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接待马英九提升层级 蔡英文访美转低调

分析认为,中方逐渐提高对台湾前总统马英九访问的接待层级,而相较之下,目前正在美国过境访问的现任台湾总统蔡英文,行程则相对低调,究竟这是为何?

有别于最初的规划,中国国台办主任宋涛週四(3月30日)晚间与台湾前总统马英九在武汉会晤,分析认为,对马英九首次的访问行程,中方正在“逐渐升温”,但与此同时,正在美国举行过境访问的台湾现任总统蔡英文,行程则转为低调,双方一来一往对比明显。

不同于一开始的预定行程,宋涛于30日晚间6点至7点,在武汉东湖宾馆会见马英九一行,随后举行宴请。台湾《联合报》报道,宋涛将在未来几天陪同马英九一行展开湖北、湖南行程,包含马英九的祭祖、扫墓等行程。国台办副主任陈元丰也陪同会见及未来几天旅程。

由于工作要求得十分细腻,中方的工作人员,几乎每晚都开会到11点,才会给媒体次日上午的行程,“行程一直有变化”。

不愿具名的中国学者李教授(化名)告诉DW:“北京很会抓节奏,(对马英九的接待规格)既不是开低走低,也不是开高走低,而是呼应祭祖这个主题,主要由官员陪同。”

李教授把马英九的访中行程表态分成3段:分别是首段南京和武汉的政治宣示,中段到湖南的慎终追远,以及包含上海在内的最后一段行程,应该会是展望两岸双方的未来,“活动刚到一半,后续值得观察,(行程)一切皆有可能”。

至于后半段的行程是否会有更高层级的人出来接待,他认为,各界在意中方对马英九的接待层级,其实不是重点,接待和行程本身的设计对中共来说更为重要,“马该说的、该做的,都有做就好了,后面就好好enjoy(享受旅程)就好了”。

学者对马看法不一

随马英九出访的台湾政治大学法律系副教授廖元豪告诉DW,从宋涛的发言来看,中方退回了让台湾或是马英九强调“一中各表”的立场,“他们(指中国)是可以忍受、接受,‘92共识’的弹性是看得到的”。

廖元豪认为,宋涛在会谈中并未提到“一国两制”或中华人民共和国,马英九也在他面前多次提到“九二共识”,并且确认了台湾方面所说的“九二共识”就是“一中各表”,中方对此表明愿意给予空间,而且不违反中方的立场。

廖元豪解读,马英九的文化认同非常重要,而且他有很强烈的中华情怀,因此中方觉得他的发言是可以信赖的,“民进党的其他人,如果没有文化上的情感优势跟认同,就算讲了同样的口号
,(在中国)不见得那么有公信力”,他说。

而对于马英九在中国多次提及中华民国和前总统身份,中方未有抗议,甚至还逐渐提升了接待规格,李教授认:“既然来了(中国)就是客人,岂有羞辱之理,这绝非待客之道。”对于宋涛的发言,他认为,这应该是转达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原话,“反正(中国官方对马英九的)评价非常高”,几乎可以说“已经类似彪炳史册”了,他说。

但有也学者采取不同看法。台湾《自由时报》报道,台湾教授协会会长陈俐甫说,中国支持俄罗斯、破坏东亚安定、在新疆西藏破坏人权,在国际上被认为是坏国,马英九却去呼应中国,欺侮、伤害台湾,裂解台湾在国际上的团结形象。

中华亚太菁英交流协会秘书长王智盛也分析,马英九强调国共一家亲、附和习近平,迎合中国史观、成为中国统战棋子。

蔡英文访美转低调

美国《华尔街日报》报道,盡管週三开始的纽约之行,是台湾总统蔡英文2019年的年中以来首次官方出国旅行,但盡管如此,蔡英文总统基本上远离公众视线。

美国与中国的外交协议规定,台湾领导人的任何访问都将是低调的。蔡英文两晚纽约之行的气氛非常谨慎。週四为她举行主题晚宴的邀请,最初并没有提到她的名字或活动地点,只提到“一位非常特别的客人”

週四晚上蔡英文将在哈德逊研究所举办的盛会上获得全球领袖奖。但这个保守派智库未公开宣布该活动或在邀请中提及她,称该活动是私人活动。这与其往年的做法格格不入,这奖项曾授予前美国国务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和特朗普政府时期的驻联合国大使黑利(Nikki Haley)。

週四,蔡英文在纽约的第一站是布鲁克林一家偏僻的面包店,她也在此处告诉《华尔街日报》记者,她本不该接受采訪。

波士顿学院政治学者陆伯彬(Robert Ross)说:“蔡总统的访问是在一个与过去截然不同的政治环境中进行的。”

据参与该计划的人士称,蔡英文不会会见拜登政府的任何高级官员。北京已经警告说,如果蔡英文会见美国众议院议长麦卡锡(Kevin
McCarthy),中国将采取回击措施。外界预料,麦卡锡下週将带领其他国会议员在加州迎接蔡英文。

与此同时,中国驻华盛顿和纽约的外交官安排了新闻会,谴责蔡英文的访问,时间也跟她的访问时间重叠。而跟著蔡英文绕著城市的是三辆巴士,载著示威者挥舞著中国国旗,并在关键站点用扩音器高呼口号,人数超过了那些举著台湾国旗为蔡英文欢呼的人。

“华人社区不希望这里有麻烦制造者”,中国驻纽约总领馆副领事钱进说。他重申了北京方面的观点,即蔡英文在美国的访问违反了中美外交协议。

台湾总统停留美国一向是精心安排的事情。历届美国总统政府都试图在表达对台湾支持的愿望,与加剧与北京的紧张关系的风险之间,取得平衡。因此,在华府的停留从未出现在行程中。相反,台湾总统在美国期间只能给高级官员打电话,有时是从停在停机坪上的飞机上打电话。

前AIT台北办事处副处长王晓岷(Robert
Wang)说:“最重要的是,这种过境的性质各不相同,而且仍然是灵活的,这取决于每个美国政府及其在特定时间,如何看待我们在台湾和北京方面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