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d政策面临新转折点 升息2码之说重新浮上台面

美国近来经济数据“热”到爆,使联准会(Fed)利率决策面临新的转折点。事实上,如今回顾Fed主席鲍尔1日的记者会谈话内容,似已为未来Fed升息路径会怎么走埋下伏笔。

美国1月非农业就业人口激增51.7万人,零售销售大增3%,而消费者物价和生产者物价年增率趋缓程度都不如预期那么大,凸显出2023年初美国经济比预期火热,Fed升息打通膨恐怕还有漫长的路要走。

升息2码之说重新浮上台面

这导致Fed下次开会时可能恢复升息2码的臆测死灰复燃。事实上,圣路易斯联准银行总裁博拉德和克利夫兰联邦准备银行总裁梅斯特(两人今年都没有投票权)16日说,他们早在联邦公开市场操作委员会(FOMC)1月31日~2月1日会议上,就呼吁升息2码(0.5个百分点),而非最后决议只升1码,使联邦资金利率目标区间提高到4.5%~4.75%%。

金融时报(FT)报导,最近数据显示美国经济降温速度不如Fed所乐见的那般迅速,主席鲍尔与其同僚面临新的经济展望转折点,抗通膨任务变得更复杂,也可能再次打乱放缓升息步调的计划以及利率预期。

保险公司Nationwide首席经济学家Kathy
Bostjancic说:“(最近的数据)只会让Fed更放胆升息。我认为,现在困扰市场的问题是:还要升多少?会升到5.5%就住手吗?是否必须升到6%?而且,无论终端利率为何,可能都必须在高点逗留更久。”

3月FOMC揭晓答案

下次FOMC会议订于3月底登场,在那之前还有2月就业报告和通膨数据陆续出炉,但经济学家已经开始预期Fed决策官员将上调利率预测。12月公布的“点状图”显示,官员预估今年利率峰值为5%~5.25%,意味今年只会升息两次、每次升1码。

但现在看来,决策官员可能又会上调利率预测。摩根大通资深经济学家Michael
Feroli说:“他们很快就会开始准备3月点状图,终端利率势必往上移。”他表示,Fed总是不断评估“紧缩过度”或“紧缩不够”的风险哪个较大,最新思考主要是担心后者。

过去一周来,Fed官员纷纷高唱鹰调,纽约联准银行总裁威廉斯(John
Williams)14日就说:“显然整体需求仍大幅超出供应,通膨仍远高于2%的目标。提起货币政策,我们必须让经济恢复平衡。我们会维持现行路线,直到任务达成。”

鹰派声势放大?言之过早

ING全球市场主管Chris
Turner认为,Fed此刻就让鹰派声量最大化,还言之过早。他指出,1月数据不可靠,就业、零售销售和通膨数据都比预期“热”,一部分反映天气异常暖和的因素,况且日后仍可能下修。

Pantheon Macroeconomics分析师Ian
Shepherdson也说:“1月天气非常暖和,不像往常那样大雪纷飞,这种天气效应恐怕不持久。”

回归传统利率路径

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经济研究员David
Wessel认为,Fed已藉过去一年来大幅升息重建抗通膨公信力,如今不再被指责反应慢半拍,因此他预期Fed今后可能回归较传统的渐进式利率决策,亦即“每回缓步升息1码,取决于经济数据”。

他说:“Fed正重拾标准做法,也就是摸着石头过河。他们已经大幅提高利率,何况货币政策有延迟性。必须留意升息不要升过头。”

SGH总经顾问公司首席美国经济学家Tim
Duy说:“(像周四那样的)Fed官员说法,将引导市场人士往升息2码方向思考,特别是日后出炉的数据延续近来趋势的话。”他表示,最近的数据降低Fed过度紧缩的风险,并且升高Fed再度反应迟钝的风险;如果Fed无意升息2码,高层就必须对外说明,“鲍尔必须在(2月)就业报告公布前重设预期”。

鲍尔月初就埋下伏笔

鲍尔1日在FOMC决策会后记者会上的表现评价不佳,被批对利率展望“不够鹰”甚至“太鸽”,任由市场乐翻天。

彭博资讯专栏作家欧瑟士(John
Authers)则说,现在回头看,鲍尔手上的牌打得好:他坦承接下来利率决策以数据为依据。因此,只凭最新公布的经济数据,无须鲍尔直言批评金融情势太宽松,就足以大幅推升美债殖利率,也因此让押注鲍尔唱鹰调“有口无心”的人亏钱。

这种以数据为凭的做法,或许抵销Fed官员政策立场“转向”的任何暗示绰绰有余。如果就业市场持续热得超出预期,美债殖利率可望进一步上扬;如果美国2月就业市场显著转弱、工资增速趋缓或服务通膨陡降,就可能驱使投资人押注殖利率转跌。

无论如何,本周利率预期重新调整,可能触动金融市场波动加剧。投资人得留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