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你会把你女友、妻子的私密照卖了,去还赌债么?

如果连“资源咖”如景甜也防不住渣男,那普通女孩呢?

1

《三言二拍》里《杜十娘怒沉百宝箱》,因为进了高中课本,我们这一代人都耳熟能详,那是一个细想起来匪夷所思的“卖女友”迷案:

万历年间,京城名妓杜十娘与太学生李甲情投意合,但她的“妈妈桑”是个势利眼,看出李甲流连烟花柳巷多时、囊中早已羞涩,就要赶他出门。

杜十娘真心对待李甲,也有心从良,于是与鸨母讨价还价,最后议定了三百两银子的赎身钱。限期让李甲去凑齐。

李甲四处告贷,求告到同乡柳遇春那里。柳遇春听后觉得:你傻啊,真以为杜十娘是要跟你走?这不过就是她们娘俩演的双簧,知道你酬不出来,以后就不好意思再去嫖了,这是计你懂不懂?

李甲信以为真,就不再筹钱赎杜十娘。杜十娘后来自己急了,说夫君居然连三百两都借不到了么?那我自己愿出了一百五十金自赎,你务必借到剩下一半就好。

柳遇春听说后大惊,说没想到啊没想到,这位杜姑娘居然是真心对你,想不到烟花柳巷里尚有如此重情重义的奇女子,真不容易!这样吧,剩下一百五十两,我出面替你借了!

临行前柳遇春还特地告诉李甲:“吾代为足下告债,非为足下,实怜杜十娘之情也。”——这么好的姑娘,这么真心对你好,太难得了,你可得好好珍惜啊!

可惜这个李甲,居然没听进去。

回乡路上,他碰见个财主孙富,孙富看见杜十娘这么漂亮,就说要出千两银子把杜十娘给买下来。

而李甲居然就同意了。

杜十娘听闻此事之后万念俱灰,上演了那出著名的“怒沉百宝箱”——搬出几个箱子来,内都是价值百金、千金、万金乃至无价的宝物,杜十娘把它们一边投之于江中,一边怒斥李甲的薄情负义。最后自己索性也跳入了滚滚江水里。

“惜妾匣中有玉,恨郎眼内无珠!”

表面上看,杜十娘怒沉百宝箱,讲的就是这么一个好姑娘被渣男友卖了,最终自杀以报复的故事。但我不知你读了这个故事以后会不会感觉很别扭——李甲为了千两银子出卖自己的女友,这确实是很渣。但杜十娘又何必自己寻死,为这个渣男而死值当的么?值得为他对整个世界绝望么?另找个好男人嫁了不好么?比如你看故事里那个柳遇春,不就是个有情有义又有头脑有担当的好男子么?

记得高中的时候,刚学这段课文我还真瞎琢磨过这个问题。

但到了大学以后,我读了上野千鹤子女士的《厌女》之后,再去反观冯梦龙笔下的杜十娘,就多少有点理解她的心情了——让杜十娘真正感到绝望、生无可恋的,不是李甲这一个渣男。而是她所身处那个社会中,女性作为两性博弈中永恒的、无法甩脱的弱势地位。

杜十娘作为一个错入风尘的奇女子。为了重新取回自己的身体与自由,在整个故事中真的费尽心机。通过慧眼择婿、设置考验、自我赎身等种种方式去达成目标,就像柳遇春认识到的,这是个美貌与智慧并存,痴情与坚韧齐飞的奇女子。

但船至中途,李甲对她一次轻轻的出卖,却让她的一切努力都化为泡影了。

她发现,作为女人,即便自己费尽心力,依然是一个没有自由、时刻等待被男人决定的玩偶。苦心挑选的“如意郎君”的一个心意回转,就可以把她转手卖掉。

这种随时可能被最亲近的男人出卖的焦虑与恐惧,让她无可挣脱,即便再择良人也无法再驱散。而在那个社会,像她这样的女性,是不能独立生活的,纵有“百宝箱”也不过只是必须依附男人的嫁妆而已。

于是她选择了用最激烈的方式去表达自己的抗议——不仅仅是抗议李甲这个渣男,也是抗议那种女性处于永恒的弱势地位、时刻要担心的自己被决定、被出卖的荒诞的两性博弈规则。

这应该就是杜十娘怒沉百宝箱更深层的故事动机——在传统父权社会当中,由于女性只是男性的附属品,所以她们怎么挣扎都处于博弈劣势、轻易会被爱人出卖,在那个世界里,做一个想爱男人的女人实在太难、太危险了。

说到底,爱其实只能在平等人之间产生,若你有权随时把我卖了,那我们的关系就是主子和奴隶,怎么可能有爱情呢?

