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野、慌乱、转变,美元基金的困境与出路

01 分野,站队

裁员寒冬季,有人却在拒绝百万年薪的 offer。


说实话,这两年我一直在持续的看工作机会,年前有一家猎头找到我,说一家新成立的美元基金有岗位,从学历背景到工作能力、关注的投资领域都非常匹配,而且对方也愿意发
offer,但是我拒绝了。” 抿了一口热美式,李牧望着远方喃喃的说道:” 我想在风(险)投(资)行业走的更长远一点。”

与李牧的相识大约是在 2017
年,那时他是投资经理,每天忙到脚不沾地,全国各地飞来飞去的看项目、做尽调、过项目会、谈着几百万的投资额,眼中带着光,总爱说:”
投资就是要发现有价值的、有创新性的、有未来的项目和人,他们将会改变世界。”

满腔热血的少年,如今熬到了这家风投机构的 MD(Managing Director),眼中却不再有光了。
“像我们这类进不了各大媒体 VC(Venture Capital)榜单 TOP10、TOP20
的中小风投机构,这两年活的非常 ‘ 憋屈
‘,手握双币基金,募资规模都不大,一年投不了几个项目,就算投,投多少钱也要掰着手指头算一算,因为口袋里的钱实在太少了,风险投资变成了不敢冒风险的投资,你说憋屈不憋屈。”

” 认清现实,跳槽还是选大的人民币基金吧。”这是李牧最后的决定。

钛媒体创投家发布的《2022 年中国私募股权投资报告》中显示,人民币基金披露的募集金额大约 19086
亿元人民币,外币基金披露募资金额仅有 2496 亿元人民币,总募资金额相差近百倍,募资额的差距也决定的投资数量的差距。

2022 年人民币基金投资数量 9624 起,外币基金则投资了 1003 起左右。尽管外币基金与人民币基金的分野,自 20
年前中国风投兴起时就已存在,但事实上 2022 年才算是真正的分水岭年份,或定义为人民币基金元年。

“市面上 90% 的项目都是用人民币投资的。” 李牧告诉钛媒体创投家。过去 10
年,美元基金是中国私募股权市场上的主力,主要投资互联网,人民币基金辅助投资硬科技、先进制造,现在截然不同了,人民币基金成为了主力,美元基金投资消费或出海等项目。

原来李牧所说的 ” 我想在风投行业走的更长远一点。”
背后是两层含义,一层是选对基金,选有钱投资的、主流币种基金;另一层是选对赛道,投资具有长期发展能力、长期被看好的赛道。

钛媒体创投家与多位业内人士深聊后发现,” 李牧们 ”
在面临职业选择时心中已默默站队人民币基金。那么,曾经叱咤中国私募股权的美元基金如今要如何生存呢?

02 无奈,走出去

出去或许有新的机会。

目光转向海外,”
现在大多数美元基金的生存策略是,要么投资中国企业出海的项目,要么直接投资东南亚、印度等海外新兴市场,适合在美股上市的项目。”
李牧告诉钛媒体创投家。

美元基金与人民币基金的投资风格天生与众不同。” 美元基金天生爱冒险、不接地气、爱炒概念。”
这是一位创业者对美元基金的看法。另一位创业者认为,正是因为美元基金的敢于 ” 尝鲜 ” 才有了互联网、智能领域的不断创新。

业内投资人士对美元基金投资风格的评价是,青睐高风险,但有潜力呈指数性增长、符合全球化趋势,能够在境外退出的赛道。大致逻辑是,如果有
100 元,只有要 10 元投中了对的项目,便能够博取 1000 元的回报。

投资风格差异化的形成与文化背景密不可分。时间拉回到上个世纪 60 年代,美国旧金山掀起了 ” 爱之夏 ”
运动,全世界的嬉皮士们通过 ” 大串联 ”
的方式涌向旧金山的海特区和伯克利等地,高举反主流大旗、反抗当时的道德与僵化的社会制度,宣扬精神自由和性解放,与美国东岸相对传统和保守的文化景观形成了迥然相异的文化氛围,由此也形成了挑战权威、鼓励冒险、宽容失败的创新文化和硅谷精神,带有牛仔和嬉皮士精神的硅谷工程师在此开启改变世界之旅,风险投资进入爆发期。

在过去的 20 年中,中国的 TMT 行业完美契合了美元基金的投资特性。如今,TMT
行业增长遭遇挑战、境外上市不通畅、投资赛道受限制、创业者偏爱人民币基金,另美元基金在中国陷入 ” 头疼 ” 局面,走出去,不失为另一种
” 自救 ” 策略。

对于国内成熟的美元基金而言,此前在海外多地设有办公室,投资海外项目信手拈来,只是减少了一部分中国市场的投资而已。

对于中小美元基金,则充满了挑战,他们成立之初就是面对中国新兴市场投资,LP 看中的也 GP
对于中国本土市场的熟悉度,如今走出国门,优势已不在。”
投资机构也是有地域性的,同样都是红杉,东南亚就是印度红杉主投,中国是中国红杉主投,GP 的资源优势就是投资优势。”
一位新加坡投资人向钛媒体创投家讲述。


