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机构"考问"人权 中国外交官辩驳遭嘲笑

针对
#新疆
#维吾尔 人遭强迫关入所谓“#教培中心”的问题,中国政府统战部门代表做出如下回应:“你问到为什么会有围墙、铁丝网等拘留设施,我想这是一种误解,教培中心是一个学校。它当然有一个学校必要的安保措施。和监狱、看守所这些拘留措施是完全不一样的。”
https://t.co/TWmkfAReon

— 自由亚洲电台 (@RFA_Chinese)
February 16, 2023

联合国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委员会(CESCR)本周在瑞士日内瓦针对中国的状况进行审议。多个国际非政府组织提交报告,揭露中国政府的人权迫害行为。中国官方代表团面对委员会成员的连番诘问,是如何回应的?

 本周三、四(15日-16日)两天,联合国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委员会对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履行《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情况的第三轮定期审议在日内瓦举行。此前,代表新疆、西藏、香港的不同团体和其它国际人权组织已向委员会提交了相关报告,提出他们对于中国人权现状的质疑。

联合国经社文权利委员会与中国代表过招

会中,委员会副主席温德法 (Michael Windfuhr)、副主席撒兰(Preeta Saran)和委员汗纳贝尔( 
Ludovic
Hennebel)等就轮番向中国官方代表团提出诘问,包括外界指控中国官方对人权捍卫者的恐吓和报复、对西藏人、维吾尔人的文化灭绝和人权践踏,以及香港对国家安全的定义等。

他们说:

–“我们被告知,在西藏自治区,藏族的语言、宗教、文化在被逐步消灭,这是官方双语政策、以及推动统一教材和国家统一语言的结果。”

–“当一个问题被宣布涉及‘国家安全’时,如何确保这在香港、并尤其是在中国大陆立法机构中是有限制的、不会被任意定义的概念?”

–“我看到有关维吾尔文化地标遭大规模破坏的报道,包括卫星图像显示清真寺、墓地和殿堂遭到广泛破坏。”

中国官方代表也在会中发言,为当局立场进行辩护,否认所有关于人权侵犯等的指控。

中国的说法是:

–“各族群众信仰各宗教的自由都得到了充分的保障。”

–“在日常生活中,新疆也充分保障各民族在饮食、节庆、婚丧等方面的风俗习惯。”

中国官员一本正经说瞎话?

为期两天的审议就是在这种你来我往的辩论中进行。代表“维吾尔人权项目”(Uyghur Human Rights
Project)出席会议的资深技术联络撰稿人彼得∙欧文(Peter
Irwin)告诉本台:“中国政府的很多回答是胡说八道,要么是无视问题,要么是罔顾事实的编造。总体来说是个很扎实的审查过程。”

欧文说,“维吾尔人权项目”此前也向委员会提交了报告,内容集中在维吾尔人的文化权利被侵犯、强制堕胎、生育控制政策、歧视和强迫劳动等情况。委员会委员也采纳了部分报告内容,并质问中国政府。

会中,针对新疆维吾尔人遭强迫关入所谓“教培中心”的问题,中国政府统战部门代表做出如下回应:“你问到为什么会有围墙、铁丝网等拘留设施,我想这是一种误解,教培中心是一个学校。它当然有一个学校必要的安保措施。和监狱、看守所这些拘留措施是完全不一样的。”

欧文说,中国代表的这种回应,常在现场引发人们的笑声,因为他们的叙述显然和外界多数人认知的大不相同,甚至十分荒谬。“我认为,中国政府要回应这些变得越来越困难了。所以,最后从代表团得到的答案,有时候就是非常奇怪的。同时,如果他们无视问题或者改变话题,委员会要求他们必须回应。虽然有时有些困难,尤其是当中国代表团完全不想回应,并且完全不承认国家有任何问题的时候。”

人权团体联合报告  逐项列出中国侵权个案

联合国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委员会由18名独立专家组成。委员会负责监督缔约国执行《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的情况。这个公约规定了有关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例如食物权、住房权、教育权、健康权、社会保障权、水和卫生设施权,以及工作权。

针对中国的这次审议,也包括香港与澳门在经、社、文权利保护的情况。据介绍,中国官方组织了40-50人的庞大代表团。同时,也有由中国政府组织的“民间机构”,他们不代表政府,却为官方立场站台。

总部位于美国的非政府组织“人权捍卫者”(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s,
CHRD)与中国民间非政府组织RDN会前也向联合国经社文权利委员会提交了报告。其中,他们详细列举了中国司法独立与公正的问题,中国官方对代理涉嫌侵犯经社文权利案件的律师进行恐吓,以及对经、社、文权利维护者的控制和恐吓情况。

报告在逐项问题中点名具体个案,例如遭任意羁押的司法改革倡导者丁家喜和许志永、公民记者方斌、健康权维护者何方美、前记者和女权行动者黄雪琴等。

报告还针对《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中对于歧视、男女平等权利、工会权力等规定,逐条列举中国违反公约的情况,并提出建议。

世界见证中方说词 官媒选择性报道

出席会议的“人权捍卫者”国际主任夏任磊在推文中写道:“我毫不夸张,会议有一种公开较量(showdown)的感觉——人权条约机构的独立专家对上争先恐后地为自己政府的反人类罪行辩护的中国官员。”她还说,“这就是人权对话的样子:透明、直播、开放给民间社会参与。
它让中国政府官员出现在镜头前,记录在案,让世界见证他们逃避责任的谎言和诡计。”

然而,中国官方新华社报道这次会议,只有单反面的以“中国代表就中国参加《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履约审议会议介绍情况”为题,着重阐述中国官方的立场,不见国际人权团体与委员会成员们与中国官方代表你来我往的内容。

 “维吾尔人权项目”的代表欧文告诉本台:“这样的委员会审议不一定能够解决问题,但是,这让公民社会和联合国内部机构可以直接诘问中国政府。”

欧文说,联合国的独立机构能够指出在中国发生的可怕情况,确认强迫劳动、文化灭绝、强迫堕胎等问题的存在。同时,会议也能推动国际社会在抵制中国的人权侵犯上采取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