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搜寻引擎配合北京审查 专家:墙外也受影响

加拿大多伦多大学近日发布一份报告指出,有多个中国、外国的网站配合中国的网络审查机制,制定演算法、对搜索结果加以过滤。专家告诉DW,这样的趋势影响的不只是中国内部的使用者,自由世界也可能受影响。

“中国的敏感词和网络审查规矩,那简直是不要太多了⋯⋯光是限制‘习近平’相关的内容,就可以设各式各样的敏感词,更不要提白纸运动期间,‘北京’、‘桥’、‘A4’,都可以是敏感词!”曾经担任微博审查员、现已移居美国的刘力朋週四(4月27日)告诉DW。

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网络安全研究小组“公民实验室”(Citizen
Lab)26日发布一份报告,该小组研究了多个在中国运营的网络平台,发现有6万6000多条限制搜索结果的规则。使用者在这些审查規范之下搜索资讯时,仅能获得经过过滤的内容,显示中国对网络内容的箝制,正不断变得更加绵密、普遍而隐蔽。

此份报告调查的网站,包含必应(Bing)、百度等8个搜寻引擎,还有抖音(中国版)、微博、哔哩哔哩等社交媒体,以及电商巨头京东。

调查结果显示,这些搜索引擎创建了算法,藉由“不显示资讯”或“将资讯来源局限于中国政府或官媒”来管控敏感的搜索结果,比如在微博搜寻“中国间谍气球”时,仅会得到来自中国官方的信息;百度则屏蔽了所有关于“习近平”、“普京”及针对普京国际逮捕令的搜索结果。

刘力朋认为,审查机制不只影响到这些配合审查的网络平台及其使用者。

他说,“网络没有边界,免不了附带伤害”,只要有使用中国的网络平台,不管使用者人在墙内还是墙外,都会受到影响。而在“信息茧房”般的审查环境中生成的内容,一定会输出到“外网”,影响自由世界的网络使用者。

他举微信为例,移民到海外的中国人非常仰赖微信上的社交圈,这就是被审查信息可能流到外网、广为扩散的一个管道:“推特上每天有多少(中国相关的)阴谋论,很多都是从微信群聊上截来的。”

刘力朋说,这些因审查而偏颇的内容很容易混杂在自由世界原生的资讯中,无边无际地扩散,一般使用者很难区分网络资讯的来源为何,因此海外的使用者不能抱持“反正我只要不使用接受中国审查规则的平台,就不会被影响”的侥幸心态。他呼吁,各界应提高警觉、更加重视中国收紧网络审查的问题。

外企也得配合审查

该报告称,对搜索结果设置最广泛审查规则的平台之一,是少数获准在中国运营的外国科技平台——微软的搜索引擎Bing。

微软发言人告诉《纽约时报》,该公司正在联系公民实验室,并将针对自家产品进行相关调查。

这并非微软首次卷入相关争议。2014年、2022年,该公司都曾被爆在全球范围审查搜寻结果、限制关键字联想功能;即使如此,微软的产品仍经常面臨中国当局的打击——2019年,Bing曾一度在中国被封锁;2021年,微软称因监管和竞争障碍关闭LinkedIn在中国的业务。

报告作者诺克尔(Jeffrey Knockel)称,这项研究证实了外国科技公司无力抵抗中国政府的审查制度。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的研究员曾怡硕告诉DW,中国政府此举的目的,除了对内控管言论,也是在对外国的企业创造二选一的“赌局”:“你要来我的市场就要遵守规定,不然你就退出,反正你不来,自然有别人补上。”

刘力朋则认为,企业不分海内外、只要在中国做生意,就不可避免要配合审查,而且被要求比照办理的网络平台类型会越来越广泛——一开始只是社群媒体有审查,现在其他网络平台也渐难幸免。他说:“连卖衣服的都做不下去,你新疆棉总得表个态吧!”

网络审查的附带效益?

报告指,这些网络平台一直以来都会审查犯罪色情、血腥暴力,或危及共产党统治和社会稳定的内容,但最近的限制已扩展到诽谤国家英雄或烈士、非法代孕,以及北京眼里关于新冠疫情的“误导性或虚假信息”,各家公司都建立了机制来遵守中国政府不断变化的限制。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的研究员曾怡硕博士,研究专长是网络安全及中国数码监控,他向DW表示,这样的情势发展符合中国政府日前称“业者也要负起责任”维护网络安全的说法。

对于网络审查的規范不断被加强、收紧,曾怡硕并不感到意外,且相信中国内部的网络使用者也是如此。“他们也知道老大哥在看著,自己使用的搜寻结果是被过滤过的。”

曾怡硕告诉DW,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简称“网信办”)最近正在进行“打击网络违法信息”的“清朗行动”,此份报告内的数据正好可以拿来与时况对照。

他解释,“清朗本身有很多用意,过去主要针对自媒体上的虚假信息去做清理”,但此次清朗恰好与马云回归中国的时间重叠,因此他判断,为挽救中国市场的投资信心、促进民营经济,这波审查对“毁谤私营经济、民间企业家名誉”的言论,也可能进行追究。

曾怡硕称,这显示了网信办的审查,同时还具备对外统战、对内维稳的作用。

随著中国网络审查的天罗地网不断扩大范圍、收紧力道,墙外的使用者也可能受影响。该如何抵御这股力量,并维护每个网络使用者“自由探索求知”的权利,值得各界开始思考。

即时新闻|今日时事–搜寻引擎配合北京审查 专家:墙外也受影响