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宇晨赵长鹏接连在美被起诉,币圈要变天?

” 币圈变天太快了,玩家还在为‘牛市’而欢呼,起诉消息一传出,风向又变了。”3 月 28
日,币圈用户郭天(化名)向北京商报记者吐槽道。3
月以来,受到海外经济体货币政策变动、银行崩盘等因素影响,加密货币交易市场暗流涌动,相关加密货币的交易价格也坐上了 ” 过山车
“。

币安及赵长鹏被起诉

加密货币市场并不平静。3 月 27
日,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官网披露起诉币安及赵长鹏的信息,指控赵长鹏和运营币安平台的三个实体多次违反《美国商品交易法》(CEA),在美国提供未注册的加密货币衍生产品。

根据指控书,币安故意通过不透明的共同企业运营币安中心化数字资产交易平台以及许多其他公司工具,赵长鹏作为币安的所有者和首席执行官,选择了在从事规定套利的计算策略中忽略
CEA 的适用规定,以谋取商业利益。币安前首席合规官 Samuel Lim 协助和教唆币安违反法规。

据 CFTC 指控,从 2019 年 7
月至今,币安向美国人提供和执行商品衍生品交易,提供包括比特币(BTC)、以太币(ETH)、莱特币(LTC)、tether(USDT)和币安
USD(BUSD)在内的加密货币交易。同时,尽管币安作为期货佣金商(FCM)有防止、侦查恐怖主义融资和洗钱活动的义务,但大部分时间里,币安并未要求其客户在平台交易前提供任何身份验证信息。

CFTC
认为,币安的合规计划一直无效,在赵长鹏的指导下,币安指示其员工和客户规避合规控制,以实现企业利润最大化。尽管币安承诺限制美国客户在其平台上进行交易,但该公司却依赖美国本地人员和供应商,仍向其客户(尤其是其具有商业价值的美国
VIP 客户)提供了逃避币安合规控制的方法。例如,使用技术以掩饰地点、在禁止控制时继续允许交易等。

根据 CFTC 官网公布的诉讼文件,币安招揽并依赖位于美国的客户为其各种市场产生收入并提供流动性,但币安从未以任何方式向
CFTC 注册。CFTC
将寻求在币安案件中对其实施永久性的交易和注册禁令,禁止涉及商品利益和加密货币商品的交易、控制、建议、分享等行为。

起诉消息发出后,赵长鹏在其个人社交平台发布 “4” 字样的推文,被市场解读为引用其年初发布的 2023
专注目标及建议的第四条款回应起诉消息,即 Ignore FUD、fake news、attacks,etc.,即忽略 FUD
消息、假新闻、恶意攻击等。

随后,3 月 28
日,赵长鹏通过币安官网对诉讼做出正式回应,表示该民事诉讼状事实并不完全,也不同意其诉讼中大部分问题的定性,并将在适当时间做出充分的回应。回应中涉及合规技术和美国用户屏蔽、与执法部门的合作以及透明度、注册和许可证、交易等多方面。

赵长鹏表示,没有其他公司拥有比币安更全面或更有效的系统,截至目前,币安已经处理了超过 5.5 万个执法请求,在 2023
年已经冻结 / 没收 1.6 亿美元。币安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进行交易以谋利或 ” 操纵 ” 市场。

资深区块链研究员蒋辉指出,监管机构始终担心加密货币市场的扩张性增长会对现有金融体系造成影响。美国监管机构近期更是频繁以加密货币市场为目标,有针对性地采取一系列削弱虚拟货币市场的监管措施。这种趋严的监管态度转变在
FTX 事件后就已经初露端倪,如今更加明显。

仍可能对币价造成冲击

币安和赵长鹏被起诉的消息,也进一步传导至了加密货币交易市场,比特币、以太坊以及币安币等加密货币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跌。

