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脱轨事件 俄州小镇居民焦虑:我们不知道的太多了

在一列载有有毒化学品的火车在美国俄亥俄州小镇东巴勒斯坦发生脱轨的12天后,焦虑的居民仍在要求得到答案。

尽管当局称空气和供水都是安全的,但当地居民称,溪流中出现了大量死鱼,其他宠物也患上疾病。居民们还抱怨自己出现头痛、眼睛灼痛和喉咙痛的状况。https://t.co/PjXzPRdiqj

— BBC News 中文 (@bbcchinese)
February 16, 2023

在一列载有有毒化学品的火车在美国俄亥俄州小镇东巴勒斯坦(East
Palestine)发生脱轨的12天后,焦虑的居民仍在要求得到答案。

“现在的情况非常引人注目。”住在离事发地点仅几个街区的詹姆斯·菲格利(James
Figley)说:“整个小镇都陷入骚动。”

63岁的菲格利是一名平面设计师,2月3日晚,他正坐在沙发上,突然听到可怕而刺耳的金属声。他和妻子上车去查看,发现了地狱般的一幕。

“当时发生了一系列爆炸,持续不断,而且气味越来越可怕。”菲格利说。

“你曾在你的后院烧过塑料并(出现)黑烟吗?就是那种。”他说。“它是黑色的,完全的黑色。你可以看出那是一种化学气味。眼睛灼痛。如果你对着风,情况可能会变得非常糟。”

事故引发了大火,令住在几个街区外的居民感到恐慌。

几天后,随着官员们需在一种被称为氯乙烯的危险化学物质爆炸前将其燃除,一个有毒的烟柱出现在城镇上空。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溪流中出现了死鱼。官员们后来证实,数量达成千上万条之多。附近居民告诉当地媒体,他们的鸡突然死亡、狐狸出现恐慌,其他宠物也患上疾病。居民们抱怨自己出现头痛、眼睛灼痛和喉咙痛的症状。

俄亥俄州州长迈克·德温(Mike
DeWine)周三表示,虽然该镇的空气质量是安全的,但有毒泄漏地点附近居民应该饮用瓶装水,以防万一。州和联邦官员向居民承诺,他们正在清除现场的污染土壤,空气和市政水质现已恢复正常。

一些居民诉说的情况与官员们继续发布的承诺之间大相径庭,导致了东巴勒斯坦出现混乱和恐惧。与此同时,环境和健康专家对该地是否真的安全提出了质疑。一些社交媒体用户称,尽管政府官员经常更新情况并对铁路公司表示愤怒,但官方并没有告诉居民实情。

一些当地人对这种额外的监督表示欢迎。“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太多了,”菲格利说。

关于东巴勒斯坦火车出轨事件的事实

官员们提供了2月3日诺福克南方铁路(Norfolk Southern)列车在行至宾夕法尼亚州途中脱轨的一些细节。

德温在周二的记者会上表示,这列火车有约150节车厢,其中50节车厢脱轨。其中大约10节载有潜在有毒物质。

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尚未确定脱轨的确切原因,但该部门表示,可能与其中一个车轴的机械问题有关。

列车携带的物质包括氯乙烯,这是一种无色的有害气体,用于制造PVC塑料和乙烯基产品。

氯乙烯也是一种致癌物。急性暴露于该化学物质会导致头晕、嗜睡和头痛,而长期接触则会导致肝损伤和一种罕见肝癌。

2月6日,在疏散了邻近地区后,官员们对氯乙烯进行了受控燃烧。德温说,联邦、州和铁路专家得出的结论是,这比让材料爆炸并让碎片在小镇中飞溅要安全得多,他称这是两害相权取其轻。

这次受控燃烧在东巴勒斯坦上空产生了宛如世界末日般的烟雾。这些画面在社交媒体上广为流传,许多震惊的读者将其比作灾难片。

几天后,德温州长、宾夕法尼亚州州长乔什·夏皮罗(Josh
Shapiro)和诺福克南方铁路宣布燃除成功,一旦官员认为安全,居民就被允许返回。

“对我们来说,当他们说一切都解决了,我们决定就可以回来了。”东巴勒斯坦居民约翰·迈尔斯(John
Myers)说,他和家人住在脱轨地点附近的一所房子里。

他表示,他没有感受到任何负面的副作用。“空气闻起来像往常一样。”他说。

周二,美国环境保护署表示,未在空气中检测到任何显著水平的有害物质。该部门称,截至目前已经检查了近400个家庭,没有检测到任何化学物质,不过他们仍在继续检查该地区更多家庭,并进行空气质量监测。

事故发生后,美国环保署确实在包括俄亥俄河在内的附近水样中,发现了化学物质的痕迹。该机构表示,被污染的水已进入了雨水排水槽。俄亥俄州官员表示,如果有需要,他们将检测居民的供水情况,或者钻探新井。

在周三,俄亥俄州环境保护署向居民承诺,当地供水系统的水井经检测不含脱轨产生的化学物质,市政供水可以安全饮用。

“太多不信任和质疑”

对于一些人来说,令人震惊的有毒烟雾图像与当局近期向东巴勒斯坦解除警报之举似乎格格不入。

尤其是推特和TikTok上的社交媒体用户一直在关注有关动物受伤的报道,以及氯乙烯燃烧的画面。他们要求官员给出更多答案。

在人们将死鱼的影片发布到社交媒体上后,官员们承认这一现象是真实的。俄亥俄州自然资源部表示,在东巴勒斯坦南部约7.5英里长的溪流中,约有3500条12种不同种类的鱼死亡。

然而,官员们表示,他们没有收到有关脱轨或化学燃除直接导致牲畜或其他陆地动物死亡的报告。

据《华盛顿邮报》、《新共和》和当地媒体报道,在化学品燃烧一周多后,附近地区的居民投诉出现头痛和恶心的情况。

环境专家告诉BBC,他们对政府在事故发生和进行受控燃烧后短时间内就允许人们返回东巴勒斯坦的决定感到担忧。

“显然,州和地方监管机构给人们开绿灯回家的速度太快了。”宾夕法尼亚环境研究与政策中心(PennEnvironment
Research & Policy Center)执行主任戴维·马苏尔(David Masur)说。

“这让公众对这些机构的可信度产生了很多不信任和怀疑,这是一个问题。”他说。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研究空气污染的教授彼得·德卡洛(Peter
DeCarlo)说,除了氯乙烯,火车上其他几种物质在燃烧时也可能形成危险化合物,比如二恶英。

“作为一名大气化学家,这是我非常、非常、非常想避免的。”他补充称,希望环保部门公布有关空气质量的更详细数据。

东巴勒斯坦居民对诺福克南方铁路公司提起了至少四起集体诉讼,声称他们接触了有毒物质,并因脱轨事故而遭受了“严重的精神痛苦”。

“我们的很多客户真的在考虑……可能会搬离这个地区。”代亨特·米勒(Hunter
Miller)说。他是东巴勒斯坦居民对铁路公司提起集体诉讼的代表律师。

“这里应该是他们的避风港和幸福之地,他们的家。”米勒说。“现在他们觉得他们的家已经被渗透了,不再那么确定这是一个安全的避风港了。”

周二,一名记者问德温,如果他住在东巴勒斯坦,他自己回到家中是否会感到安全。

“我会保持警惕和担忧。”德温说道。“但我想我可能会回到我的房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