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寻找真相 我去俄亥俄那个事故小镇的现场看了看……

我所在的俄亥俄州城巿克利夫兰(Cleveland),距离事发地大约1个小时20分钟的车程。克利夫兰当地的媒体,很少有这个事情的报道。所谓很少,就是有,如果搜肯定能搜得到,但不是热点。Rihanna在超级碗(Super
Bowl)的中场表演,都是热度更高的新闻。我身边的人,也很少有人提及这个事情。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微博说这是“美国的切尔诺贝尔事件”。

在犹豫了一下之后,我决定去现场。我看网友的留言,大多想法和我差不多,就是想知道真实的情况是怎样的。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那我就实地探访一下。

首先声明,本文是流水账,没有任何深度的流水账,只是简单记述这次行程。

上午大约9点半,我从克利夫兰出发,前往东巴勒斯坦(East
Palestine)。今天是二月份难得的暖和天气,大约有15度,我到了之后才知道穿多了,不需要羽绒服。一个半小时,中途都是农田,偶尔穿过几个小镇。一路走来,看不到任何路标,也没有任何标语,譬如“请勿喝地下水”之类的标语。

大约11点钟,开到了目的地。这个地方,维基百科叫“东巴勒斯坦村”,2020年人口普查4700人。进村之后,很快就看到了一个铁轨,我想这应该就是出事的铁轨。我在村的南北干道转了一圈,除了看到一个记者站在路边录像,看不出任何发生过灾难的痕迹。超市,商店,都在营业,也没有任何跟污染有关的标语或者警示。

然后我掉头,沿着火车道的方向开,很快看到了前面封路的警示。一辆卡车在托运废弃的火车车厢。从远处看去,车厢外表发黑,应该就是出事的车厢。现场的工作人员,只看到几个人戴口罩。旁边的一个洗车行,还在营业。紧挨着的几个房子,仍然有人在住。

我看到有两个中年妇女,在旁边的草地站着,我就下车去跟她们寒暄。她们来自距离60英里的匹兹堡,特意来调查一下。其中一个问我为什么来,我说和她们一样,随便看看。她们认为政府有阴谋,这次的火车事件,只是掩人耳目,真正的目的是把整个小镇的人都撵走,然后干不可告人的秘密。“最近不是有很多火车翻车的事件吗?这不是偶然。你听说过人口贩卖吗?”
看我一脸困惑,她们接着说,“这个小镇底下有很多通道,就是用来贩卖人口的,政府是要销赃,他们说有化学制剂,我为什么闻不到任何异味?”

其实从接近火车车厢开始,我就感觉是有点异味的,虽然不强烈,但隐约有点味道。我没有反对她们的观点,随声附和。我问她们,能不能给他们两个拍照,她们马上变得很警觉,问我为什么要拍照。

跟这两个阴谋论大妈聊完,我就继续往回走,不远处看到一个一元店。这个小镇没有沃尔玛等大型超市,一元店可能是当地主要的超市。店里并没有什么顾客,只有两个人在闲聊。当我问她能不能就这个火车事件发表一下看法,她很爽快的答应了。

“你觉得这个事件会有长期影响吗?”

她不停得点头,“水,空气,土壤,谁知道以后会有什么结果。”

我问她以后有什么计划,是否考虑过离开这里,她说没有。“我们家以及邻居家的松鼠等动物逐渐出现,希望是个好现象。”
至于政府赔偿,她说是每个人自愿的,她没有去领。

“为什么没有去?”“我丈夫不在家,我懒得弄”。

她觉得影响最大的,是味道,刚开始的时候味道太大,现在好点了,但仍然有味道。

“你们喝什么水?”“就是自来水。”

从一元店出来,回到村里的主干道,我看到有三个人举着牌子抗议。看上去是一家人。男子说他们住在距离东巴勒斯坦30英里的地方,牌子上的标语,主要是谴责政府环境保护机构(EPA),把这个事件比作为“俄亥俄切尔诺贝尔”(#OhioChernobyl)。

女子比较健谈,她认为政府引爆的做法是不对的,应该用其他方式来处理,譬如容器收集起来。引爆就会形成烟雾,而烟雾随着风会飘向四面八方,连他们这种三十英里之外的地方都会受到牵连。除了烟雾,还有河流也可能污染,“这是政府的失职”,女子说。

路边有个中餐馆,我决定进去看看。美国几乎每个小镇,都有中餐馆,这家餐馆的主人是一对年轻的夫妻,大约三十岁上下,听口音是福建人,四年前搬来这里。

他们说在事发当天并没有听到声音,因为厨房里的抽油烟机声音很响,但很快就闻到了味道。随即就有警察通知,要让他们撤离。政府并没有统一的安置方案,他们需要自己去找住处。上个礼拜六,他们返回家里,在外面呆了9天。“我们要交房租,还要吃饭”。

回到村里之后,他们到村里的教堂,去领取火车公司颁发的补偿金。按照人头,每人领了1000美元。他们夫妻有个小孩,一共领了3000美金。至于那9天的费用,包括住宿、饮食、汽油等,需要拿着收据去报销。

“你不觉得政府应该赔偿更多吗?”

“当然应该。”

“你觉得应该赔偿多少?”

“具体多少不知道。如果我有钱,我们想赶紧离开这里,我们小孩还小。但是没有钱,我们也没办法。”

我告诉他们,我看网上说每家要给一个空气净化器,女主人说她填了表,但是好几天也没下文,没人给他们答复。

“现在政府说这个事情没有长期影响,你相信吗?”

男主人想了想,“一半一半吧”。

他们自己喝瓶装水,做饭是用自来水,毕竟是开餐馆。

他们透露,整个小镇就两家中国家庭。除了他们,另外一家是开工厂的,工厂所在的位置,刚好紧挨着事发地,“蓝色的房子”。我看了看前面照片,果然看到了那个蓝色的房子。

从中餐馆出来,我看到路上记者多了起来。有一个小哥,说他是加拿大来的媒体,让我能不能说几句。我想了想,可以。他问我虽然距离这里一个小时,是否担心,我说有点担心,毕竟不清楚是否有长期效应;他说总统拜登对此事没有发表看法,是否妥当。我说拜登应该表示一下,甚至应该来一趟。

大约12点多,我的这次行程就结束了,然后我对着铁轨拍了张照片。

如下是本次行程体会:

1. 现在看不出这次事故对当地的影响

2. 当地居民担心有长期影响,但没有任何应对办法

3. 无论是铁路公司,还是当地政府,对当地居民和商业的赔偿非常有限,我没有看到当地居民的过激反应。

作者为驻美体育媒体人鲍仁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