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办小学突然解散,学生分流,校长被抓

3月22日下午,河南焦作武陟县北街小学的家长突然收到通知,学校不再办学,要将孩子接回家。“学校老板资金链断了,没钱继续运行,今天突然宣布解散,所有学生收拾所有物品离校”,一位家长在网上发布了视频。视频中,可以看到部分学生在校园中痛哭。

随后,北街小学的学生家长发布的截图显示,北街小学校长李源源在朋友圈发文致歉称,“对不起学生和家长”。

3月23日晚,武陟县教育体育局发布情况通报称,武陟县民办学校北街小学部分家长反映学校因资金问题,不能开展正常教学活动,要求解决学生就学等问题。目前,正对该校学生逐个协调分流,3月24日所有学生将正常入班就学。相关问题正在依法依规处理。

通报发布后的第二天,有家长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目前,孩子已经被分流到当地其他小学,并且开始正常上课了。

虽然学生上学问题暂时得以解决,但家长缴纳的“助学金”和老师的工资仍然没有着落。多个家长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北街小学曾以“助学金”名义向家长收费数万元,总计金额达数百万元。

学校倒闭了

当北街小学停止办学的消息传出后,李佳(化名)连续几天没有睡过好觉,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因为孩子,自己在该校投入了十多万,这几乎是他们一家的全部积蓄。

不少北街小学的家长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北街小学所处的地区,过去由于公立小学少、学位紧张等因素,因此只能将孩子送到私立学校。

2019年之前,李佳的儿子就读于一所公立小学,一个班约六七十人,李佳感觉教学环境不是很好,所以将孩子转到了北街小学。

促使李佳让孩子转学的原因,是北街小学的教学质量,“每个班三四十人,老师比较负责,孩子能学舞蹈、跆拳道等兴趣爱好,课程丰富,而且还能管三餐,孩子被照顾得很周到。”

企查查信息显示,武陟县木城办事处北街小学成立于2018年,业务范围是“全日制初等学历教育(普通小学)”。该校业务主体单位为武陟县教育体育局,2022年8月,法人由李源源变更为赵某某。

该校在社交平台发布的宣传信息显示,北街教育是焦作市武陟县一所民办教育机构,旗下有北街小学、北街幼儿园、北大附属幼儿园、常春藤教育联盟四所园区。北街小学除了主课,还开设了钢琴、书法、国画、拉丁、散打、瑜伽、剑道七项必修课。

宣传信息中显示,“北街小学是一所凝聚一流师资力量团队的双语学校,具备一流的教学环境、全新的教学理念、小班制教学,现代化高端品牌学校,拥有丰富教育教学经验的优秀教师,现在有小学高级教师3人,一级教师8人,省内优秀班主任7人,市级骨干教师13人。”

2019年,李佳将儿子转入北街小学。学校公开的学费原为16800元,每年国庆等特殊节日,学校会给予一定的优惠。而在他的孩子入学时,学校一次性收了8万块助学金,承诺毕业之后,助学金会一次性退回来,中间不用再交其他费用。

然而,3年后孩子毕业,李佳的这笔钱却没能如期返还,一直被拖欠到了现在。“家里的老二也在北街小学上学,同样交了几万块助学金,现在看可能也要打水漂”。

李佳向中国新闻周刊提供了一份自己和学校签署的《助学基金合同书》,合同中显示,家长提供助学基金后,孩子上学期间的学费、生活费、书费、保险费均由甲方即北街小学校长李源源承担。该基金不受北街小学学费涨价影响,在孩子小学毕业后,全额退还家长,期限为学期结束后一个月。

“能上北街小学的孩子,大部分家庭条件不错,也有一些家长为了让孩子得到优质教育,不惜贷款缴纳了助学金”,李佳说。

与李佳的缴费方式不同,还有一些家长临时缴纳了几万元的助学基金,学校承诺一年到期后原额退还,并给予11000元的学费优惠。

还有家长提供了10万元助学金,学生上学期间的学费、伙食费、书费、保险费、住宿费等,按照每年3000元的标准扣除。学校约定,等学生完成小学学业后,剩余的金额退还给家长,不过,学生在校期间享用的国家补助归学校所有。

有家长解释,上述国家补助即“两免一补”。“两免一补”政策,即免除学杂费、免费提供教科书,家庭经济困难寄宿生生活补助。2018年,河南省教育厅在便民服务大厅回复家长时提到,寄宿生生活补助标准为小学1000元/年/生、初中1250元/年/生。

李佳也提到,入学以来,他们一直没有收到这笔补贴,“按规定这个钱应该是给学生的”。

“每个家长缴纳的助学金数目不同,而且孩子的学费扣除方式、金额也不同”,李佳说,事发后,他们曾在400多人的退费群里做了临时统计,很多家长们缴纳的助学金在10万元左右,“少的有五六万,孩子多的交了几十万,总额至少得几百万,而且这些只是一部分家长接龙提供的数据。之前听说警方调查统计到了上千万。”

