文向申请执行人李某偿还借款本金6000元及利息,并承担申请执行费50元的义务,但其至今未履行。在执行过程中,该院依法扣划被执行人卢某文网络资金2396元,本案尚未执行款3679元及利息。除此之外,未发现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已对陈克政、卢某文采取限制高消费及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等强制措施。

该案的民事判决书显示,2019年8月7日,卢某文因家庭生活开支所需,向李某借款6000元,并由陈克政作为连带责任保证人。后来,卢某文未履行还款义务,被李某起诉到法院。法院裁定陈克政对上述借款本息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记者还梳理发现,2016年7月,藤县人民法院在一起民间借贷纠纷案件中,判决陈克政对一笔8万元借款及利息承担连带还款责任。2019年10月,藤县人民法院在一起房屋租赁合同纠纷案件中,判决陈克政支付原告李某良违约金3万元。

(文中梁毅、李娟、孙健、刘琳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