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子实名举报总统爷爷和亲爹,让人看傻眼

一场比韩剧还要狗血的剧情。

作者:于冰

” 我将乘坐 3 月 27 日(美国时间)KE086 航班,从美国纽约肯尼迪机场起飞,在韩国时间 3 月 28 日凌晨 5 时
20 分抵达韩国仁川国际机场。”

这是韩国前总统全斗焕孙子全宇元在网上的回国预告。

半个月前,全宇元多次在社交媒体上揭露自己家族的内幕:他的父亲为拿到美国身份不惜采用一切手段,爷爷生前受贿的钱被转成黑钱,供全家人奢华生活。

辽宁社科院东北亚研究所满岩研究员告诉记者,全宇元的爆料存在一定真实性。作为韩国特权阶级的代表,他以近乎自毁的方式出面揭露家族并要替当年的受害者申冤,所以引起了韩国民众的关注。韩国舆论也对其曝光全斗焕家族黑料的真实性及后续影响尤为关注。

3 月 28 日,全宇元真的如预告的那样,出现在仁川国际机场,也预示着这场比韩剧还要狗血的剧情,正在拉开大幕 ……

爷爷家有满柜子的现金

3 月 17 日,全宇元在一间背景全白的房子里,开始了一场特殊的直播。

他先是对着镜头称自己是 ” 可耻之人的孙子,恶魔的儿子 “,然后开始讲述家族的事情。

全宇元表示,希望自己因为服用非法药物,受到韩国当局的惩罚,所以直播吸毒。不久后,他突然吞下一大把药物。

随着药物在全宇元的身体里发作,他开始浑身颤抖,并表现出有幻觉症状,时而用英语和韩语不停地喊 ” 我很害怕,救救我
“,并在地上来回翻滚,时而给自己的脸来上一拳。

·全宇元直播视频截图。

有人在直播期间报了警。美国警方在全宇元直播近一个小时候后赶到其位于纽约市皇后区的住处,砸门而入,并迅速关掉了直播画面。

目前,这段直播内容已被视频平台方下架。但全宇元的揭秘并没有在网上消失,而在持续发酵。

今年 27 岁的全宇元,是全斗焕次子全在容的儿子。

为了让公众相信自己,全宇元先后展示过驾照、绿卡等证件,以及过去从未公开过的家族照片、视频。这些信息为他的爆料增添了不少真实性。

·全宇元与爷爷全斗焕的合照。

全宇元称,从自己有记忆时候起,就经常和全家几十口人一起到超级豪华的酒店用餐,家人们每年还会组织家族成员到海外旅行。

全宇元记得母亲曾和他说过,爷爷家在首尔市中心延禧洞的别墅里有隐藏的金库,存放了很多值钱的东西和成捆的现金。

据全宇元回忆,爷爷的卧室旁边有一个大柜子,打开玻璃门,可以看见里面装满了信封,每一个信封里都是满满的现金,旁边许多还有塞满了钱的包。

这些见不得光的钱,让全宇元过上了普通韩国人不敢想象的生活。

他在高中时辍学,然后前往美国留学。尽管全宇元当时学习成绩不好,但家人用钱托关系帮他安排好了一切,不仅在美国 SAT
考试中作弊,取得了 2310 分的高分(当时满分 2400 分),他还顺利进入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学习。

