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章书院案” 将重审 受害人:希望对方公开道歉

曾引起广泛关注的 ” 豫章书院案 ” 有了新进展,3 月 29
日,北京青年报记者从豫章书院案受害学生贝贝(化名)处获悉,该案将于 3 月 31 日 9 时 30
分在江西省萍乡市安源区人民法院开庭重审。

萍乡市安源区人民法院传票显示,该案案由为非法拘禁罪(吴军豹、任伟强、张顺、屈文宽、陈斌),案件将于 2023 年 3 月 31
日 9 时 30 分在法院大法庭开庭。

作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原告人之一,贝贝将出席此次庭审。此次重审,他提出了三点诉求主张,包括希望禁止被告从事教育行业,希望被告悔改并公开道歉,希望获得精神损害赔偿。

” 豫章书院 ” 的全称是南昌市青山湖区豫章书院修身教育专修学校,2013 年 5
月由吴军豹创立,号称能通过国学改造患网瘾类的叛逆孩子,并大规模招生。2017 年 10 月,” 豫章书院 ”
被曝出涉嫌非法拘禁学生,此后学校停办,一些学生陆续向警方报案。

2016 年 6 月,贝贝被送到豫章书院。此前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他曾表示,和很多人一样,他经历了 7 天的 ” 小黑屋
“,经历过戒尺、” 龙鞭 ” 的殴打和多种体罚。之后他因为实在无法忍受,一度想要自杀。后他被接回大连。

对话受害人:希望能对被告进行从业禁止

3 月 29 日,贝贝接受了北京青年报记者的采访。

北京青年报:庭审的时候会去现场吗?

贝贝:会去。我今天晚上到江西,然后明天庭前会议,后天开庭。不只有我,这个案子里,另外两个跟我一样提民事诉讼的人也都会去。

北京青年报:当时你在豫章书院里待了多久?

贝贝:三个半月,之后家人就把我接回去了。回到大连后自己整整在家呆了一年,没有上学,也没有工作。

北京青年报:现在是已经正常工作了吗?

贝贝:对,已经工作了。2017 年 9
月份,我上了高中,之后报考了大学应用心理学专业的高教自考。然后开始从事教育方面的工作,学习的心理学方面的知识也能用到一些。之所以学心理学,一方面跟自己以前得过抑郁症有关系,另一方面我对这方面的知识也感兴趣。现在我的工作、生活都已经恢复正常了。不过最近工作方面有些变化,现在是待业状态。

北京青年报:当时三个人提出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

贝贝:是的。其实我自己也没有往赔偿这方面多想,主要是想要对方道歉,与赔偿相比,我更希望能对对方进行从业禁止,然后要求对方道歉。

北京青年报:对即将到来的重审怎么看?

贝贝:从我个人来说,我希望能重判他们。

北京青年报:现在还会想在豫章书院的那段经历吗?

贝贝:有时候还会去想这个事情,尤其是刚从那边出来的时候会经常想,但是这两年好了很多,毕竟随着时间流逝慢慢就好了。

北京青年报:你的抑郁症病情有好转吗?

贝贝:我现在好了很多。我就是去书院之前和刚出来那段时间比较严重。能走出来我感觉跟心理咨询有关系,我找了咨询师做了心理咨询,再加上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自己也走了出来。

北京青年报:对于跟你有同样经历的人,你有什么建议吗?

贝贝:对我来说,这个经历是过去的一段时间,我现在是走出来比较好的,开始了新的人生。作为一个过来人,现在再看,无论如何他们都是违法的,对孩子造成一辈子的影响,对精神方面造成一些疾病,他们做的事情是不人道的。对有些孩子来说,需要有人帮着他们走出来,如果有条件就看看专业的心理咨询师。但最重要的还是时间,时间久了就慢慢化解了。

北京青年报:以后有什么打算吗?

贝贝:现在我还年轻,生活恢复了正常,有很多事情可做。目前我还没想好做什么。家里人有时候也会跟我说一些工作上的事情,但更多的还是看我自己。我也想着尝试做一下自媒体,或者自己开个店,但是又觉得自己不合适,现在还在考虑。因为这段时间刚换工作,经济方面有些问题,还需要家里支持,现在就想赶紧找工作经济独立,毕竟这些年也没攒多少钱。

案件回顾

” 豫章书院 ” 事件曝光后,迅速引发社会关注。

此前该案宣判现场

2020 年 4 月,” 豫章书院案 ” 第一次开庭审理。同年 7 月,南昌市青山湖区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

根据法院查明的事实,2013 年 5 月 16 日,吴某豹、任某强等人共同出资,经报批在南昌市青山湖区开办 ”
南昌市青山湖区豫章书院修身教育专修学校 “(简称 ” 豫章书院 “)。该校于 2014 年 1 月 7 日经批准增挂 ”
青山湖区阳光学校 ” 校牌,承担重点青少年的教育和行为矫正。2013 年 5 月至 2017 年 11
月期间,吴某豹(该校理事长)、任某强(该校校长、法定代表人)等人违反办学许可规定,对该校学生施行有关心理治疗、精神障碍治疗活动的 ”
森田疗法 “,在校内设立 ” 烦闷解脱室 “(亦称 ” 斋戒室 “” 静心室
“),将学生带入其中进行禁闭并安排人员专门看管,非法剥夺学生的人身自由。” 烦闷解脱室 ”
由任某强负责安排看管人员值班,张某(该校安全处主任)负责落实值班安排和管理看管人员,屈某宽(该校教官)、陈某(该校教师)参与轮班值守看管。其间,先后分别禁闭
12 名被害人,其中,十一人当时均系未成年人,每次禁闭时间三至十日不等。

最终,豫章书院创始人吴军豹犯非法拘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十个月。豫章书院校长任伟强犯非法拘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七个月。张顺犯非法拘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十个月。屈文宽犯非法拘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一个月。陈宾犯非法拘禁罪,免予刑事处罚。

对贝贝等人要求赔偿医疗费、交通费的诉讼请求,因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应承担不利的后果,对该诉讼请求,法院不予支持;贝贝等人要求公开道歉、返还学费及赔偿精神损失费的诉讼请求,不属于法律规定的附带民事诉讼范围,法院未予支持。

2020 年 12 月 30 日,南昌市中级法院作出刑事附带民事裁定,认定 ” 原判事实不清
“,将此案发回南昌市青山湖区法院重新审判。2021 年 3 月,该案改由江西省萍乡市安源区人民法院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