第一次明白有钱不是万能的,在海外投资需要补齐很多短板,比如,了解本地文化、市场特性、寻找项目来源渠道、搭建创业者赋能资源等等,会说英语连入门能力都不算。”
这是李牧出差东南亚市场的真实感受。”
所以很多风投机构对外宣称投出海,投的还是华人创业者或中国企业出海的项目,这一类创业者通常扎根当地,对于资金的需求大于对资源的需求,与出海风投机构的短板刚好互补。”

有些美元基金不甘愿放弃 C 位,更不愿意谢幕,于是开始留下来重新布局、调整。

03 改变,留下来

以前是没有美元基金的人民币基金,努力募美元基金;现在是合伙人为了募资人民币基金,频繁拜访国资相关部门,这是在资本市场更迭变换时美元基金做出的改变。

根据标普的最新数据,在 2022
年,受中美关系紧张、美国利率上升以及中国加强互联网行业监管等因素影响,美国私募股权和风险资本投向中国的资金只有
70.2 亿美元,较 2021 年的 289.2 亿美元大跌了 75.7%,同时也是近三年 ( 2020-2022
) 来的最低和最近六年 ( 2017-2022 ) 的次低,仅高于 2019 年的 67.1 亿美元。

而人民币计价基金的情况要好得多,2022 年人民币基金的募资额折合约 19086 亿元人民币,仅较前一年上升 0.4%。

长期看好中国市场的外资基金 ” 拥抱 ” 人民币。比如,英国施罗德集团(Schroders
PLC)旗下的施罗德资本(Schroders Capital)已经募集了 4 支人民币基金,管理资产约 30
亿元人民币;红杉中国牵手杭州资本,在杭州落地第七期人民币基金,聚焦科技、医疗健康、消费服务等领域;高瓴在南京落地新一期碳中和人民币基金,规模达
40 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全球最大消费私募基金路威凯腾(L Catterton)也加入了人民币基金的队伍,2022 年 10
月完成首支人民币基金 20 亿元的募资目标,落地成都高新区。

据知情人士透露,LP
包括成都地方财政出资平台和消费产业出资人,所以基金主要投向美妆个护、食品饮料、宠物、医疗健康、消费科技、新零售、服装时尚等消费产业。

路威凯腾亚洲基金管理合伙人陈悦表示:”
一方面是大多数中国消费类初创企业在前几轮融资中只寻求人民币资金,另一方面,相比那些在后期融资中才加入的投资者,在较早期阶段进行投资的基金有可能获得高额回报。”

” 募人民币基金,对于美元基金来说从做事风格、到 LP 诉求都充满了挑战 ” 双币种基金的 IR Kevin
告诉钛媒体创投家。

美元 LP 要高回报,人民币 LP
由于构成多样,诉求各不相同,有的要求回报,有的要求招商引资,有的是上市公司的战略协同,属于既要、又要、还要的 ” 全能选手
“。

除此之外,汇报方式也大相径庭,Kevin 说:” 以前面对美元 LP 汇报,穿 T-shirt、运动衣、牛仔裤,做一个项目
PPT、吃一顿简餐就结束了,没有那么多的繁文缛节,现在面对人民币 LP,需要西装革履,吃饭喝酒搞关系,项目数据事无巨细汇报。”

以政府引导基金为例,每个月需要 GP 填报当月投了哪些企业、返投了多少、返投之后对当地贡献的多少就业、收入及税收等数据。”
其实美元基金还挺难适应这样的节奏,但是为了募到资,美元基金必须做出改变。”Kevin 感叹道。

“拿不到政府资金的,就和产业 LP 建立深度绑定关系,美名其曰战略合作,其实相当于产业 LP
的战略投资部门,帮助产业寻找上下游可以投资的项目,或寻找合适的并购企业,丰富产业 LP 的版图 。”
李牧告诉钛媒体创投家。

据业内人士透露,有的美元基金活成了
FA,由于资金属性、资源不匹配等原因,他们将半导体、硬科技类的项目推荐给人民币基金投资,从而获得佣金;有的与地方引导基金建立合作关系,把项目招商落地作为收入的一部分。

” 在硬科技爆发之前就进行深入布局的双币种基金相对占优势,纯美元基金转人民币基金,需要时间过渡。”
一家双币基金的合伙人向钛媒体创投家表示。

以红杉中国为例,人工智能、高端制造等硬科技项目已超过投资组合的
80%,并捕获了比亚迪半导体、云鲸智能、中航锂电等明星项目。

一级市场投资正在 ” 改朝换代 “,站在时代的岔路口,头部美元基金大肆扩张,围绕人民币基金开启了 ” 抢人大战
“,纯美元基金摸索探寻新出路,大量身在行业的美元基金投资人浮浮沉沉,对未来何去何从感到茫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