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泰山会大佬玩完 被追债20亿 金融帝国崩塌

一生心血,毁于一旦。

1988年创立的泛海控股,卢志强用了32年时间把总资产做到2000多亿。但是从两千亿帝国到资不抵债,卢志强只用了4年。

近日,卢志强最重要的一块金融资产民生证券也保不住了。如今已经71岁高龄的卢志强,还能力挽狂澜吗?

1 山东高速追索20亿

民生证券被摆上货架

日前,京东拍卖上架了一款超级资产。

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将对泛海控股(000046.SZ)持有民生证券的34.71亿股进行公开拍卖,时间定于2023年3月14日10时至3月15日10时,起拍价约58.65亿元。

民生证券一直是“泛海系”除地产外最为优质的资产,也是其融资利器。若上述拍卖成功,泛海控股持有民生证券的股权比例将骤降至0.25%。

本次拍卖背后,源于泛海控股被山东高速集团追债20亿。

泛海拿不出钱,反映出公司资金链紧张。

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4月,泛海控股拿下民生证券近15.9亿股股份,占民生证券股权比例近73%,后面又通过增资的方式扩大持股比例至87.65%。不过,自2020年开始,泛海资金链陷入紧张局面,民生证券的股权多次被卖掉。

这中间还有个小插曲。

去年6月,民生证券董事长冯鹤年因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2023年1月,冯鹤年被开除党籍。市场普遍认为,冯鹤年的落马可能从侧面昭示“泛海系”存在管理、内控不到位的情况。

至于本次追债泛海控股的山东高速集团,其背景也不简单。据财新此前报道,山东高速集团堪称地产界的“大金主”,恒大、融创、佳兆业、奥园等不少民营房企都曾从山东高速集团融资,其中,恒大许家印颇受山东高速原董事长孙亮赞赏。

但成败萧何,孙亮于2022年8月因涉嫌严重违法和职务犯罪被查,被查的导火索即是地产。

因此,随着孙亮的落马,山东高速也开始清算过去他主政期间的历史问题。此番对泛海的追债,也就显得合情合理。

只是,卢志强可能没有想到,当墙倒塌时,竟没有一人上来扶一把。

在泛海控股2022年三季报中,我们注意到,泛海控股还“信心勃勃”的表示:正在积极引入战略投资者,激活上市公司发展活力,激活民生证券、民生信托、亚太财险的发展…

可显然,债主们并不这么想,他们只想起诉,拍卖,拿钱。

71岁的卢志强,可能已经不再值得他们信任了。

2 泛海去年最高预亏100亿

短短四年资不抵债

1月30日晚,泛海控股披露2022年度业绩预告,预计亏损70亿元-100亿元,上年同期亏损112.55亿万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权益为-36亿元至-6亿元。

什么概念呢?

要知道,2018年底,泛海控股总资产还有2120.97亿元,净资产也有200多亿。另据公司2022年三季报显示,泛海控股净资产还有40亿元。

仅仅四年,泛海就资不抵债了。

这引发了深交所火速发函问询。

泛海控股回函说,主要是公司控股子公司民生信托管理的部分项目发生风险,所以进行了计提。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2020年,民生信托踩雷金凰珠宝造假案。当时波及多家信托公司,其中民生信托涉及金额高达41亿元。受此影响,当年泛海控股为之计提减值损失超过25亿元。

后面,随着“房住不炒”政策的贯彻,一批高杠杆房企开始接连暴雷,民生信托开始连续踩雷。2021年7月,民生信托关于宝能集团20亿元的信托计划出现实质违约。2021年11月,民生信托关于佳兆业的14亿元信托计划违约。

泛海控股由此“受累”民生信托,本质也是受累房地产。2020年-2021年,泛海控股归母净利润分别为-46.22亿元、-112.55亿元。2022年前三季度仍亏损22.4亿元。

为了“灭火”,泛海开启了“卖卖卖”模式。但是,由于泛海的杠杆率太高(最新资产负债率89%),稍微一计提,净资产很快跌成负值。

根据交易所规则,由于连续2年亏损,且净资产为负值,公司持续经营能力存在不确定性,泛海控股很可能要被ST了。

3 卢志强跌落神坛

刚被“自家人”告了

卢志强和泛海,曾在资本市场可是“神”一般的存在。

当年,卢志强依靠地产起家,吃到了房地产作为中国支柱产业的红利。早在2007年时,泛海控股股价曾站上71.3元/股的高位,总市值高达2600亿元。当时成为国内“市值第一人”,多年稳坐山东首富(卢志强是山东人)。

2014年,意气风发的卢志强宣布进军金融业,短短三年时间便斥资400多亿,入主民生信托、民安保险、民生证券等,拿下保险、信托、券商多个牌照,加上地产、能源、境外投资等,卢志强构建了庞大的泛海商业帝国。

作为“民生系”最大的幕后操盘人,卢志强一时风光无两。

如今,泛海控股的市值仅仅65亿元,财务上更是资不抵债了。令人唏嘘不已。

随着集团总体资金链逐渐紧张,手足相残的局面也就出现了。

日前,泛海系内部开始追债,并且追到了卢志强本人头上。

1月20日,民生银行北京分行对卢志强及泛海控股、武汉中心公司和武汉中央公司发起诉讼。原因是,泛海控股两家武汉地产开发公司,拖欠民生银行借款分别高达39.72亿元和30.46亿元,总计超过70亿。而卢志强和泛海控股是上述两家公司的担保人。

要知道,卢志强可是民生银行的发起设立人之一。截至2022年三季度末,泛海仍为民生银行第六大股东,持有4.12%的股份。

事到如今,民生银行合作的泛海、恒大、泰禾等房企纷纷暴雷,民生银行自身难保,因此对于自己的发起人、股东,也没法再讲感情。

毕竟,在商言商嘛。

如今的残局,都是卢志强在顺势时高歌猛进、杠杆式扩张,忘记了风险,忘记了“房住不炒”带来的恶果。

得意时,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但请不要忘记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古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