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时代结束了?

专家说,在中国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的目标写入宪法三十年后,“改革开放”的时代似乎已经结束。

三十年前的1993年3月29日,中国正式修改宪法,将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作为国家的经济体系。

此举标志着中国长达数十年的”改革开放”进程迈出了重要一步,这一进程始于1978年,此前的大跃进和文化大革命造成长期政治、社会和经济动荡。

根据中国共产党的报纸《人民日报》报道,改革开放为”社会主义法治发展”
奠定了基础,并通过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入宪,塑造了中国经济发展的方向。

“中国第一次真正的重大经济改革始于20世纪80年代的农村地区,当时国营工厂被改造成私营工厂,一些地方官员开始办自己的小工厂”,美国大西洋理事会印太安全倡议的高级研究员罗伯茨(Dexter
Roberts)说。

加速改革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NU)的经济学家葛丽珍(Jane
Golley)认为,中国的第一波经济开放提高了农村的收入,并促进了中国广大农村人口的一些迁移。她补充称,当时的农业改革和经济特区的建立也为经济发展做出了贡献。

1992年初,当时中国的最高领导人邓小平开始了他著名的”南巡”,访问了主要的沿海城市并发表讲话,强调必须坚定不移地走改革之路,此后,改革开放的进程加快了。

这次访问后,经济改革的重点从农村转移到了城市地区。

大西洋理事会的罗伯茨告诉德国之声,中国城市经济改革的一个重要特点是,共产党给予企业家和企业更多的决策自主权。”企业家们开始可以自己决定想生产什么或想卖什么。”

私有化和加入世贸组织

在随后的几年里,中国进行了一系列的工业改革,包括”抓大放小”,即政府试图保持对一些大型国有企业的控制,同时放弃对较小国有企业的管制。

罗伯茨说,1993年至2003年担任中国国家主席的江泽民见证了经济的快速增长,他还修改了宪法,让私营企业家和企业在经济发展中发挥更重要的作用。”江泽民允许私营企业家入党,这是一件大事,”他指出。

2001年,中国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这是另一个使这个亚洲国家进一步向全球经济开放的关键时刻。”这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为此中国作出重大承诺,愿意按照全球经济的游戏规则行事,”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葛丽珍说。

“东方资本”研究公司的总经理科利尔(Andrew
Collier)表示,加入世贸组织加速了中国的增长,使中国成为全球工业强国。

在本世纪的第一个十年,中国依靠出口、基础设施投资和房地产市场保持了高水平的经济增长。

2010年,按照名义GDP计算,中国正式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然而,随着外部需求下降,债务开始堆积,腐败变得猖獗,问题开始浮现。

习近平是否破坏了中国的增长模式?

自从2012年底掌权以来,习近平一直在强调中共对经济的控制,削弱私营企业主和科技企业家。他认为这些人变得过于强大,导致财富不均加剧。

罗伯茨说,习近平的举动有可能”破坏中国过去几十年的增长模式”。

美国大西洋理事会的这位高级研究员告诉德国之声,”(习近平)的目标是建立一个仍然拥有强大的私营领域、但可控的经济……我认为那是一座跨度太大的桥。他不可能同时拥有这两样东西。”

科利尔说,习近平似乎已经认识到中国需要将其投资驱动的经济模式转变为消费驱动的模式,但他的政治决定,包括加倍支持国有部门,将损害北京重组经济的能力。他指出:”习近平无意于缩减国有部门的资金,以便让消费在经济总量中占有更大的份额……对平台经济的打击就表明了这一点。这是一个非常成功的领域,可能存在一些市场主导地位的问题。但中国所做的不是以监管的方式解决这些问题,而是对该行业进行全面打击,因为它被视为对党的威胁。”

经济增长”被债务所困扰”

在过去的三年里,中国经济受到了新冠大流行病和政府为应对卫生紧急情况而采取的严格清零措施的打击。

政府为今年的经济增长设定了一个温和的目标,即5%左右。去年,中国经济增长降温到只有3%,几乎是近半个世纪以来最弱的水平。

“中国的很多增长都受到债务和国家投资低效的困扰,”科利尔说。”债务现在已经成为一个相当大的负担,低效率的情况也在增加。我非常担心中国是否有能力维持中期或潜在的增长。”

不过,在消费和基础设施投资增加的帮助下,中国的经济活动在今年头两个月有所回升。

但在全球经济下滑的情况下,出口预计仍将疲软,受危机影响的房地产行业也只是慢慢开始转好。

目前,习近平正在监督对管理机构的广泛重组,通过建立中央金融委员会,使执政党能够直接控制和监督金融事务。

为了加强党在中国整个金融体系中的意识形态和政治作用,还将成立一个单独的中央金融工作委员会。

除了加强党对经济的控制之外,科利尔说,这些改革没有任何好处,因为它 “不会对未来的增长产生积极影响”。

在去年举行的每五年一次的党代会上,习近平将忠于他的人安插到中共的高层职位上。他在本月任命其亲信李强为新任总理。罗伯茨说,他不指望高层领导中有人能站出来反对习近平,独立行事。

罗伯茨向德国之声表示:”新任领导层的前途都牢牢掌控在习近平的手中,这是一个巨大的问题……我不指望李强能独立行事,也不指望他能站出来挑战习近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