根据全球币价网站 CoinGecko 数据,CFTC 发布对币安和赵长鹏的起诉信息后,比特币由 28000 美元附近下跌
1500 美元至 26500 美元附近,短线下挫超 5%;以太坊一度跌至 1700 美元下方,跌幅接近
5%。而币安旗下平台币——币安币跌幅接近 7%,最低逼近 300 美元关口。

3 月 10 日,美国硅谷银行因资不抵债遭金融监管部门关闭,市场恐慌情绪下,比特币跌幅一度接近
10%。而随着银行风险事件持续发酵,3 月 12 日开始,比特币强势反弹,从 20000 美元附近上涨至 28000
美元上方。

3 月 22 日,郭天向好友发出了入场邀请,” 牛市来了,全仓,冲啊 “。但就在 3 月 23
日,美国证监会披露了对孙宇晨及其三家全资公司提起诉讼的消息,比特币迅猛涨势戛然而止,短线下挫近 2000 美元。

” 币圈变天实在太快了,10 天内涨幅接近
45%,玩家都在欢呼‘牛市’来了。孙宇晨、赵长鹏被起诉的消息一传出,风向又变了,开始处于观望状态了。”
郭天评价称。对于孙宇晨、赵长鹏被起诉一事,郭天更是直言,这对于币圈而言肯定不是好消息,更像是可以被看到但尚未爆炸的 ” 利空炸弹
“。

郭天表示,被起诉一事虽然并非是美国对加密货币的全盘否定,也不同于此前部分海外加密货币交易所在流动性危机下破产倒闭,但孙宇晨、赵长鹏在币圈知名度颇高,起诉的结果以及事件后续走势仍可能对加密货币市场造成冲击。同时,美国监管机构这一动作也释放了针对加密货币合规建设的更深层次信号,币价走势不确定性增加。

在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研究员、独立国际策略研究员陈佳看来,孙宇晨、赵长鹏在美国接连被起诉,是美国近期因银行业爆雷充分暴露币圈金融风险的前提下,美国金融监管部门进一步扎紧口袋、强化监管的一系列举措之一。

监管不再放任加密资产

在 CFTC 官网公布的诉讼文件中,CFTC 对赵长鹏也做了简单介绍。其中提到:赵长鹏是币安的首席执行官,于 2017
年在中国上海推出币安平台,并最终控制了币安所有的商业活动。赵长鹏为加拿大公民,根据最近的媒体报道,目前其居住在迪拜。赵长鹏从未以任何身份在
CFTC 进行注册。

而赵长鹏远走海外,同样是受到了境内监管因素的影响。2017 年 9
月,币安成立后不久,央行等七部门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要求中国境内融资代币和虚拟货币交易做出全面清理整顿工作。此后,中国央行多次提示加密货币风险,并在
2021 年 9 月再度定调炒作加密货币为非法金融活动。

据北京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出海的币安以及赵长鹏曾接连被日本、英国、德国、马来西亚、新加坡、美国等国家金融监管部门警告甚至是起诉,此前已经多次被美国监管机构实施调查。2022
年末,便有消息称美国司法部已刑事调查币安四年之久,重点针对币安是否违反美国反洗钱法和制裁规定。

而展业地区监管部门对加密货币的态度,极大程度决定着相关企业在当地的生存空间。美国近期密集向加密货币机构、从业者发起警告、诉讼的举措,也让不少分析人士坦言,币圈新一轮监管风暴将至。

陈佳表示,为了解决加密资产监管过于宽松这一难题,2022
年下半年以来,美国财政部、美国司法部以及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等相关部门开始加强宏观合作,严打美国加密资产行业违规交易,可以看到美国金融监管在痛定思痛后开始借鉴中国在宏观审慎金融监管框架和工具方面的积极经验,尤其是对加密资产、跨境套利行为不再采取放任态度。

蒋辉则表示,在美国相关机构持续加强监管之后,短期来看将会加剧加密货币市场的不确定性,其价格波动将可能更加剧烈,部分不合规机构将被迫退出或转移市场;长期来看,加密货币市场将更为规范,减少非法交易和洗钱等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