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兴资本董事长包凡消失,这一夜发生了什么

2 月 16
日晚,华兴资本控股创始人、董事长包凡被曝于近日失联。数位接近包凡人士确认,包凡近几日未在办公和其他公开场合出现,另有香港人士称,近两日确实无法与包凡取得联系。

钛媒体 APP 在第一时间联系到华兴资本,得到回应称:一切消息以公告为准。

随后华兴资本在港交所公告,董事会并不知悉任何资料显示包凡失去联络一事与或可能与集团的业务和 /
或运作有关,而集团目前业务及运作维持正常。

公告的表达直接证实了包凡失联的真实性,多位公关从业人员对华兴的公告表达了失望,更有华兴资本相关人士向钛媒体 APP
表示:别问,问就是不知道。

不过,经钛媒体 App 多方求证,包凡失联内因浮出水面。一位接近华兴资本的相关人士向钛媒体 App 透露:”
主要与华兴资本控股集团前总裁丛林在船舶租赁业务上的违规操作有关,包凡个人因配合调查被带走。 “

去年监管谈话的风波

2 月 13 日,华兴证券有限公司就因董监高大面积 ” 换血 ”
引起市场注意。根据天眼查信息显示,其中最大的变动是丛林卸任华兴证券董事长,由总经理项威在董事会中代行董事长职责。

丛林于 2020 年 7 月 1
日上任华兴资本控股集团总裁,兼任华兴证券(香港)有限公司董事长,直接向包凡汇报。负责集团投资银行业务的发展及管理。

向前追溯,丛林最近的一次曝光,就是一次 ” 结结实实 ” 的监管谈话。

2022 年 9 月 6
日,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上海监管局公布《关于对华兴证券有限公司采取出具责令改正措施的决定》决定称,经查,华兴证券存在以下问题:

一:经营管理活动与股东、关联方未保持独立。

二:高级管理人员存在在股东单位兼职的情形。

三:质量控制部门对投行项目工作底稿验收不严格,对个别项目未出具明确验收意见。

四:全面风险管理信息系统,风险指标体系存在不足。

五:投资交易相关制度和内部管控措施不完善。

六:个别分支机构未按照规定配备专职合规人员。 同一天,证监会上海监管局会公布《关于丛林采取监管谈话措施的决定》。

丛林作为华兴证券董事长,对上述一、二条问题负有领导责任,根据《高管办法》第五十一条第(一)项规定,上海监管局决定对丛林采取监管谈话的监督管理措施。

有业内人士分析,这种先给一个责令改正的监管谈话,背后大概率是发生了内幕交易。但是并没有进一步的消息证实这种猜测。而且依照常规,这种级别的监管谈话,一般不会后续继续追溯影响到包凡个人。

包凡与丛林

实际上,包凡与丛林之间的关系一直蒙着一层薄纱。

2007 年丛林加入工银金融租赁有限公司,任执行董事、总裁,又于 2016 年任工银国际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兼行政总裁。

2017 年 10 月,工银租赁向华兴资本批下了一笔 2 亿美元的贷款。根据华兴资本以往的公告显示,该贷款 2017 年 11
月 17 日至 2018 年 5 月 16 日年化利率 7.62%,2018 年 5 月 17 日至 2018 年 9 月 28
日年化利率 7.62%,以华兴资本股份为抵押。

2018 年 9 月 27
日,华兴资本正式在港交所主板挂牌,同月,华兴资本偿还了该笔贷款。在贷款偿还不久后,丛林就受包凡之邀离开工银国际出任华兴资本控股总裁兼华兴证券董事长。另有消息称,丛林在华兴资本的年薪达千万级别。

截止发稿,根据钛媒体独家最新消息:据接近华兴资本的相关人士透露,包凡此次失联事件,主要与华兴资本控股集团前总裁丛林在船舶租赁业务上的违规操作有关,包凡个人因配合调查被带走。钛媒体会继续跟踪报道包凡失联的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