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3点多,送了32单的外卖小哥取餐时倒地

4月10日上午,病房内的小黎仍然处于昏迷中,看着四年未见的儿子再次见面是在这样的场景,黎父满眼是心疼与自责。

3月31日凌晨3点多,在杭州上城闸弄口街一商铺外等待取餐的外卖骑手小黎突然晕倒,虽及时送医但依然昏迷至今。

店家回忆:

在厨房备餐听到倒地声

3月31日凌晨3点多,抢到配送单的外卖骑手小黎,像往常一样骑车来到杭州上城闸弄口街道机神农贸市场一楼商铺外的一家夜宵店取餐。

虽然已是深夜,但夜宵店的生意依旧很火。得知自己的单子仍在制作中,小黎便从店里出来,坐在电动车上看会手机稍作休息。

夜宵店老板告诉记者,他们店专门做夜宵的,生意也挺好,“夜里平均能做一百多单。”

老板回忆称,当时小黎进来问顾客的餐有没有备好,“我就和他说正在做,等两三分钟就出锅。”他听了点点头,就转身去门外坐在车上等餐了。

老板告诉记者,后厨与前台有挡板隔着,也看不到外面的情况,“就突然听到‘哐’的一声,像是什么东西砸在了地上。”

听到声响的老板立刻从后厨跑出来查看情况,“他直挺挺地躺在地上,我也不敢乱动他,帮他把头盔先摘下来后就立刻打了110和120。”

老板称,警察很快就到了,“检查时就说好像没什么脉搏了,心跳也很微弱,像骤停的感觉,立刻就开始给骑手(小黎)做心肺复苏。”

大概两三分钟后,救护车也赶到现场,救护人员也第一时间拿着除颤仪实施急救,随着小黎呼吸和心跳开始恢复,急救车赶紧将其送往了附近的医院。

父亲赶到杭州

见到四年未见的儿子

记者了解到,1992年出生的小黎是广西玉林陆川县人,2018年下半年来到杭州务工,成为了一名外卖骑手。

黎父告诉记者,3月31日凌晨自己接到一个陌生电话,误以为是诈骗电话没有接听,直到第二天警察通知到小黎的叔叔,黎父才知道儿子出事了。

得知儿子昏迷后,黎父和公司请完假后就买了最近一趟前往杭州的火车,坐了22个小时在4月1号中午来到了儿子所在的医院,“飞机航班来不及,坐动车要先到南宁,看到玉林有直达的火车就第一时间买了票。”

站在ICU病房外,看着插着管子的小黎,黎父哽咽道,“整整四年没见到他了,我看到他第一眼都有些不认识了,怎么都这么瘦了。”

黎父告诉记者,四年前,小黎来到杭州开始送外卖,后来疫情三年没有回家,“本来年前通电话说准备过完年就回来一趟,结果还没等到他回家就出事了。”

黎父告诉记者,四年间,只有逢年过节儿子才会和家里打几通电话,问他在杭州过得怎么样,让他照顾好自己,他总是说好。

而当黎父来到小黎租住的房子时,泪水忍不住在眼眶打转。“他租的单间大概只有四五平方米,里面只摆了一张床,转个身都费劲。”

黎父告诉记者,他(小黎)是别人合租的,厨房、卫生间都是公用的,房间连个窗户都没有,晾晒的衣服就挂在床头上方,“如果知道他住在这样的环境,我一定不会同意的。”

小哥合租的房子

黎父告诉记者,他来杭州时请了三天的假,但现在儿子一直昏迷不醒,只能继续留在杭州照看儿子。

“ICU每天的价格都要2000多,我来的时候就带了几千块钱,头两天手上的钱就已经全部交了医疗费,后续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黎父告诉记者,医院初步诊断小黎是因疲劳过度导致急性心梗,呼吸心跳骤停,虽然目前脉搏和心脏恢复跳动但仍不稳定,人还处于昏迷之中,“医生告诉我快的话十天就能醒来,如果超过三周还未能醒来可能就……能不能醒来就看他的毅力了。”

医院诊断结果

根据黎父提供的小黎手机上的送单记录,记者看到小黎从3月30日晚10点03分开始接单,直到3月31日凌晨事发,5个小时完成了32单的配送,收入291.5元。

配送记录

前室友回忆:

他今年开始跑起夜班

小杨此前也是一名外卖骑手,租住在小黎正对面的房间,今年3月初从这里搬了出去。

他告诉记者,之前小黎也并非专跑夜晚的单子,“前两年他(小黎)也是跑中午、下午的单子,大概从今年开始跑起了凌晨的单子。”

小杨介绍,小黎之前曾表示,晚上送外卖的人少,单子多,价格也高,所以今年开始他不仅中午送夜里也送,“以前白天还能碰到他,现在就完全看不到人影了。”

小杨称,小黎以前性格也挺外向的,平时也没什么不良嗜好,基本上下班就回到房间刷刷手机,“今年开始变得特别拼,就特别想赚钱,不过具体原因他也没和我说过。”

劳务公司:

将尽最大努力提供帮助

记者了解到,与小黎签订劳务合同的公司为重庆点仕捷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文简称点仕捷公司)。

记者通过天眼查查询到,点仕捷公司成立于2021年11月,注册资金200万,注册地址在重庆。

4月10日上午,记者联系到小黎所在劳务公司重庆点仕捷科技有限公司驻杭州办负责人许经理。

对方告诉记者,由于小黎属于众包骑手,公司并不会对他进行强制派单,“他的工作时间和接单量相对自由,完全是自主决定的。”

此外,骑手每天上线后的第一单都会从中扣除3元,为其购买“骑手意外险”。

许经理向记者补充道,事发后,公司已先后两次为小黎垫付医疗费总计3万元。“而且我们也是积极跟进小黎的治疗情况,上周也请了几位省外名医为小黎进行会诊,就在明天还会有上海华山医院的神经科教授对小黎进行会诊。”

许经理称,无论如何这都是一条年轻的生命,“现阶段我们也只能从经济和医疗上来提供最大的帮助。”

4月10日上午,大皖新闻记者再次与黎父取得联系,对方称仍没有好转迹象,小黎依然处于昏迷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