全宇元称,在韩国有钱人的圈子里,这个办法是公开的秘密,许多孩子都是这样 ” 考上 ” 美国名牌大学的。

毕业后,他进入一家英企从事咨询服务工作。有网友在韩国论坛上称,和全宇元在美国做同样工作的相关人士年薪约为 1 亿韩元(约合 53
万元人民币)。

全宇元还通过其他渠道获得了爷爷数十亿韩元价值的财产。他说自己分到的并不多,有的家族成员甚至分到了数千亿韩元。

·全宇元(右)与朋友。

花不完的钱,享不完的富贵,全宇元却过得不快乐。他在去年 1
月被诊断患有抑郁症、注意力不足过动症等病症,还曾因病情发作做出自杀的举动,险些死掉。

从全宇元住院到出院的 10
多天时间里,家人们不仅连一句问候都没有,也无人探望。让他悲从中来,虽是总统家的孙子,从小富贵在身,却从未享受到家庭的温暖。

与父亲反目

讲完自己的情况,全宇元又把父亲的老底抖了出来。

父亲全在容有过三次婚姻,全宇元的母亲是第二任妻子崔贞爱。

在全宇元很小的时候,父亲就以 ” 在美国工作 ” 为由,长达 10
年不回家。其实,父亲一直与某位韩国红极一时的女演员有染,两人有着多年的婚外情。母亲当时不同意离婚,父亲就带着女演员到美国登记结婚,还生了两个女儿。

·父亲全在容与继母的婚纱照。

郁郁寡欢的母亲患上癌症。全宇元认为母亲是因为父亲生了病,自己的人生也有了变化。

当年到美国留学,他曾在父亲家住过一段时间。继母向全宇元 ” 哭穷
“,称他们在美国没有生活来源,不能帮他缴学费。全宇元当时并不知道,他同父异母的两个妹妹正在美国读顶级私立高中。

原来,父亲在韩国有一家房地产公司,曾多次通过低价购入土地,再以高价售出,套取了数百亿韩元。这些钱随后都进了父亲和继母的海外账户。此外,父亲的手里还帮全斗焕管理着价值
73 亿韩元(约合 3816 万元人民币)的秘密资金债权。后来,父亲因逃税被判处有期徒刑 2 年半,缓期 3 年执行。

如今,父亲正以传教士的身份在韩国活动,还频繁与继母露面,表示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成为一名牧师。全宇元说,这些都是父亲和继母为了避开韩国执法部门和舆论的监控而演的戏,他们正在用伪造的非法文件申请获得美国身份。

·全宇元与父亲、继母等一家人的合影。

对于儿子的爆料,长年对其不闻不问的全在容终于坐不住了。

全宇元直播吸毒出事的当天,全在容所在教会的网站刊登了为他祈祷的文章,里面写道,” 请大家一起为全在容的儿子祷告 “。

几天后,全在容又接受了多家媒体的采访。”
本来我们(我和儿子)就分开生活了很长时间,是后来才知道儿子生病了。他因为严重的抑郁症在反复住院治疗。作为父亲,没能好好照顾儿子是我的错。但因为儿子的言论,对那些遭受伤害的朋友们感到非常抱歉,虽然很不好意思,但不得已之下还是选择公开他的情况。”
至于儿子关于家人涉嫌违法行为的爆料,全在容表示 ” 无话可说 “。

全宇元早就料到父亲会用他的病情为自己开脱,还会公开他去精神科看病的事实,让他成为众人眼中的疯子,直接在网上隔空喊话父亲,”
为什么不公开我们去了同一家精神科就诊 “。

韩国网友对全宇元自曝丑闻的评论称,” 没法知道全宇元是不是真心地在忏悔,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对父亲的怨恨 “。

全宇元一直对父亲心存芥蒂。特别是在尝试自杀之后,他参加了志愿活动,了解到了什么才是 ” 爱
“,这让他看到了自己和家人身上的丑陋,他们是罪犯,都应该受到惩罚,所以想要讲出实情。

特权家族

全家人的核心人物全斗焕,在 1980 年上台,执政至 1988 年,在 1997
年被韩国法院以军事叛乱、内乱和贪污受贿罪名判处无期徒刑并下令追缴 2205 亿韩元(约合 11.64 亿元人民币)。同年 12
月,全斗焕得到时任总统金大中特赦,在 1998 年初获释,但依然需要缴纳追缴金。

全斗焕生前一拖再拖缴纳追缴金。

2003 年 4 月,全斗焕在追缴金的相关审判中辩称,”
收受企业贿赂是不当的行为,但我将收受的钱全部花在政党活动以及总统竞选等政治活动上了,所剩无几 “。他还公开了当时的存款金额是 29.1
万韩元(约合 1500 元人民币)。