而如今,社会虽然现代了,男女平等了。但很多奇葩新闻却经常会提示我们,那种规则仍在某种程度上被继续着——比如这两天引发热议的张继科与其前女友景甜的瓜。我觉得就不是一个单纯的娱乐八卦。

2

张继科是前乒乓球国手,景甜是演艺圈明星。

说实话,对这俩人,本来我都没多关注,甚至对景甜还更不喜欢一些,因为毕竟张继科打球是凭实力的,而景甜的电影一直被公认为“没演技”,疑似是靠着靠山资源才能拿角色的“资源咖”。

但最近他俩爆出的新闻实在让我反转了对两人的印象,根据捅出该新闻的首发记者李微熬的爆料,故事的梗概似乎是这样的:张继科虽然收入不菲,高峰时年入数千万,但却染上了赌博的恶习,为了偿还在赌场上欠下的巨款,就拍摄了其时任女友景甜的私密视频,给债主抵债。债主以此为把柄,敲诈勒索景甜2200万,景甜报警,于是债主被抓了。

接下来是这个故事中最亮瞎眼的一段:双方对簿公堂后,张继科居然是以证人的身份出庭作证的……

简单地的说,假如上述记者爆料全为真相,那么这几乎就是一个现代版《杜十娘怒沉百宝箱》的故事。

张继科在这个故事中惟妙惟肖的演活了渣男李甲这个角色,先找了个漂亮女朋友,再把她卖了以解自己的燃眉之急。但有所不同的是,张继科老师显然比李甲聪明的多。

你看李甲卖女朋友,走的还是传统的“中间商赚差价”的套路,借150两银子把杜十娘买来,再1000两把她卖出去,净赚纹银850两。可是张继科却把这门生意上升到了空手套白狼的高度。欠了几百万的巨额赌债,拿女友的私密照抵债,如果女友迫于债主威胁把钱交了,那就没他什么事了,如果女友不堪胁迫愤而报警,那他作为证人出庭,把债主送进局子,岂不更好?

好一出空手套白狼、借力打力,手段之高超,算盘之精明,李甲要是复生,也要口称一句自愧弗如。

而冯梦龙如果复生,估计越要感叹一句,编我都不敢这么编!

有人把这起事件类比于十几年前的陈冠希的“艳照门”,但要我说,您可别侮辱陈冠希老师了!人家陈老师虽然玩的花,拍了一堆的明星女友艳照存在自己硬盘里,但他好歹没想着拿出去变现啊!要是他电脑不坏,或者找个有职业道德的电脑维修商,这些艳照也不会传播出去啊!

与拍了女友的私密照去抵赌债相比,手握一堆“资源”却既不要挟其明星女友,又不打算买了换钱的陈冠希老师,算不算是道德楷模、暖男表率呢?

就这,我们当年还让他社死了,看来真的是人比人该死,货比货该扔啊。

还有些自媒体朋友,对此事发表的议论是谆谆教育女生“不要在垃圾堆里找男朋友”。

要我说,这话也没说到点子上去,此事如果不案发,张继科还是响当当的国手呢,你怎么敢说人家是垃圾呢?

这个道理就跟你去教育杜十娘不要找李甲去给她赎身一样,事情不发生,人家李甲是堂堂富家公子啊。杜十娘怎能知道在自己面前浓情蜜意、山盟海誓的男友是个转眼就把自己卖了的极品渣男呢?

所以让女生挑男友必须小心谨慎,一旦所托非人就反过来怪女性不会“识人”,这个思路是有问题的。反思女性为什么一旦所托非人,就会受伤这么大,才是关键。

是的,正如杜十娘悲剧的根本原因在于她与李甲地位的不平等一样。渣男卖女友,这种奇葩事频发的根本原因。是在当下的两性关系当中,男方依然拥有比女方更为强势的地位。

这个问题我在之前的文章《美女为什么常常爱上流氓》中就提到过,当下的两性关系,本质上是一个信息不对称的柠檬市场,在双方关系确定之前,女性因为拥有选择权可以向男方提出议价,但双方关系一旦确定,男性就反而会拥有强势地位。像李甲之于杜十娘,那就是她“身契”的持有者,卖不卖取决于他的道德水准。也像张继科之于景甜,私密照握在他手上的,拿不拿来抵债,也就在他的一念之间。

而当双方不平等,一方握有对另一方的“大杀器”的时候,想只依赖强势方强行守住自己的道德底线,是件极不靠谱的事情。因为诱惑是可以增加的。

什么是渣男?说到底,渣与不渣,取决于他对你握有多大的权力,

孙富跟李甲买杜十娘,三百两银子你不肯卖,五百两你卖不卖,一千两你卖不卖,两千两、一万两你卖不卖?