针对这一信息,中国新闻周刊联系当地教育局,相关人员表示,目前警方正在调查处理中,暂不清楚具体情况。

向家长借钱,拖欠教师工资

4年前,刘楠(化名)的孩子入学北街小学,除了缴纳一万多元的学费,校长李源源通过熟人找到他,借了10万元用于学校资金周转。孩子上了一年半,由于经常换老师,便为孩子办理了转学,后续这笔钱同样没能要回来。

“当时借钱也是出于孩子要在这儿上学,后面要过几次,一直拖着,现在人都找不到了。”刘楠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

实际上,北街小学“倒闭”前,学校的资金问题早已显现出来。

在该校工作6年的教师刘丽(化名)告诉中国新闻周刊,2022年3月18日起,学校便发不出教师工资了。当年学期结束后,不少老师便选择离职。到了12月,工资依然无望,仍在该校任职的教师难以维持生计,不得不选择维权。

2022年12月9日,还有教师在“焦作市人民政府在线”网站上反映问题:学校出现拖欠教师工资现象,已经严重影响到本人的生活问题,请政府帮忙解决。

“去年年底折腾了一次,学校才给发了五千块钱,还有两三万没给”,刘丽称,直到学校停止办学前,不少老师的工资依然在被拖欠。

学校倒闭的事情发生后,一些老师到教育部门寻求帮助,“工资的事还没着落,而且他们也在帮忙找一些工作机会,但也不一定适合,只能先去看看。”

企查查信息显示,北街小学成立至今,曾涉及多起法律诉讼和债务纠纷,包括拖欠工程工资、拖欠教师工资及社保、拖欠人力资源公司费用等。

2022年以来,学校多次被列为执行人,且因为拒不履行义务,于2022年5月17日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原法人李源源被限制高消费。

值得关注的是,与李源源有关的北街幼儿园,同样涉及多起法律纠纷。裁判文书网显示,2018年7月,武陟县北街幼儿园通过微贷(杭州)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借款100万。为了保证债务的履行,李源源等人签订了《最高额保证合同》。

事后,武陟县北街幼儿园自2019年5月至10月23日每月均归还相应利息及费用,其后未再还款。2020年5月,法院判定该幼儿园付给微贷服务公司全部借款及利息,李源源等人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等。

中国新闻周刊联系上述金融公司,工作人员称,法院判决后,对方也没有归还这笔贷款。

2016年起至2020年6月,武陟县北街幼儿园拖欠学生所用书籍提供商30多万元,被对方起诉至法院。

2021年,北街幼儿园还曾因为未及时归还在某银行的100万元贷款及利息,被起诉至当地法院。该校及李源源在诉讼中提到,“受疫情这一不可抗力因素的影响,暂时造成了武陟县北街幼儿园资金流转的困难。”

关于北街小学资金运转问题,家长和教师至今无法知晓详情。李佳提到,先前,北街教育曾开设课外辅导班和艺术培训班,后来因为疫情和政策原因而停摆。

2022年下半年,她曾从其他家长处得到一些消息,“说是学校不行了,只能勉强维持运转,但没想到这么快就出事了。”

刘丽也表达了同样的困惑,“每个班三四十个孩子,一个年级至少2个班,算下来全校怎么也得三四百个孩子。学校收取多少助学金,到底用在了哪里,我们老师也不知道。只听说每个家长交的学费不一样,有的找校长一说就便宜了。”

值得关注的是,北街小学的注册资本只有5万元。对此,焦作市教育局民办教育科回应时代财经时表示,“没有注册资金这方面的具体要求,但有相应的办学条件要求,会要求学校具备相应的办学条件,如面积、办学规模等,并对学校进行验收。”

校长刑事拘留,或涉非法集资

3月27日,针对北街小学家长反映的问题,当地官方相关负责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目前学校法定代表人已被刑事拘留。

“目前暂定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具体情况公安机关还在调查,这个也没有完全定论。后续结果出来,我们会及时公布”,上述相关负责人表示。

而据媒体报道,河南武陟北街小学涉非法集资已被立案,校长已被警方控制。

对此,陕西恒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知名公益律师赵良善称,所谓“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是指行为人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规定在社会上公开向不特定人吸收资金的行为。比较常见的形式是,以筹集发展资金为名向不特定公众“借款”、以高额付息方式吸收不特定公众“存款”。

行为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扰乱金融秩序的,就可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系非法集资的一种。如果行为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诈骗方法非法集资,数额较大的,则构成集资诈骗罪。

赵良善认为,该校校长以签合同的形式向数百名家长借款数百万元,情节严重,触犯了《刑法》第一百七十六条规定:“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扰乱金融秩序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目前,因为警方已立案,受害家长只能向警方登记债权,等待司法机关对校方及校长资产的处置,最终按债权比例分配。

“如该校是因经营不善倒闭,就是因校方自身原因导致的”,赵良善解释,但是如果校方长期向家长借钱,或者家长曾就校方违规借钱向教育局反映过,而教育局怠慢、不作为的,尤其是该校倒闭前的两三年若已涉诉多起、长期管理不善、学费标准不统一,且长期吸纳家长资金,那么教育局存在监管不力,相关主管人员工作上存在疏忽,需承担相应的行政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