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干部谋划暴恐行动 境外采购武器 航天专家被策反

退休干部勾结境外敌对分子,航空专家被策反,涉密夫妻叛逃国外……日前,国家安全机关通过多个媒体平台,对外披露了危害我国家安全的典型案件。其中包括首次对外披露叛逃案。

4月15日是第八个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今年的活动主题是:“贯彻总体国家安全观,增强全民国家安全意识和素养,夯实以新安全格局保障新发展格局的社会基础。”

退休干部谋划恐怖活动

肃某是一名退休干部,他主动与境外敌对分子勾结,谋划实施恐怖活动,妄图通过暴力行动推翻国家政权。该案还在犯罪策划阶段,就被国家安全机关一举破获。

1肃某.jpg
肃某长期在云南某学校工作,多次在网上发表反动文章。2016年,肃某通过网络结识了身在境外的某敌对组织骨干成员。随后,该骨干成员入境成都,与肃某密谋策划通过开展暴力行动颠覆我国国家政权,妄图改变中国政治制度。

肃某和该敌对分子商定,先从境外采购武器,再在国内招募所谓“敢死队”,于2017年春节期间在云南昆明袭击派出所,并抢夺驻军弹药库,实施断水、断电及纵火行动。
若行动成功,肃某将通过网络媒体公布他草拟的政治诉求;若行动失败,则想办法撤退到境外。

肃某将他们的行动命名为“中国班加西工程”,并开始了积极的准备工作。他建立了多个微信群进行指挥协调,指使人员赴云南考察边境路线,赴境外与敌对分子见面,商议武器和资金事宜。
令肃某和其同伙没想到的是,这些准备工作早已进入了国家安全机关工作视线,在暴力行动实施前,他们就被全部抓捕归案。

2019年4月,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依法进行宣判,认定肃某犯颠覆国家政权罪,肃某当庭表示认罪悔罪。

涉密夫妻携密移民叛逃

1958年出生的王丕宏,曾任我国某航空研究所副总设计师,硕士研究生学历,原籍中国陕西,他的妻子赵汝芹,同样曾是该研究所的技术人员。两人均为掌握国家秘密的国家工作人员。

2叛逃夫妻.jpg
从1999年开始,王丕宏和赵汝芹就开始预谋移民某西方国家,他们向单位隐瞒情况,伪造材料,私自申领因私护照,并通过移民中介公司办理了移民该国的全部手续。2002年春节期间,两人利用回陕西探亲的机会,携子秘密前往该西方国家,并于2005年取得该国国籍。

由于掌握我国大量科研机密,又在国外从事相同领域工作,王丕宏夫妇的叛逃,对我国军事安全、科技安全造成重大威胁。

2017年王丕宏夫妇在离境近16年后,用外籍身份入境,回陕西老家探亲。2017年11月,在西安咸阳国际机场,王丕宏、赵汝芹夫妇落网。

2019年11月,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叛逃罪判处王丕宏有期徒刑三年,赵汝芹有期徒刑两年。

军工专家出卖核心秘密

张建革是某军工科研院所的一名高级科研人员,研究领域涉及我国军方重要武器装备,甚至尖端武器的研发,手握我国核心机密。

2011年,张建革就职的科研院所为他争取到了赴西方某国访学的机会,而在他踏上异国他乡的那一刻起,他的一举一动就受到了境外间谍情报机关的严密监视。几个月后,张建革在参加一次学术研讨会时,一名男子杰克主动接近了他。最初的交往阶段,杰克不仅为张建革解决了很多生活上的难题,还用豪华轿车带张建革外出旅游、去高档餐厅用餐,这让张建革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3张建革.jpg
除了这些小恩小惠,杰克还为张建革提供了每小时200美元的兼职工作,另外,还允诺他要为其女儿赴国外留学和取得居住权提供帮助。杰克希望张建革能够和他合作,成为他的情报下线,向他提供情报信息。在巨大的利益面前,张建革最终还是决定接受这笔交易。回国后,张建革就开始不遗余力地为境外间谍人员搜集我国军工情报。

