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称中国先拿自家人实验 早就用间谍气球监视人民

美国《华盛顿邮报》16日指出,早在中国间谍气球入侵美国领空而得到全球关注之前,中国内部早已对这种存在超过百年、却鲜少为人注意的侦察工具进行投资及研究,且公安机构早就开始使用这种高空气球,在新疆、僻远山区,甚至是上海世界博览会等场所进行“维稳”监控,高空气球无疑是中国庞大“空中监视计划”的一环,中方对这种气球在海外、甚至战争时期的潜在用途抱有极大野心。

《华邮》指出,2017年夏季,北京公安局派30多名公安参访一间政府支持的气球研究中心,在机库里观摩系留气球、大型飞机的地面设备等,讨论这些航空器怎么用在“前线”。事实上,过去40年来,中国已成为高空气球的领头羊,研发出用来搜集天气数据或发射火箭的各种浮升器,而中国科学院光电研究院气球飞行器研究中心正是这项发展的核心单位。

据了解,气球研究中心主任姜鲁华等专家早在2008年就呼吁政府填补平流层的侦察能力“真空”。他当年受访说,“国际间在平流层的竞争相对开放,飞艇将是世界各国竞相发展的秘密武器。”迄今为止,研究中心已进行超过200次气球实验,据称多在北京市、山东省,飞行路径横跨内蒙古沙漠地区、西藏、青海及海南岛,目标是希望有朝一日在南极建立高空气球基地,以及研发出可载重2.5吨的气球。

姜鲁华及其团队多年来不断强调,气球可成为用于追踪车辆和人群的廉价平台,如同美军在阿富汗作战期间使用的浮升器。不过,报导指出,两者差别在于中国当局是用气球来监视人民。例如,光电研究院2010年与国营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合作操控一个5万7000立法英尺大的“气球警卫”,在上海世博会场上空进行监测。这个系留气球配备高分辨率、红外线及高光谱相机,一连“值勤”7天。无独有偶,这种气球也在2014年的新疆郁金香嘉年华会出马。

值得注意的是,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国防战略与资源研究所所长苏紫云指出,这些气球都是军民两用,由科研机构或私营民用企业完成研发后,再交给解放军。他也推测,侦察用气球可能是由2015年底才成立的战略支援部队操作。这也是几乎没有西方官员相信中方所谓气球“民用说”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