同样的道理,债主想要张继科手上的景甜私密照,如果赌债欠少了,我估计他也能守住操守,但当背着几百万、乃至上千万的赌债时,他还能守住么?

不仅李甲或张继科,我觉得很多人都经不住这种拷问,不要太相信人性。当你掌握对对方的绝对权力,很多时候,就是个“加钱”的事儿。

对这种事情,依靠强势方的道德内驱力是不行的,想根本上杜绝这种丑剧,只能上道德监督和法律严惩的强制手段——

如果《三言二拍》所描绘的明代是一个严格禁止人口买卖的社会,那么杜十娘就可以不用去投江自沉的方式去完成控诉,而可以用法律的武器去完成自己被出卖的复仇。

同样的道理,如果网传张继科的行为被查属实,那我们要反思的问题就是他当初为什么是作为证人而不是被告走上法庭的,这种侵害他人隐私的行为是否应该得到更强力的追究和惩罚。这种惩罚为什么没有在事发当时就立刻被执行,而要等到迟迟数年之后,事件曝光、引发舆论哗然,才有人开始提请?

3

我知道,这样的追问,是会让很多男性读者“不感冒”。此事曝出之后,网上至今仍有一种声音想要淡化张继科犯下的罪行,甚至觉得这就是个“新版艳照门”、娱乐八卦么!那个景甜也不是啥好演员,大家围观吃瓜一下就得了。

这样想的人,估计大多数和我一样,都是男性。我们身为男性很多时候会对此类伤害女性的事件是无感的,甚至会觉得这就是女权主义的小题大做。

这种心态的背后隐隐其实有一种我们“得了便宜就卖乖”的小心思在里面——身为男人,我们明知道在两性关系确定之后,我们对自己的女友、妻子是有着“议价权优势”的。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么,你人都是我的了。于是在古代,是像李甲那样可以“典妻”,而在现代,像张继科那样留下女友、妻子私密照的人可能也为数不少。

很多人心底里挺受用这种男性优势的,不想消减他,所以他们会倾向于淡化这类行为的恶劣性,甚至当八卦来看。

但我要说的是,如果你这样打算盘,就把事情想简单了。

“柠檬市场”的故事告诉我们,一方在交易达成之后所占有的过于强势的地位,一定是用他在交易达成前的过分弱势地位所换来的。而具体到两性关系当中,我们则可以这样说——正是因为有了“李甲”们这种出卖、背叛女友行为的存在,才让“杜十娘”们在挑选男性,与他们走入亲密关系时变得更加谨慎、甚至胆怯,进而提出更高的要价,以便拉平那种选择后的不平衡。

于是我们会看到,目前国内那些在择偶时提出高彩礼和过分强调男方一定要比女方强的地方,往往恰恰是婚后男女双方关系更不平等的区域。

就像杜十娘明明有百宝箱,却一定要李甲出那一百五十两典身钱一样,女性只能用这种“提前预防”的方式报复她们在关系确定之后的弱势地位。

所以,李甲、张继科们突破道德底线的去出卖自己的女友、妻子,这件事情并不只会伤害到女性。我们每个男人(尤其是还欠个老婆的男人)最终都要为他们的负心寡义、胡作非为支付高昂的成本。

这种事每发生一次,就会让更多的女孩有理由“不相信爱情”,男性将支付更多成本去赎买女性的信任,才能觅得自己心仪的配偶。

话说到这个份上,你还会觉得此事是一则娱乐圈八卦,只伤害了景甜,而与你无关么?张继科的行为如果属实,可以网开一面么?

不,这是一个“人生赢家”透支所有普通男人找老婆成本的犯罪。张继科的行为如果属实,值得所有女人和男人共同唾弃之。

想起了最初爆料此事的李微熬先生说的那句话:“对于张继科先生,以及其他明星的私生活,只要不违法犯罪,不是涉及公共利益,就不在我的关注和报道范围内。”

可是现在,李先生爆料了,说明此事涉及了公共利益。

所以我们期待一查到底,该澄清就澄清,该严惩就严惩,因为公共利益必须得到捍卫。

结尾回到标题的那个问题:你会把你女友、妻子的私密照卖了,去还赌债么?

我希望有一天,包括我自己在内所有男人的答案,不再是拍胸脯保证:“堂堂男子汉,怎会干那种腌臜事?绝对不会的!”而是本能的说:“我不能,我不敢。”

杜十娘的身体与灵魂,不属于李甲或孙富,只属于她自己。

景甜和所有现代女性的隐私也一样。

身为男人,今天,我们为她们,也最终为了我们自己,如是呼吁。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