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巴分治英国?印裔掌管了英国 巴裔掌管了苏格兰

苏纳克和优素福

印度裔首相,遇上巴基斯坦裔苏格兰领袖,英国又要“印巴分治”?

继苏纳克之后,英国又选出了一位南亚裔领袖——37岁的胡穆扎·优素福成功当选苏格兰地区首席大臣。

Scotland’s new First Minister Humza Yousaf
posing with the Great Seal of Scotland while wearing traditional
Pakistani dress. Words fail us! pic.twitter.com/10OFYH5SIB

— UK Justice Forum Latest Video News Updates! (@Justice_forum)

March 29, 2023

新任苏格兰首席大臣胡穆扎·优素福

优素福出生于苏格兰格拉斯哥,也就是前年联合国举行气候变化大会的地方,父亲是巴基斯坦后裔,母亲是出生在肯尼亚的南亚后裔。

和其他的精英移民家庭不同,优素福是真正意义上的草根出身。从祖父那一辈算起,家里就没出过一个有钱人,都是各行各业的普通工人,所以就算自带“政治正确”buff,他能混出头也挺不容易的。

优素福自己也说了,他们家祖上刚来英国那会,连句英语都不会说,走到哪里都被歧视,做梦也想不到有一天子孙后代能当上苏格兰政坛的一把手。

Humza Yousaf was sworn in as Scotland’s new
First Minister and becomes the first ever racial minority and
Muslim to lead the country. ????????????????????????

He lead his family in prayer on the first night as leader. pic.twitter.com/Mgx7q7M0EY

— Muslim (@Muslim)
March 29, 2023

Humza Yousaf 宣誓就任苏格兰新任首席部长,成为首位领导该国的少数民族和穆斯林。

说起来,优素福的成功还得归功于他父亲有先见之明。像他们这种又穷又没有根基的有色人种移民,要想在白人至上的英国实现阶级跨越,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当医生或者律师,虽然不能大富大贵,起码是个体面的中产。

但优素福对这些不感兴趣,一心想从政,奈何家里不支持,最后是他父亲力排众议,说需要有人代表他们这个群体发声,优素福才得以选择了政治专业。

方向定好了之后,优素福之后的路就好走多了,26岁就当选议员,成为苏格兰议会有史以来最年轻的议员。只过了一年,就被时任苏格兰首席大臣萨蒙德看中,当上了内阁大臣。后来又得到下一任首席大臣斯特金的重用,现在甚至接了老领导的班,自己当上了首席大臣,这晋升速度放在整个西方政坛,都是不常见的。

前苏格兰首席大臣斯特金

当然了,这并不意味着优素福的治理能力有多出众,事实上,他办事还挺拉胯的。用阿拉伯半岛电视台的话说,优素福担任卫生大臣期间,是苏格兰病人最难熬的一段时期;当交通大臣那会更是以身犯法,带头违反交通规则。

但在以独立为主旋律的苏格兰政坛,专业技能不过关那都不是事,只要坚定不移地跟着领导、支持独立就行了。优素福就是靠着这一点,才入了两位领导人的眼,一跃走上人生巅峰。

在刚刚结束的胜选演讲中,优素福也说了,要加快苏格兰独立的步伐,把油门加到最高档。

英国国旗和苏格兰旗帜

不知道苏纳克听了会咋想,说起来,他俩的祖上也算是老乡呢。印度裔当了英国首相,巴基斯坦裔当了苏格兰首席大臣,苏格兰又一心想脱离英国独立,这要是成了,岂不是又一次“印巴分治”?

话是这么说,但苏格兰要想独立,还真没那么容易。斯特金当初为啥辞职?还不是因为英国最高法院驳回了苏格兰独立的公投申请,没有了法理依据,光靠喊口号是没办法独立的,还不如趁早走人,还能给自己留个体面。

相比之下,北爱尔兰的问题更迫在眉睫。上月底,苏纳克和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敲定了“温莎框架”,用来解决英国脱欧后的北爱尔兰边界争端问题。

英国首相苏纳克和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

简单概括一下就是,大不列颠出口到北爱尔兰的货物可以走检查程序精简的绿色通道,出口到欧盟的要走红色通道,接受严格的海关调查。

这样一来,大不列颠和北爱尔兰之间几乎就没有边界了,又避免了在爱尔兰岛产生“硬边界”,能谈到这一步,双方也算是煞费苦心。

但问题是,苏纳克和冯德莱恩倒是聊得挺欢,欧盟内部和北爱尔兰方面却没那么顺利过关。原因就在于,“温莎框架”引入了“刹车机制”,只要北爱议会有30名议员联署,就可以请求英国议会暂停新规,然后由英欧双方组成的联合委员会进行仲裁,才能判定新规是否生效。

也就是说,“刹车机制”给了北爱尔兰很大的特权,欧盟则相对被动一些。而“温莎框架”需要欧盟理事会和欧洲议会批准才能生效。如果有任何一个国家坚决反对,都不太好办,比如长期和英国不对付的法国。

苏纳克的处境也没比冯德莱恩好到哪去。首先,英国保守党内部有不少“硬脱欧”人士,在他们看来,“温莎框架”并没有改变北爱尔兰议定书的本质,苏纳克还是对欧盟妥协了。

北爱议会的“保王派/联合派”民主统一党,也会“温莎框架”持怀疑态度,认为其涉嫌侵犯英国主权。支持独立的新芬党倒是挺满意的,呼吁民主统一党停止抵制议会,尽快恢复联合政府,两边吵得不可开交。

受此影响,英国军情五处已经将北爱地区的恐袭级别从“重大”上调为“严重”。要知道,新芬党和当年英国人人闻之色变的爱尔兰共和军,可是关系匪浅。

现在欧洲安全形势不稳定,英国又深陷脱欧危机和通胀困境,内忧外困不断,人心难免浮动。在这个节骨眼上,一个不小心,可能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就变回英格兰了。苏纳克身上的担子,还真是不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