可没多久,全斗焕就被拍到在高尔夫球场打球的照片,引得民众十分不满。直到 2021 年全斗焕死去,检察机关仅收回追缴金的
58%,另有 922 亿韩元(约合 4.89 亿元人民币)未支付。

·全斗焕。

对于爷爷当年的死因,全宇元是持疑的。他告诉一位记者,只有爷爷死了,法院才不会继续盯着追缴金,所以整个家族似乎有意让爷爷早点死去。

在全斗焕的庇荫下,全家人一直享受着特权的生活。

全斗焕的妻子李顺子在自家别墅有一个室内虚拟高尔夫练习场,她经常在里面练习。

·全宇元的奶奶李顺子在家中有一个虚拟高尔夫练习场。

小儿子全在万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经营着一个规模十分壮观的酒庄 Dana
Estate。据官方称,这是韩国人在美国拥有的第一个酒庄。

因为酒庄位于全美红酒最佳产地纳帕谷,所以那里的地价也是不菲。全宇元形容,” 那个酒庄充满了黑钱的味道 “。

据悉,酒庄对外宣称老板是李某,李某是全在万的岳父。但实际上,全在万才是真正的老板。

·全在万(右一)夫妇与岳父李某(左一)。

2009 年,一名博主在网上揭露全在万经营酒庄的内幕,称他利用岳父的名义以 700 亿韩元(约合 3.7
亿元人民币)的价格购入这个酒庄,从而引发全斗焕受贿资金流向此处的质疑。但随即被全在万方面反驳,称该说法毫无根据。

据说,酒庄采用会员制,没有雄厚的身家是无法成为会员的。这里生产的葡萄酒最低标价 100 万韩元(约合 5200
元人民币)一瓶,还不是有钱就可以买到,需要通过会员制和提前预约的方式购买。去年,有媒体爆料,韩国总统尹锡悦为美国总统拜登举行的宴席上使用的葡萄酒,就是出自
Dana Estate 酒庄。当时尹锡悦方面还因为此事遭到批评。

到了全宇元这一代人,则每天生活在纸醉金迷中。

全宇元的亲哥哥贾斯汀目前仍在纽约生活,涉嫌吸毒、性犯罪。不仅是家人,全宇元还实名举报身边的熟人也存在吸毒、校园霸凌、暴力殴打平民、性侵害、偷拍女性等罪行,其中还包括现役军官。

全宇元说,这群人知道自己是韩国特权阶层的人,有权又有钱,在韩国社会不会受到法律惩罚。过去的他,对身边的一切人和事都习以为常。那是源自家人对他的
” 洗脑 ” 教育。

·全宇元(后排左一)与爷爷(前排左一)、奶奶的合影。

满岩表示,因为全斗焕在当年强制镇压了韩国光州 “5.18 民主化运动 “,直到其在 2021 年 11
月去世为止,都没有向当年的受害者和遗属道歉。他还一直表现出 ” 光州和我有什么关系 ” 的回避责任态度。

全斗焕的其他家人也一直表现出不忏悔的态度,而当自称全斗焕之孙的全宇元主动出现在公众前,曝光了全斗焕家族的大量黑料,自然受到韩国媒体的高度关注。

3 月 29 日晚 8
时,全宇元从警察局出来时,表达了自己对当年的受害者和遗属的歉意。随后他与一家电视媒体驱车前往光州,他说,自己是在出生后第一次到光州,过去因为内心的恐惧和自私的想法,一直对那里很逃避,如今的他想为那些人伸冤。他将在
3 月 31 日同当年的受害者代表会面。

全宇元的爆料究竟能把多少人 ” 送进去 “,目前还无法得知。满岩说,在全宇元开始自曝家族罪行之后,韩国市民团体 ”
庶民民生对策委员会 ”
已经对全斗焕及李顺子,全斗焕儿子全在国、全在容、全在万,全斗焕女儿全孝善等人向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提起诉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