国家很多还没有投入现役,没有装备的武器装备,就被张建革泄露出去,把我们研制尖端武器的情况,研究的方向、研究的现状,就毫无保留地透露给间谍情报机关。经过审判,张建革因犯间谍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

航空专家下水甘当间谍

赵学军是一名航天领域的科研人员,在赴国外大学做访问学者期间,被境外间谍情报机关人员一步步拉拢策反,出卖科研进展情况,严重危害我国家安全。

起初,对方只是约他吃饭出游、赠送礼物。随着双方关系拉近,对方不时向他询问一些敏感问题,并支付不菲的咨询费用。赵学军临近回国前,对方向他亮明了间谍情报机关人员身份,将赵学军策反。

随后,该国间谍情报机关为赵学军配备了专用U盘和网站,用于下达任务指令和回传情报信息。赵学军访学结束回国后,在国内多地继续与该国间谍情报机关人员多次见面,通过当面交谈及专用网站传递等方式向对方提供了大量涉密资料,并以现金形式收受间谍经费。不久后,赵学军的间谍行为引起了国家安全机关注意。

2019年6月,北京市国家安全机关依法对赵学军采取强制措施。2022年8月,人民法院以间谍罪判处赵学军有期徒刑7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20万元。

团伙运作移民抹黑国家

河北省国家安全机关工作发现,郑富兴和王培月是一家境外所谓“移民服务公司”的境内骨干成员。该公司以“正常渠道移民”为幌子,在我国境内招揽客户,号称仅需10万元“办证费”即可办理移民手续。该团伙通过办理旅游签证等方式,将“客户”运作出国。等到“客户”顺利抵达国外后,该团伙才暴露出真实嘴脸。他们通过威逼利诱等方式,要求“客户”伪造包括户口本、拘传证、强制堕胎证明在内的各类“证件文书”,公开宣称自己“在国内遭受迫害”,以“无中生有”的所谓“罪证”造谣抹黑我国家形象。

随后,该团伙还会以“政治避难代办费”等各种名义向“客户”不断索要费用。“客户”当中的许多人最终因交不起费用,被该团伙抛弃,在家人的接济下艰难返回国内。2021年10月,河北省国家安全机关依法对郑富兴、王培月采取强制措施。2022年5月,人民法院分别判处郑富兴、王培月有期徒刑3年9个月、3年6个月。

无论是因蝇头小利逐渐落入圈套,还是以“移民美梦”诱骗利用他人,这些为个人私利损害国家利益、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最终也使自己付出了惨痛代价。国家安全机关提示,国门之外非法外之地,无论身处何处,维护国家安全都是每一个中国公民应尽的责任和义务。

海参养殖场暗设窃密设备

2019年8月,辽宁大连的海参养殖户张先生向国家安全机关举报称,两个月前,他的养殖场迎来了几名“不速之客”。黄某带领数名外籍人员,以“免费安装海水质量监测设备”为名,在张先生的海参养殖场安装了海洋水文监测设备和海空监控摄录设备。

此后,张先生逐渐发现,水文监测设备的数据被源源不断地传输至境外,且很多数据与海参养殖并无关系,那些海空监控摄录设备对海参养殖更是毫无意义。

他感到情况可疑,便拨打12339向国家安全机关进行了举报。经鉴定,境外人员在我国海域非法安装的监测设备,观测范围涉及我国空中军事行动区域,可以对我国非开放海域潮汐、海流等重要敏感数据进行实时监测,对我国海洋权益及军事安全构成严重威胁。

根据举报信息,辽宁省国家安全机关对黄某及数名外籍人员依法采取强制措施,并收缴了监测设备。黄某等人如实交代了非法窃取我国海洋水文数据和海空军事影像的违法犯罪事实。

海参养殖场的非法窃密设备(图源:中央政法长安剑).jpg
国家安全机关提示,当前,传统安全和非传统安全威胁叠加交织,一些危害国家安全的违法犯罪行为更加隐蔽。人民群众要时刻提高警惕,一旦发现危害国家安全的可疑情况,及时拨打电话12339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