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毅的题字错了?“上海图书馆”遭质疑 馆员回应很详尽

“图书馆”的繁体字是“圖書舘”,

图书馆不是吃饭的地方,

不可用“館”。

“馆”写繁体字时要看场合,

吃饭的地方用“館”,

其他地方用“舘”。

这是一则网友发布的微博。

配图是轨交10号线

上海图书馆站内

“上海图书馆”的题字。

网友对“图书馆”之“馆”的质疑

网友对“图书馆”之“馆”的质疑

还有网友贴出南京西路

上海图书馆旧馆大门的老照片,

证明上海图书馆

这个“错字”由来已久。

上海图书馆老照片

上海图书馆老照片

“图书馆”的繁体字到底怎么写?

上海图书馆专业服务中心的馆员

在公众号、微博上

以活泼的语言、严谨的考证

为网友解惑

首先是华语世界各大图书馆通行的写法,“有图有真相”;

其次是“70余年前‘馆’的写法”,从全国报刊索引数据库里查得的1947年《文物周刊》、1949年《大公报》等都可见,当时“馆”的繁体字常见的也是“館”;

其次是“70余年前‘馆’的写法”,从全国报刊索引数据库里查得的1947年《文物周刊》、1949年《大公报》等都可见,当时“馆”的繁体字常见的也是“館”;

1947年 《博物館的“館”》 图片来源:全国报刊索引数据库

1947年 《博物館的“館”》 图片来源:全国报刊索引数据库

1949年《大公报》图片来源:全国报刊索引数据库

1949年《大公报》图片来源:全国报刊索引数据库

再看看权威的字典怎么说,《新华字典》中,简体字“馆”后用小字体分列了“館”“舘”二字,并将前者列为繁体字,后者列为异体字,《辞海》同样显示繁体:館,异体:舘。

《新华字典》中的“馆”

《新华字典》中的“馆”

《辞海》中的“馆”

《辞海》中的“馆”

那么,有没有一种可能,在古代,“舘”和“館”是有区别的?馆员们又查了《瀚堂典藏》古籍库中的《康熙字典》,“舘”字的解释为“俗館字”。参见《书的知识手册》:俗字为在民间流行的异体字,别于正字而言。或者也叫“俗体字”,指字体不合规范的汉字。

《康熙字典》的解释 图片来源:《瀚堂典藏》古籍库

《康熙字典》的解释 图片来源:《瀚堂典藏》古籍库

看完馆员的解答

不少网友感叹:

这种科普真棒!

有勤学好问的网友

有勤学好问的网友

继续提问

那图字呢,

图和圖是简化和繁体的对应关系吗?

@上图文献提供 贴出图片回应

也有网友补充:图圖圗啚都是在古代书法碑帖中就出现过的,图更常见于行书、草书,是俗体和正体的关系。古人写字很随意的,新中国的第一版简化字方案基本都是从古代的俗体里选,极少有自创。

也有网友补充:图圖圗啚都是在古代书法碑帖中就出现过的,图更常见于行书、草书,是俗体和正体的关系。古人写字很随意的,新中国的第一版简化字方案基本都是从古代的俗体里选,极少有自创。

至此

至此

答案揭晓

有人总结:简单来说,“舘”是“館”的异体字,远不如“館”常见。网名为“考古文博界的小学生”的网友补充道:“《说文解字》释馆:客舍也。”

上海图书馆繁体字是谁题写?

有何出处?

馆员介绍,上海图书馆南京西路旧馆和淮海路馆正门的“上海图书馆”五个大字,用的是上海图书馆筹建时期时任上海市市长陈毅的题签墨迹。

在古籍版本学家、目录学家和书法家,上海图书馆原馆长顾廷龙先生《十年苦干,抢编出善本书总目——忆周总理、陈毅等同志对图书馆事业的关怀》一文中曾详细记叙了当时的情形。新中国成立后,上海图书馆和上海博物馆都是在陈毅同志的直接关怀下进行的,他先后为两个馆题写馆名,为上图题的馆名是写在一张信笺上派人送来的。

为什么题写繁体字?
为什么题写繁体字?

除了书法审美因素,1952年7月22日,上海图书馆在南京西路325号正式建成开馆,陈毅市长为上海图书馆题写了馆名。1955年,汉字简化方案修正草案通过,正式开始推行则是在1956年以后。

上海图书馆专业服务中心主任陈喆告诉记者,对于网友的“质疑”,一种做法是简单回应,《通用规范汉字表》中就可查得,“舘”为异体字。也有馆员觉得,小问题“不值一驳”。不过,大家商量后达成了共识,认为这恰恰是一个与读者互动交流的好机会。

陈毅市长的题字错了?“上海图书馆”遭质疑,馆员的回应精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